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這裡是我們第二個家:雖然我們兩年就可能要走!——認識香港尼泊爾家務勞動者工會(Union of nepalese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 UNDW)的姊妹(

這裡是我們第二個家:雖然我們兩年就可能要走!——認識香港尼泊爾家務勞動者工會(Union of nepalese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 UNDW)的姊妹(
廣告

廣告

這裡是我們第二個家:
雖然我們兩年就可能要走!

認識香港尼泊爾家務勞動者工會(union of nepalese domestic workers in hong kong - UNDW) 的姊妹

彩鳳 零九五一

第一章:相遇
二零零九年三八婦女節,自治8樓幾個人去參與香港的基層移民工遊行。我們跟在印尼姐姐後面,一邊拉著''大家都係移民,大家都係人''的橫額,一邊走,一邊跟著叫:
what the women workers say: protect the women workers right! now! now! Now!
(女工說什麼:立即保障女工權利!)
what the women workers say: abolish the levy! now! now! Now!
(女工說什麼:立即取消外傭稅!)
What the women workers say: stop violence against the women workers , now, now, now!
(女工說什麼:立即停止暴力對待女工!)
很有節奏,但總是跟不上!就只有不斷:now, now, now!

然後四周看看了解一下其他同行朋友的心聲。發現在我們後面的是尼泊爾的朋友,她/他們的示威牌是: end the ban on nepalese women workers!(終止尼泊爾女工來港的禁制令)
我們發現沿途很少人講她們的心聲,於是我們幾個人跟著那口號在叫喊!
她/他們見到我們叫得氣來氣喘,她/他們在微微笑,然後一起舉牌!
因為我們是向前行,雖然有跟她們打招呼也經常回頭,但仍是不太認得她們的樣子。

二零六六年新年前一天(亦即是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我和朋友參加了香港尼泊爾朋友在''馬騮山''的新年燒烤慶祝活動,突然有一個尼泊爾婦女向我揮手,她用廣東話跟我說:「我認得你,我地果次一齊行!」其他同行的也向我示意,她們是講尼泊爾話,我就跟她們合手點頭說:NAMASTE!(你好!)她們也向向我合手點頭說:NAMASTE!(你好!)

就這樣略為知道她們的背景,她們熱烈地邀請我和朋友五一同行,我們都說:「好!會!」我又說香港比較少人知道尼泊爾女工的情況,希望訪問一下她們,讓多一點中文語系的朋友關心同住在港多年的尼泊爾女工的情況!

於是,有了這次探訪。

第二章:困難
2005年4月香港尼泊爾家務勞動者工會成立,到六月,香港政府就禁止再輸入尼泊爾家務勞動者(domestic worker 下簡稱dw)。 自此,尼泊爾的dw由2000多人,減至現在的只餘下800多人!(她他們也是coalition for migrants rights (cmr) 的成員團體,亦將會加入新成立的federation of asian domestic helpers,繼續一起爭取:Wage Increase Now! 立即加薪! Abolish the Two week rule/ New Conditions of Stay 取消兩星期的條約/新的逗留條件等等在香港不同國家來的家務勞動移民工的權益!)

她/他們很驚訝,為何偏偏就禁止尼泊爾藉的dw?其他地方的家務勞動者都可以來,為何偏偏禁制她/他們? (彩鳳也自問:「為何?是不是政府與政府之間的利益輸送而不顧打工者的需要?」)

姊妹說:「有了這個禁制令之後,老闆更加''蝦''(欺負)我們呀!因為可以要脅我們的姊妹,如果不聽話,終止了合約,我們就不能再回來香港打工!」

她們頭兩年通常只是能收到2200的人工!兩年後才能收足人工!
(彩鳳忽略了沒有提問:「為何?到底是仲介公司扣起,還是老闆非法克扣?」)

還有很多困難,包括:
她們每兩年都要重新簽合約,有些老闆不想給予長俸,就不用自己名續約,改其他家庭成員來簽約!連續做了十年什麼都沒有!其實將心比心,我們老闆自己多數也是顧員,她他們也想自己可以有長期服務金的...

