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

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
廣告

廣告

上面手機相: 來自扎鐵影相佬阿章
http://strikers.wordpress.com/

鐵拍‧我拍‧看轟拍
扎鐵影相佬阿章X彩鳳 講《轟拍港都》

彩鳳:你自己先講兩句,我去拿兩罐啤酒入來……

阿章:覺得台灣的工會或社運是歷史很長久,即,不是三言兩語可解釋得到,人家奮鬥了十多二十年。不過,都好多是因為家中的另一半支持,如果家中另一半不支持的話,即可能老婆可能走了,即是,他們有勇氣拍攝這段片,在背後支持是有很大的推動力,所以,他們都算是成功的,應該如何說……

彩鳳:我們剛才看了工友自己拍的那些……

阿章:工友拍的那些是很陶醉,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面,他她將自己的一面拍出來而己。扎鐵佬罷工之後都是差不多,不過就沒有奮鬥那麼久,也沒有拍那麼多背後有什麼支持你,或者其他的結合在一起!……「死火喇」(哎呀!)!我這些孤兒仔……如何講?
彩鳳:你講的是老婆拍的那一段?

阿章:老婆拍的那一段真的是很成功!

彩鳳:老婆拍的那一段真的超級厲害。

阿章:你說那個參加工會,又去選舉那一段,如果沒有老婆在背後支持,就一定拍不到那片以及參加選舉,那是一個很幸運的人。

彩鳳:你剛才就說自己是孤兒仔,但其他方面,你有沒有其他共鳴的地方?老婆來說,對很多同事工友是很重要,不過有一些是講自己,第一段通賢是被拍和他自己拍...
阿章:這個感覺都算是頗高深的,以我記得有一段叫白毛的那段片,五十多歲的那個老人家,他的老婆走了,只剩下貓和狗,如果是自己的仔女也未必會那般收工回來迎接他,他現在嚮往的就是那樣。生活是一方面....自己一方面....我就很欣賞他們很成功,在工會戰爭左十多年都可以堅持到,是很難的事,就算是做朋友,做同事,都很難堅持到十多年。一個工會工友可以一起戰爭十幾年,是很難得,一年又春鬥又秋鬥……

彩鳳:又要忙開工……
阿章:其實他們由基隆轉去台北(貨櫃業),香港都有這樣的情況,香港貨櫃碼頭以前是很先進到好繁忙的,現在搬遷去深圳、蛇口,現在就沒什麼人拍紀錄片,香港都有這方面問題,只是沒有人拍攝出來,如果你找到人拍香港的情況,香港貨櫃車司機亦很可喜可悲,不單有老婆仔女,更有二奶三奶。哈哈!

彩鳳:我當然同意各地工友遇到的,都是很多方面值得看,但,難得的就是拍攝出來。例如我看你拍的照,你有那個動力去拍,你拍完後又願意跟其他人分享,都是很難得的,也是難的地方。

阿章: 其實是很難的,如果說平日拍照,如果沒有家人或朋友贊成這種做法,是很難成功的,如果拍出來,有幾個朋友或家人說:「都還不錯呀!挺好看哦!」會推動繼續去拍攝,如果一直沒有人贊同的話,可能早就放棄了。講到我拍照,就一直都是隨我歡喜而已,我工作是四周去的,想拍的時候就拍,覺得這樣可愛、有趣,那樣罕見,就拍下來,只是這樣。他們一個星期有幾個晚上八點多鐘等到半夜兩點多的苦等,這也是挺可悲的,那些感覺不是人人都可明白的。可能好像我們扎鐵佬,要你真的去試試看,要辛勞過才可賺到一工日,才可領略當中的感覺,他們一日等十多個小時,我們一日工作跟貨櫃車司機等一晚都是同樣辛苦的!不過,體力勞動和精神上勞動又是兩回事,因為他們睡也不會睡得熟。

彩鳳:有些人會覺得是不是工友的,就是「正」(好看?)呢?我覺得不是因為工人拍的,而是好像你在扎鐵,你就真的感受到那個辛勞,司機在等的時候所感受又不同,如果是一般人去拍的話,可能是掠過,除非他她也嘗試去做那工作,要不,就很容易很表面。那種「好看」可以是因為他她是工人的身份,那種好看的背後是因為他她在做那件事(那份工作),最深明那是什麼,才是最好看的,例如,你拍的那些照片,一般人進去那些環境(建築地盤)...像你,做「散工」一段時間就要轉去不同的環境,間中就要適應不同的地盤,那種感覺,你捕捉到的環境跟我們不同,可能是我們捕捉不了的....

