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草根不是笨柒

廣告
[編輯室周記]:草根不是笨柒

廣告

We are grassroots but don't treat us as coots

太極,向來是高層們最耍家的把戲,天天上演﹕公司、學校、立法會大樓、政府總部等,場景雖不同,但主題和角色的口吻倒模的一致,就是利用荒唐的說話令本身應有的責任減到最低,或者將核心問題約化成微塵,輕飄飄得連吹走了也看不見,即是卸膊。在《運動尚未結束,我們必須從經驗中學習!》裡,便能奇觀浸大的高層們在其自編自導自演的發佈會中,如何大玩無知論調。「不是太清楚…」、「我無權…」、「我明白…」等四兩撥千斤的形式,將學生強調的「校政必須民主化,學生有權參與」問題,輕巧地換轉為宿舍的技術問題。無知程度必定會令讀者質疑高層們的學歷是如何得來的。想了解更多浸大的宿舍事件,不妨參考一蚊健的《愛浸大,但不愛浸大高層》

另一邊廂,《工權會428宣言﹕要求成立工殤紀念日及全面禁用石棉》,亦揭示了政府大耍太極的招數。工權會已向政府爭取成立4.28工殤紀念日逾十年,目的是希望政府與各界人士肯定工人的貢獻、改善職業傷病者保障及職安健條例的漏洞,然而政府以「須顧及僱主等多方利益」、「修例需要大量資源」等理由,拖延甚至拒絕改善法例。更可惡的是,違反職安條例的僱主,法庭只予以輕判罰款了事,變相縱容僱主妄顧員工的安全。香港每年平均有五萬人因工作受傷、染病或死亡,政府都能置若罔聞。難道只有流感奪命才會令政府醒覺,知道人命的重要性﹖

兩壇計劃最近相繼發佈,大家也關注關注。首先,獨立媒體(香港)出版了《草根不盡——華語地區獨立媒體年報》!年報刊有中國內地、台灣、香港及馬來西亞地區的獨立媒體發展近況,按年報的〈編者話〉:「沒有界定『獨立媒體』的定義,而是希望每一個地方,能從自己的歴史和政治脈絡,定義獨立媒體,再討論在地政治與媒體(尤其是新媒體)發展的關係」。搞獨立媒體搞了幾年,去開會參加交流營也好幾次,不是不認識其他地區的獨立媒體行動者,只是總覺得還未成一個substantial和meaningful的網絡,希望年報是個好開始,就像〈編者話〉說:「放在一個跨地域的華人社群的語境,希望能形成對話和經驗借鏡。」

另外就是一班有心人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大重建項目——裕民坊——的所在地官塘制作了一個「我們的地圖——官塘的文化與歷史」的網頁。這是一個支援不同媒體作品的網站,不僅可以上載如聲音、短片、照片,網頁的標籤系統亦很體貼地讓來訪者能以地點、時間、關鍵詞等在網頁內尋寶。筆者於官塘住了十多年,自以為對區裡可愛之處很了解,但這班有心人對官塘的發掘和紀錄之深入,直教筆者汗顏。現加入如google map好玩功能,講多無謂,直接去網頁玩吧!

最後輕輕提示,一直以來在本網許多參與者均有參與的深水埗重建項目,已到最後階段。重建區內的街坊悉數接受了房協提供的賠償——剩下最後一位,新忠花店的黃先生。有見過他的朋友肯定會對他有深刻的印象:一頭整齊的白髮,大如乒乓球的眼睛,說話慢條斯理。還有他的店,根本就是流浪貓收容中心。他就是認為重建的做法根本沒考慮街坊辛苦經營的社區,這不是超級市場貨架內的尿片,不能以賠償交換。事情已經去到對簿公堂的階段,業主房協有可能短期內採取行動,大家請密切留意事態發展。

文:gracepot1125,阿野
圖: kkarden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