有些姊妹不可以電話充電!
早餐自己出錢吃!
老闆也不讓那姊妹一起吃飯,沒當她是人,當她是狗!
老闆自己出遠門幾天,放下兒女沒留下食物,然後姊妹買了東西給小朋友吃,老闆回來不肯付錢!
有時候不是老闆對不好,而是其他人會閒言閒語:「你對工人那麼好呀!你又帶她去這去那!你工人不會偷錢嗎?」

她說:「尼泊爾婦女其實都很少出國打工,近十多年是因經濟需要,一個人要養一頭家,所以很想來打工。我們不是perfect,但不怕辛苦、堅忍、勤力、事事都努力學習!」

第三章:她
她,來了香港打工十年。

頭三年,替第一個老闆打工,因為自己腦部要做手術,老闆說她真的需要休息,所以終止了合約。而她,因為真的需要養家和做四次手術的費用,所以沒有停止,繼續努力在香港找工作,找到第二個老闆,一直打工,到現在第十個年頭。她說:「我直接告訴新老闆我的病,因為不可欺騙的!她沒開除我,反而教我如何調理身體,我一直都好感激她!」

她說:「我沒有讀過書,什麼都不懂!又不太懂英語,只是覺得做得到多少都要做!在工會,細細碎碎地做。現在身體好了點,老闆又好,就是知道很多尼泊爾姊妹是很慘,遇到不好老闆,自己不想浪費時間,要幫助其他姊妹。」她,現在是UNDW的主席,MAYA,操流利廣東話。

她說協助姊妹面對不好的老闆,第一步是跟老闆溝通,希望老闆給一個機會;若果老闆真的很差,不講理,就去勞工處;最後是上法庭以及將壞老闆列入黑名單!

她說:「沒有人是perfect的,大家都是努力學習中!因為尼泊爾和香港的語言、飲食、煮食文化都很不一樣...!剛來香港時,我們都很辛苦...不太習慣!例如腐乳的味道!我好不習慣,現在才喜歡!香港人都不是人人喜歡,何況我們。」

(彩鳳:其實香港有很多人從中國不同地方來來,也不是人人都習慣!)

她繼續說:「香港的所有老闆一定都要明白大家的文化不同!我們的人又要明白,慢慢習慣,不要只找自己喜歡!這個世界人是一樣,但不同國家都有不同的文化!你要比機會,姊妹不做,我都沒辦法!最緊要你先給予一個機會學習!我都來了多年才懂少少!」

第四章:深水埗姊妹
她=在深水埗打工的姊妹
我=剛才那個「她」

她也是我弟弟的同學,我看著她長大的!她年紀輕輕,很聰明,讀書很叻,但很慘,剛死了老公,又要照顧一個九歲的兒子,我們知道她真的很困難,很想幫她,我們就自己夾錢借錢給她(付仲介公司的錢),拉她來香港工作。她做了兩年就還清那些錢,但她做得很辛苦,日日都哭。因為她照顧的那個老人家,對她不好!她連番梘和早餐都要自己付錢...又被老闆誣蔑她偷竊!

我去跟那個老闆溝通時,老闆又懷疑我偷了她家的麵。

我說:「婆婆!她的麵是我老闆給她的!你一個月只給她2200,什麼都沒有提供給她!她的東西是我老闆給她的,你不信就找我老闆問問。我老闆也是你的街坊,你也認識她的!」

她的新老闆是半山的,也不是太好!很少食物給她,老闆出外,一個餅乾一個麵都不夠膽拿來吃的!早餐之後,到下午3點多...

她打電話給老闆問:「我好餓!可不可以吃點東西?」

老闆說:「no way, i'm very busy now!」(不可以,我現在很忙!)