阿章:不是喲...

彩鳳:不是喲。你一直都在轉變中,你拍的角度都不一樣,而那些不一樣可能是需要日日夜夜在那工作的人……不!晚上你通常不用開工...但你也每天都在那工作,對著那個空間,對著那些人,你最捕捉到一些特性,而我覺得最美的地方是...我說你跟張通賢那一段有點相似,你一直都說感覺到貨櫃車司機很辛勞,但,在辛勞,同時間看到一些很美的東西,例如你拍的照...唉呀,我不知自己在講什麼,有些很美的東西, 你在辛勞之間是看到一些很美的東西, 然後...去繼續,無論是你的工作或者是你繼續去拍攝那件事...

阿章:唔!我就是說有家人或者朋友的認同才有推動力...

彩鳳:但不一定喲,你又真的是覺得那些你拍的東西是很美的呀!不是嗎?

阿章: 那當然,我覺得那是美才去拍下來!我一向都只是用手機拍攝而已,去到每一個地方,每個地方工作如何做,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給你知道,每一座大廈本身的地基,上面大樓如何做,並不是三言兩語或者外行人可以明白的,好像台灣貨櫃車司機那麼的辛苦,但其實台灣還有很多非常辛苦的工作,或者做扎鐵、開計程車,做不同的行業也好,其實都很辛勞,不過沒有特別的家人支持或朋友支持或工會,就可能沒有推動力,不過藉著今次台灣貨櫃車司機剛巧有這樣的短片,無論是私人的或者是工作短片,大家可以分享一下……

彩鳳:但我又覺得不是剛巧的喲。他她們要拍攝是因為有些人在想...正如當初罷工之後找你,為何想找工友拍工友的生活,是因為最初在拍罷工的時候,呈現比較多的是罷工時刻,但很多人都看不到立體的扎鐵佬是怎樣的,而本身那是很多人都不認同的,但那是更重要的。

阿章:老實說,到今時今日還未有一隻vcd或 一段片,真正反映到扎鐵佬由早上起來開工到工作到收工的情況,就算你看了,也感受不到那種環境。就像現在三十幾度大熱天,在那工作環境,又要思考又要做出來,又焗束的環境,所有旁邊的環境,例如圍板、下陷的地方,如何講,普遍人也不可以領略和感受,我們自己才可以想到的。只講,好像是天馬行空,人家都會說我們是空講的,如果真的去做,身同感受時,你開半日工也可能支持不了……

彩鳳:我覺得你第一段片也可表達到一點點!亞洲鐵男那一段,你拍你開工,開工時的環境,見到工作的工具你會特別去拍,然後到你回家和你自己的身體,相對是...剛才你說一直未有一段片是...我們之前拍的就是完拍不到這些,最初去拍罷工和之後製作的dvd也拍不到這些,完全做不到,一方面是因為有限制,我不能進地盤,另一個問題是我還未掌握那種狀態,而…有一種距離的感覺....

阿章:不是一段距離,是一段「隔涉」(遙遠)的距離,因為地盤你首先要平安咭,要工人註冊証你才進入地盤,不是普通人入去,還要入到去給你拍,別人看到,即是什麼呢?我想要當你是埋位一起開工,你才感覺到什麼是人間的天堂地獄,就是開工幾十度天氣下晒著你才感受到…香港人…除了做地盤的人,沒有什麼人可以感受得到。

彩鳳:這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部份。另一部份,除了開工之外,工人還有其他的。例如,第二段釣魚郎你就會拍到你日常生活,雖然是比較……如何講呢?

阿章:忽然間去釣魚,失驚無神走去扎鐵呀!好難講的…

彩鳳:我就是說如果明天可以跟你去煮「盤菜」,會立體一點,一個工人辛勞工作是很重要,但同一時間要尊重他/她的生活,即是工作以外的其他生活,即一個人是如何:他/她有其他專長、喜好…所以爭取的,不只是工作環境的改善,其實照理說是要推到他/她居住的地方…不是人人像你那麼幸運可以住「圍村」,有些是住公屋,有些是……

阿章:其實台灣朋友這些片,可以觀賞價值是他家裡人老婆支持他。

彩鳳:其實有很多這樣的家庭。

阿章:其實最值得欣賞是這段感情,所以剛才就說,好可惜沒有人試過拍到這類片,身同感受。好話不好聽,我初初入行,不要說半天,早上十時不夠我已經想走,想收工!

