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反綠壩資訊圍堵是怎樣煉成的?

廣告

廣告

上星期,中港台網上最熱門的話題是「綠壩﹣花季護航」的過濾系統。

散播

首先是《華爾街日報》(於六月八日)爆出中國政府要求所有電腦製造商於今年七月一日起,要把它們銷售到中國的電腦都裝上一個內容過濾軟件。

中國政府說,該軟件是用來過濾色情資訊的,就如西方國家廣泛應用的過濾軟件。但經歴了較早前「反低俗」的政治清洗運動,大家當然會懷疑背後的真實意圖。此外,大部份過濾軟件的使用,都是消費者自己的選擇,然而,中國政府則不單補貼該軟件企業﹣﹣位於鄭州的金惠,更要求所有國內外電腦生產商要遵照國內的規定安裝。

其實,中國政府粗暴的政策手段,並不為奇。最令人讚嘆的,反而是資訊活躍份子,如何跨越國界地合作,把金惠這間公司和綠壩這個軟件解體。

華爾街日報的新聞一出,在 twitter 上就被不停地 retweet (推),大家也各自各把相關的資訊集合在一起:有的開始下載軟件作測試,希望了解它究竟過濾了些什麼?有的則詳細分析程式語言,希望搞清軟件是否能夠被完全解除安裝,是否包含間諜程式?有的則就金惠這間公司及其負責人的背景,以及它與政府的合約細節進行人肉搜尋。有的則透過編輯、翻譯,交流各地對綠壩的觀點。國外的黑客則以破解程式原碼、攻陷金惠主機為樂。

堆砌

結果,大家鬧哄哄地把零碎的發現堆砌起來﹣﹣

功能上它千瘡百孔:關鍵詞的過濾,把「摸」、「玩」等字都視為色情用詞,解像系統以皮膚與圖片整體的比例在決定是否淫照,結果 facebook 和 twitter 類的大頭照,被定為淫照,肥豬要穿上深色衣服才能過關、黑人祼女則不受阻攔。

國內法律界又指出這種由國家補貼 4,170萬,並透過政府強迫安裝的做法,很可能違反國內的「反壟斷法」。已有法律專家(其中一位是樹仁大學的魏永征)致函國務院,要求撤銷工信部推廣「綠壩』軟件通知書,北京律師劉曉原亦向財政部政務公開小組遞交了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政府公開相關的訊息。有網友在人肉搜尋金惠後指出,金惠其中一個董事很可能是軍方的研究人員(李弼程,化名為李必成),把研究成果倒賣給董事長趙慧琴和CEO張晨民(兩人疑是母子關係),申請專利牟取私利。

面對種種質疑,宣傳部門發出重要通知,要求各媒體對工信部綠壩政策加以正面報導,但弄巧反絀,反遭網民圍攻。網民又發起反對「預安裝綠壩」的網上簽名,迄今有六千多個網民簽署。而人民網強國論壇,一反常態,搞了專頁炮打工信部:今天,你被「花季護航」了嗎?網站的調查顯示,八成網民反對綠壩!(網站已被刪掉,下為 cache圖像)

戲謔

最富娛樂性的是 twitter 上圍繞著綠霸的笑話:

「黨員幹部的雞巴需要用『雞霸』管起來!」
「今日名言:工信部拉屎,宣傳部擦屁股」
「(記者問國務院新聞發言人秦剛有關「綠壩」的問題)秦剛反問記者:你有孩子嗎? 記者:有4個,一個死在黑煤窑里,一個死在地震廢墟里,一個死在三氯氰胺手裡,就活着一个,還被官员嫖宿了。俺老婆因為多次上访被關進了精神病院。這個回答你滿意了嗎?」

還有的當然是文首貓撲中網友把軟件安裝的圖像改為兔子狂歡的圖片,以及近日的「綠壩娘」閃咭熱:

另一邊廂,黑客門兩天間把金惠的 server 攻陷,並拆解了獲取國家三項專利的程式編碼。Wikileaks 上有密茲根大學對綠壩系統詳盡的分析,國外CyberSitter 的開發者 Solid Oak Software 發現綠壩的一些原碼酷似 CyberSitter,查禁列的更新,更會連接到 Solid Oak 的伺服器!至於它的圖像解讀功能,則使用了 OpenCV的程式。

吃飽飯沒事幹的橋樑博客如東南西北ChinaSMACKDanweiRconversationChinageeksGlobalvoicesonline(本人是也)也各盡綿力,把國內的討論翻成英文,希望能發揮裡應內合的力量。

技術

不論結果如何,不同身份、位置和區域的 information activists,隔空走一在起,盛況空前,這種唱和如何可能?

在過去有一段日子,information activists 一直被認為是一些黑客或善用技術的人員,而事實上,他們開發出大量破解資訊封鎖的方法(如 TOR),又或測量資訊流通的技術(如 herdict.org)。然而技術主導的運動,不單排除了一般的網民,亦無法推進既有的資訊流向。而這次國內的 information activists 滲入了民間報導的元素,和社會媒體資訊散播的協同效應後,使反查禁的力量向四面八方擴散,超越了過往技術主導的運動軸向。

資訊圍堵

這種資訊圍堵 (information jamming) 不是朝夕建立起來的,而是由日積月累隔空合作的社群網絡慢慢調較譜寫出來的,當中也要有一定的組織。

在香港,我們也開始有朋友透過 facebook 作網絡動員,然而,資訊的流動,卻流於單向宣傳,缺乏再生產與多元化的 jamming,這與香港以突破資訊傳遞為目的社群未能建立有關(畢竟我們仍享有資訊的自由流通)。正如獨媒在六四的討論會中有朋友指出,香港所享有的資訊自由,可以幫助國內言論自由和體制改革,然而大家的民主運動想像,似乎仍停留在本地,缺乏整體的視野。當知道唇亡齒寒,若綠壩真的在國內強制落實,香港政府亦有借口撥更多資源去搞本地過濾系統(現在已經夠多了)。

不過,六四期間,有朋友打包相關資料送到國內資源分享網站、惡搞CCTVB的行動,以至較早前反淫審/查禁的網絡團體出現,也看到社群慢慢的成形,而這也是獨媒日後要多加鍛鍊的領域之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