我說:「你吃吧!不要緊!勞動工作的人是要吃東西的,不要怕,你沒做錯,你先吃!」

不過她都不夠膽吃,從來沒擅自拿過來吃!她快到兩年合約滿,將會離開。她已經是很好的了,另一菲律賓藉的姐姐說這個老闆所有工人都過不了兩年。我也跟她老闆談過,她老闆投訴她不夠斯文,

我說:「她是農民出身,真的不夠斯文,語言也不太通,但她肯做,不會偷懶,不會騙你的!給她一個機會!」

老闆又叫她星期日不要吃辣...

我說:「我們習慣了,不會有不好反應!」

她說:「香港是不同的,不可以吃!」

我說:「太太,叫你不要吃魚,可以嗎?」

她叫那姊妹不要吃咖哩,那老闆也是讀書人,我不明白為何她不明白這道理?

她說:「no!香港是不同的,不可以吃!」

我說:「不!我也是吃咖哩,香港人也吃咖哩!」

(彩鳳:香港人都食辣依咖哩,而且很昂貴的也有!)

我說:「來香港打工的人,不是小孩,她們已經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她個人的事,你不要理,最重要是她工作勤力負責任!」

我跟她講道理講了幾個小時,攪到頭都痛!(出晒汗咁滯!)

那老闆又不給予她星期日的假期!
我說:「其實她什麼時候放假都可以,星期日她又不是想去做些什麼,就是想去教會!」我覺得人家要去教會,老闆也是教友應該明白星期日去教會是很重要的!
那老闆說只是因為關心她,所以管她!
那老闆也不讓那姊妹一起吃飯,沒當她是人,當她是狗!
老闆的老公則很好!但是很少在家!老闆真的太過份,但姊妹因為念在男老闆很好,所以一直忍受!
我說:「你一定要跟那男老闆講那老闆過份的事,因為之後她再請工人,也會對其他工人不好!」她說她信教的,不可以吵架,不可以這樣對那女老闆!

第五章:姊妹的心聲
另外三位姊妹說:
「我們都是住在香港,我們想有機會工作!
我們想大家一齊,一齊開心,一齊團結!
我們都很愛香港,我們想大家都好似一家人!
我們想對待不同國家來的人都像家人般!
我們在香港都頗開心!
我們無論如何都會支持香港!
香港是最好的地方,因為這裡很多人都有機會。
香港很多人都有規矩,對移民工是好的!
就算我們是移民工,就算我們兩年要走,就算我們不是在這裡出生,
不過我們都覺得大家是一家人! 」

彩鳳: 想不想長時間住在香港?
兩位姊妹說:想呀!

彩鳳: 其實十分不公平,dw很多都服務了香港多年,但都不可留在香港! 如果政府有一個較公平的居港政策,dw貢獻香港那麼多,應該是有一個途徑留在香港!
其中一位姊妹說:我住在香港11年!他們要我們兩年離港一次。

彩鳳:dw的人工已經低...香港平均都有錢,都付那麼少錢,dw工作又辛苦,連…
兩位姊妹說:以前我們來的時候,有很多人說工作七年以上就可住在香港,可以有居留權,但到底是嗎?有一些白人來工作就可以! 你知不知道?我們都不知道,我們都不會明白這些!有沒有人成功? 在加拿大2年可拿到綠卡,但要是講英文和教育程度比較高的尼泊爾人才可以去!