彩鳳:你剛才提到最欣賞這些片是講家人如何支持她他們,又講到跟家人的生活,那些是很難得,你講印象最深刻是白毛那一段…家有貓又有狗……

阿章:最慘是貓失蹤一星期,他為此吃長齋,但也是一種推動力……

彩鳳:唔!即是要有一種推動力去開工!
阿章:我估計香港人開工也是這樣,我估計而已,不可以代表所有人。如果你說這班台灣朋友可能會來香港,有機會我都想認識一下!

彩鳳:對喲!就是打算叫你到時一定要到哦!不知道就不就到你的時間,那些放映時間應該是你收工時候。

阿章:可以!

彩鳳:想約你一起喝啤酒麻!

阿章:不要喲!他們是喝白酒的!

彩鳳:不!是糯米酒!

阿章:黑糯米酒!

彩鳳:不知應該如何招待他們。其實張通賢只可以來到三天,一個放映,之後有一個論壇,其他的時間,或者早上可以見見面,或者放映之後一起吃飯聊天。

阿章:台灣朋友很熱情的,千萬不要跟他講踫杯呀!

彩鳳:什麼?

阿章:一踫杯就要喝完!不止一杯麻!

彩鳳:你有認識台灣朋友?
阿章:沒有!只是看電影學的。成功喇!有這樣的片,有家人支持!好像扎鐵佬罷工拍扎鐵佬唱歌,這並不是太大的推動力…

彩鳳:喲!是說我們拍的那些太遜了,是嗎?

阿章:不是!沒有!

彩鳳:是麻!

阿章:不是!沒有!其實是你們還沒有捉摸到那段真正的…如果我們男人一般開工,身上背上的汗,汗水大滴小滴的下來,擦拭後又一直再流,好像水珠那樣出來,如果拍下來,那才是真正辛苦…

彩鳳:我要為自己護航一下。當初罷工時為何拍多一點是唱歌那些,是因為那是罷工的時候,而一般人,就只說香港人,其他地方的我也不算是熟悉,就看香港人一般對示威實在太沒有想像喇!他她們可能覺得示威出來就是這樣abc公式,就是遊行、叫口號、講兩句而已,但扎鐵佬罷工,出來示威時都不一樣,是抬了一條鐵出來,都是一種令人去明白多一點,這一班人不是面目模糊的人,是一班有樣子,不是abc, 當初選唱歌……工人流汗一樣是很重要,但除了工作,他們有很多不一樣的性格,可能聽他們唱歌,就了解他們是什麼年代背景,你都知道現在扎鐵佬是很少年青的,一般是年紀比較大的,就正如你剛才吃飯時說,不要以為像一般人所說:「你們一天一個月工資那麼高,還想怎樣呀?」但背後是努力辛勞了多少年,這些歷史是很重要,年青那一批扎鐵佬有他們的重要性,年長的那一批扎鐵佬也有他們的重要性,然後這個演變是如何?為何越來越少人入行,是因為待遇不好?還是什麼?就從而証明這行的重要性和特性在哪!所以我刻意捕捉一些…而的確那時候大部份時間大家罷工是在等,乾等,好心急,又等什麼時候談判,真的有時候是你看我的看你,有些工友是認識的,就會聊天,交流消息,尤其是散工,大家都互相認識,但同時,扎鐵佬到底做什麼才可以熬那麼久的罷工?我可能是想多一點去捕捉…在我每天見到,但又不太認識的一班扎鐵佬裡面,我見到的是什麼?我不能代表所有人的麻!我的視覺看到什麼?覺得重要,需要去講也要講!而另外,有些是尼泊爾工友唱歌跳舞那些,也是我刻意的。我們一直都談論的,尼泊爾工友的待遇都有差,可能不是本地扎鐵佬造成的,本身就是整個香港結構裡造成的,而當中尼泊爾扎鐵佬到底是怎樣的呢?其實他不一定是一個扎鐵佬來的,在香港,有很多環境迫他們去做地盤,或者做保安,我覺得這些工作都是很重要,但社會不是這樣看待!他們看這一群人不是這樣…我不知自己講得清不清楚…...這些工作是很重要,但一般人如果是在沒有選擇下去做就不同講法囉!如果人是有尊嚴地可以自己選擇工種,那每一種工種都很重要......更加不可以是那些拿著筆子在中環工作的那些xyz才是重要麻!誰建那些樓讓他她們在裡面享用一切喲?我覺得背後的是最重要,但我覺得很多人都看不到這些的時候,如何才能讓一般被抹黑或看不見的人可以立體一點出現……

阿章:這方面是很灰暗的問題來喲!如果你說是自己可以選擇自己喜歡這工作的問題,起碼要早上可以睡到七八九點才起床,起來簽簽名就可以那些,跟扎鐵佬根本是兩回事!

