立即捐款

媒體

2009網絡大事件(下):搭便車的網民

2009網絡大事件(下):搭便車的網民
廣告

廣告

昨晚因為要回父母家吃飯,無法寫2.15「反保守基督教派霸權」/「反右基霸權」的民間報導,相對 sidekick 的 twitter 即時報導,這報導遲了一整天,但作為事件的反思,也是很好的習作。

這場遊行,真的是網絡大事件,正如林輝所說,有別於一般的遊行,這次遊行的組合是嶄新的,有7、8成的臉孔不相熟。

網絡的幾個核心

在集會時,我碰上一位十幾年未見過的大學朋友阿 bird,很少參加遊行,但這次卻打單炮到場。我認為他很有代表性,便追問他是如何「被」動員出來的。他說,第一次是於 newsgroup 得悉這事,之後在 facebook 看到,便決定要出來行:「我希望表達出一個訊息:香港不是一個基督教的社會、不是佛教的社會,不屬於任何宗教,不應以任何一個宗教的道德去管治這社會;這次他們這樣做,大概得罪了所有用互聯網的人吧!」

除了一些鬆散的個人透過 facebook 等網絡聚合,據我於互聯網和現場的觀察,遊行的動員,有幾個核心:一.主辦的核心(包括香港青年聯會);二.高登、奧賣葛、投訴波兒(以上三者有些重疊);三.同運團體;四.社民連;五.進步基督教徒;六.獨媒、影行者、媒體工作者。本來以為會出席但缺席的社群包括 blogger、維基人、文化藝術工作者、正統學界(有些大學的小組,如港大社工小隊,但學聯學生會似乎沒有積極動員)。

整個動員,不靠主流媒體或街上 banner 的吹谷、沒有政治明星(社民連幾大巨頭禮貌地避場),而是幾個動員核心的成員,一個連一個的拉出來,而這些參與者,對事件的了解相當深,隨便問一個人,大概都能講出十個理由他/她為什麼要出來行,而不是靠情緒和慣性,所以這八百人潛在的力量很大。

搭便車的網民們

這次主辦核心的朋友很努力,也表現得很出色,不過他們最成功的地方並不是搞場刊、組織糾察、團體聯絡等,而在於透過這條遊行路線:福恩堂──明光社,展開一個新的社會、政治議題,批評政教勾結與右基的泛道德政治,使一些網絡力量能透過這行動聚集起來。

老實說,當天有很多動員核心,都是以搭便車的形態參與(包括獨媒)。譬如高登製作了一個大 banner 「向宗教霸權說不 右基接實!」,但臨行時,大家都不願意拉,最後大家互指之下,有兩位(都不知道是否高登人)無奈地舉起,大家拍手。這種搭便車,與傳統組織動員理論的搭便車不一樣,他們其實很積極參與,出錢出力,但卻不願意負擔組織行動的任務(例如與警方安排遊行路線)和現身當運動的代表。其實獨媒也一樣,論批判淫審和右基,我們不遺餘力,但作為一個言論和表達的網上平台,一直避免搞組織工作(天星皇后時,雖然積極參與,但卻是透過參與本土行動作組織),這次遊行是媒體行動工作坊的同學仔做統籌。

從這個角度看,網絡動員的組織者,其最重要的工作,似乎是搞一架目的地明確,車身夠大的巴士,讓大家來搭便車。可惜,遊行到最後,目的地卻轉了,巴士衝站,很多人於明光社那一站跳了車。(很多遊行的人投訴經過明光社時沒有停下叫口號或留影。)

不過我不想對組織者有苛求,當我這個搭便車的人,在不用負責的位置上仍對遊行存有疑惑,組織者面對的壓力當然大好幾十倍。但昨晚得知組織者另搞了一個「自由、平等、博愛」的組群,雖然充滿了正能量,但這架巴士好像有點越駛越遠了。

以下是一蚊鍵於遊行現場的錄音:

談明光社以及談宗教右翼

網絡/獨立媒體運動

雖然獨媒和很多網絡媒體平台在這次都在搭便車,但在另一個戰場:發揮網絡媒體力量,是義不容辭的。昨天,一場嶄新的網絡動員運動展開了,結果所有電視媒體(除港台)均缺席,報紙除蘋果頭條外,只有明報、am730、經濟日報和都市日報有相關報導。同時,一些大型的論壇又因為商業和其他政治原因,失卻了動員的效力。網絡/獨立媒體,真的要多加互相支持,使信息能傳得更廣,營製一個自主的公民空間。這裡順帶宣傳一下2月22日離線沙龍,希望大家能加入討論香港獨立/網絡媒體運動的方向:

中文獨立媒體年報08-09 ﹣﹣香港篇

時間:2009年2月22日下午2:30pm ﹣5:30pm
主持:林藹雲(香港獨立媒體網)
講者:葉蔭聰(香港獨立媒體網)、大腦電波(開台)、鄧小樺(字花)、紫草(blogger)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獨立媒體辦公室

圖片來自 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