彩鳳:你想去其他拿到居留權的地方打工生活嗎?
兩位姊妹說:不想去加拿大或英國 !因為喜歡香港? 不!因為在香港工作了多年,我們很想跟家人團聚!所以我們不想去其他地方! 我們想念家…去了加拿大就會再分開更遠…有思鄉病哦! 綠卡不是最重要,家庭才是最重要! 而且拿英國及加拿大的綠卡的資格要求英文或者教育程度較高!我們只有高中程度…

我們非常喜歡香港,因為freedom,香港比其他國家都自由;many difference , but we like 很多不同,但很喜歡;family and relative are here 我們的親人和親戚都在香港;hong kong is second nepal 香港好似第二個尼泊爾,住係度好似返了家鄉,那裡都見到尼泊爾人,最多人來香港,好似返了自己家,思鄉病都沒有! 去到其他國家要去很遠才見到朋友親人 !在灣仔,油麻地,佐敦,荃灣,上環,最多:元朗,錦田,你都可見到尼泊爾人,無處不在!

彩鳳:從我自己由小時中國來的經驗,到現在,感覺其他中國人對尼泊爾人(以致不同族裔的人也是)沒有那麼好!有距離distance?
其中一位姊妹說:我們都有這樣的感覺! 例如:當我們去逛街,很多香港人都不覺得我們是他/她們! 他們不認為我們是香港人! 他們不接受!對我們有距離!他/她們令我們覺得這樣! 我們都想是一家人般,但他她們不想! 雖然是這樣, 住了那麼多年都好開心,工作了多年都好開心,雖然有時有一些距離感!

彩鳳:其實香港好多人都是移民來的,有distance有時是歧視!舊移民是有責任去照顧新移民!
其中一位姊妹說:對呀!我們去抗議,或者老闆在電視看到我們跟工會去抗議,好多人或者老闆都會不喜歡!說我們不該…!我們其實都有權利去做一些反對的…!政府做得不好,我們不該接受政府所有事,尤其是不好的政策!我們不要只顧自己,我們要考慮所有人的處境,被欺負的人的處境!例如,3000多是我們的人工…有些老闆只付 2200…我們一定要講出來...有些人對我們不好,好像奴隸(slave)般,飯也不給我們吃、沒有放假...我們一定要要講出來…!如不!政府會不知道! 政府應該是體諒移民工人的!立法時應該對移民工公平一點! 政府應該為所有人負責,公平對待每一個人,公平對待不同類別的人民!

我老闆是打政府工的,另一個是做電視台的! 所以政府的人不體諒工人的情況! 例如:地盤工友好慘,反對少少,我老闆也怪責是工人錯!工人不應該出來反對!不應該令政府頭痛!他們說那些工人:「做人唔應該咁多要求! 」

彩鳳:你老闆她他們不想想自己每月取了多少政府人工,工人只有3000!要求太多?如果他們也可接受那麼少 的人工...
其中一位姊妹說:我老板…有100,000一個月!我沒有加過人工!一百都無加過!政府減我們人工,他們又跟著減!她他們都不念在我做了那麼多年…加少少人工也可以麻!為何他她們看到其他工人有抗議就反對?

鳳:政府或老闆很容易就剝削工人!將自己放在很高,將工人好低!
其中一位姊妹說:她他們對我們不好!…不是對我一個不好…是我們很多工人!…全部人都要反對剝削! 老闆做得不對!我們要照顧家人…沒工作是很慘...應該立法保障!

彩鳳:有時不只政府,還有不同人的歧視!
兩位姊妹說:是!有些人濫用自己的權力和權利!全部人! 什麼人都有!…好多人反對工會…有些人贊成政府剝削的做法,說政府做得好!亦有自己人都覺得工會爭取不到什麼! 但我覺得就算我們不一定能成功,都要盡力試!我們應該堅強點,好似一家人一起抗爭!我們開心!你們來支持我們…

彩鳳:我們不夠支持!
其中一位姊妹說:不夠時間?支持?

彩鳳:可以說是我們錯!…不是不夠時間的問題!其實近幾年每日生活都見到很多尼泊爾朋友…但我們都忽略了不同種族在香港的朋友!是我們的責任!多年來大家都忽略了…在遊行中…很多尼泊爾朋友多謝我們出來”支持”…但我覺得不是這樣...
其中一位姊妹說:不要那樣怪責自己! 最後我們都遇上了!現在遇上了!無論你們以前多忙…最後...現在我們遇上了! 不要只覺得自己做錯了,將來你還會遇上尼泊爾人、巴基斯坦、印度人...