彩鳳:我覺得工作其實是很難完全是「喜歡」,而是如何才能有一份有尊嚴的工作,例如不要被老闆或被政府或被其他人看不起,我不覺得有人可以找到一份自己完全喜歡的工作的!就是你付出了那麼多的勞力,就應該得回那麼多的回報,包括工資及別人的尊重。
阿章:我現在就是在做這樣的事!我一直就是做「散工」不做長散,為何?就是因為我一直都很討厭那些顧主「拖工資」,拖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都不發工資,大哥!人家可是一家幾口要吃飯的喲!做散工就是每天發工資,如果不發工資,明天我就不來喲!

彩鳳:不會被老闆「練住條頸」(控制)。

阿章:對呀!其實我們做地盤的,都已經被老闆「練住條頸」(控制)十幾年,2000那一次是強積金,之後再開始減人工,藉故減50塊,然後每年減 一兩 次,最多減三四次,2000年 前不會這樣的……雖然我是地盤扎鐵佬,如果真正那裡賣新樓,就算是環球大廈有幾個工人墜下,那些其實我們都是很悽涼,雖然他們死了好悲慘,但地盤走安全規限,我們開工就少了,之從那天之後,每天都多了幾個電話打過來問有沒有散工!我也想關照他們,可我自己也說不定,不能說有,也不能說沒有,算了,沒工開就 休息吧!剛才……講回台灣的片子,他們的工會,十幾年,好像二十多年,又拍到片,其實他們是已經成功了。不過,要得其他人認同是很難,其實他們很慘,以前主要是基隆,現在搬去台北,如果一直留意和有拍片,可能台北那邊的人以前也一樣過的不容易,如果可以拍到片,原本那麼興旺的,現在變得那麼淡,可能再過幾 年,不在台北,在台南,到時再拍……我覺得他們很有毅 力和成功,知道他們是搵食,很淒涼,其實在街上清潔工,街頭小販檔也很難做!我的觀感就是這樣!如果說扎鐵佬,其實情況差不多,只是沒人拍出來。你們跟進一下吧!

彩鳳:你說什麼呀!罷工之後也一直有跟進喲!那時候就只有你會出產一些「東西」,我有找另外一個扎鐵佬,他真的很好,我覺得他是一個謙虛和平實的人,他拍了一小段時間……

阿章:我知道,我有看過的!其實他拍的跟貨櫃車司機那些很相似!

彩鳳:他那一段是很短的!他那時拍了很多家裡的片,只是因為家人不想放出來!

阿章:就是麻!就是他得不到家人的贊同和朋友的認同。

彩鳳: 而且我知道他一直面對不同的事情,要另外他拍片,其實可能是另外一些壓力,所以當時沒勉強。因為始終是他和家人更重要麻,這些呈不呈現出來給人看的事…… 我覺得不是為了呈現而呈現的麻!不是要「出貨」麻!但其他的,我真想不清拍片這回事,到底是機器麻煩?你也一直不選擇用dv機拍,是手機拍照,當時他也有跟我說他帶機器進去不方便,其實當時我是拿了一部很小的dv機給他,但他覺得連小的相機也不方便,要不就要換一部可以拍東西的手機給他……才有機會繼續拍!

阿章:沒有,我一直只是拍照,不會拍片。我有我自己style麻!

彩鳳:我知道!另外,那是罷工的時候,是很敏感,出名字的話,可能會對他不利,如果拍到一些內部的事,也可能對他有危險!

阿章:我知道!

彩鳳:我覺得那時的情況,跟台灣貨櫃車司機情況不太一樣,罷工後是有黑名單……

阿章:不不不!你應該說他本身有負擔一家大小……

彩鳳:對呀!他兩個小孩都很小!

阿章:跟單身孤家寡老是兩回事!

彩鳳:而且他主要是做長散和跟人開工,所以要小心…… 唔!剛才你說依靠我去拍!當然不是依靠我喇!我就是失敗例子麻!當然是有賴你喇!他她們自己拍的是最好看的!另外,你一直都沒有提到的是工會裡的那個女生!