彩鳳:我現在也不是再怪責自己了,但在未來日子我都要不斷提醒自己…
其中一位姊妹說:現在你一個人知道…慢慢慢慢越來越多人知!所以我們好開心!希望將來會見到多一些其他香港人!今日你來到認識了我,她她她...都已經是很重要!我們都很高興 !我們都覺得有距離distance…不過都要向人笑!無論別人怎樣對我們,我們都要對人好一點!

鳳: 也不應該怎樣對待都可以!limbu的事,我真的很氣憤和傷心...

第六章:另一位姊妹的心聲--關於Limbu
我覺得那個警察都已經知錯! 那是不公平,不好的,misuse of power(濫權),奪去別人的生命! 不過Limbu都已過了身…不可再活過來了!警察應該已經得到教訓,將來不會再做錯!他她們是警察,警察應該是保護香港市長的!我相信他們已經知錯!

彩鳳:我覺得不單是那個警察的問題!是政府和警隊有份做成的!平日對不同種族的人不好...

對!他她們對大陸人也不好!查身份証時''經常嚇死左人''!警察應該禮貌點…市民才不會那麼怕警察!如果市民驚同警察…舉例…當有人打我…但我好驚警察...!不要那麼樣欺負市民!現在大家都驚警察!覺得他她們幫不到我們! 下次要做好一點! 你們香港市民都支持我們….我們都出來遊行!我們的香港朋友…都支持…所以我地有勇氣出來… !警察要知道下次不能這樣!

彩鳳:這件事上,香港中文主流媒體也有份做成歧視!

我覺得傳媒應該報導真相!因為市民都會很受大眾媒體影響的!若果他她們寫假的…其他香港人都對尼泊爾人不好!

彩鳳:我發現很多報導也對dw…不好!

對!有一次amc (asian migrant center)開了記者招待會……結果沒有人來! 只來了一個記者…!我們做了很多預備,有很多說話要講,他就不斷說趕時間,快點快點,很快就走了!只寫了一點點就走了!琴琴聲走! 最後也沒有報導我們的新聞!他她們那麼樣對我們,我們很傷心!

彩鳳:盡量用我們自己的方法去講...就算我們人力資源有限!

訪問途中,她們不斷有姊妹回來,說:
「我地知道你來,個個好開心,趕返來睇你!
上次多謝你支持我地...三八婦女節同尼泊爾遊行!
你要食多d野,你咁瘦!下次羅d家鄉食物比你試下!
對唔住!你要去另一會議,冇時間食午飯,我地都沒食物比你食!」

第_章: 呼籲
不同顏色勞動的五一:
大家會不會跟基層移民工朋友一起行五一?

workers of all colors
不同顏色的工人
across all borders
越過所有彊界
struggling together
共同抗爭
taking back peoples' power
奪回人民的力量

...近多年....多月來...
全球以及香港本土*
對不同顏色的朋友/基層勞動人民多番衝擊...*

今年的五一...

we are the workers, not the slaves!!
stop racism!! Support racial understanding!!
是菲律賓家務勞動移民工朋友上兩星期遊行的說話!!

end the ban on nepalese women workers
是尼泊爾家務勞動女工在零九年三八婦女節遊行的心聲!!

不同族裔的基層移民工朋友都會去五一大遊行...
大家會不會跟基層移民工朋友一起行五一?

誠意邀請大家~
2009五一大遊行
日期:2009年5月1日(星期五)
時間:下午2時
地點:銅鑼灣維園1號足球場集合 →遊行前往政府總部
(這是職工盟發起的五一大遊行,集合時間是2:30,我們早一點去了解一下基層移民工朋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