阿章:你說秋月!

彩鳳:對呀!我覺得她家裡那段好看,之後我最感觸的是她……她本身是工人出身,但不是貨櫃車司機!

阿章:她是工會幹事!

彩鳳: 她以前是工人出身的!後來一直跟他們一起拼!她是原住民,後來去工廠!她講了很多為何她堅持那麼久,位置上是不一樣,不是當時人司機,好像我不是扎鐵佬,但我又覺得這是很重要,那麼,如何才可以一起堅持下去呢?她是參與組織一起去遊行的幹事等等,但好像我是拍東西的位置,就更加難,我有一些很感動的地方, 不知如何講,位置又不一樣,但又很近的感覺。

阿章:其實在她做貨櫃的理事方面,都表達不完全,都只是一段而已!……其實你們有點失敗,你們從來沒有要求想跟誰和誰去那拍這拍那。

彩鳳:我們沒有要求?

阿章:職工盟有要求過!去地盤!

彩鳳:我知道,我有聽你講過!

阿章:不過最後沒有做成片!好難的!各家自掃門前雪,好難有人肯的!是關於背面正面的問題,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上鏡!

彩鳳:如果真的入地盤,不是一天的事,你說有很多工友在地盤,到底拍到什麼,是需要時間「駐紮」一段時間,而不是去拍一天,當時有這個念頭,但後來也沒有問你,亦沒有問過其他扎鐵佬!

阿章:那不叫「駐紮」一段時間,那是……
彩鳳:我的意思是進駐一段時間!

阿章:對!哈哈!

彩鳳:一來是如果同事工友不想拍,當然就不可拍,又,如果我不認識,走去問你可不可以拍,你一邊在工作,你也不知如何回答呀!除了只是一直跟著你的背影!要不,就是你用主觀鏡一直拿著拍!

阿章:有一次我拍一個拿著「勾仔」的扎鐵佬,他剛走出來…只拍他頭的一半

彩鳳:我知道,就是有一條「柱」的那張!

阿章:我知道那是誰呀!只是故意不拍他的樣子!所有以覺得那幅相很「正」(好棒)!

彩鳳:地盤有一些女人在工作的,叫阿姑,不過她們不是穿比堅尼,你看不出是女人,有一些三四十歲就在地盤做,這方面就不知有沒有人可以拍到!在地盤寫字樓的,十幾二十歲也有呀!那方面拍攝就更有難度。

彩鳳: 所以你真的不要說依靠我,那段時間我都覺得很難做,自己拍自己是很難,要去拍其他人是更難的,到底我們的相處是怎樣的,例如我們兩個的相處,我一直都問你,也知道你不想上鏡頭,所以一直都不會拍你,而且更重要是因為你自己會拍照,你會講你自己的故事麻!這些相處是比有沒有拍到片子出來更重要!如果在相處 上不尊重的話,那個片如何「好看」也沒用!而這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我當時沒這個信心可以做到,而且我也問過另外一個扎鐵佬,也問過你,也再問過另一個扎鐵佬,但後來他已轉行……我問的都是一些在罷工時相熟的,但問的時候,我都覺得不能著手,這是我當時有點氣餒,又覺得不應該硬來,所有有點放下了!

阿章:不是放下,而是有難度,如何才能達到這個目標,是難!……我出了第一輯相之後有第二輯,其實就是有你或者8樓的朋友的贊同才會……我身邊的同事經常說:「唉!你在拍什麼呀?有什麼好拍呀?」我說:「我有網站的,你去看看吧!」

http://strikers.wordpress.com/

彩鳳:但他們很少上網的吧?!你這樣「大」(唬爛)他們?

阿章: 有些是會上網的,不過就沒有人會上或有回應呀!那,我盡了自己本份,已放上網了,喜歡就去看吧!我在拍時,他們說有什麼好看,有什麼好拍時,我就只回:「我又不是拍你!你不用怕呀!我有網頁的,你有沒有上去看?」以前我是理事身份,有派咭片,現在沒有喇!沒有去開會喇!要名號來幹嗎?沒意思的!

彩鳳:這也是我想問你的,片裡拍工會的部份,有沒有觸動你參與工會的……還是不要問喇。

阿章:你問吧!

彩鳳:是不是跟你參與的工會很不一樣?……我一直都有聽你說你參與工會的事,而我覺得……片裡的,跟你講的經驗好像有距離……到底一個工會應該如何?令到人可以一起堅持很多年?

阿章:不是很久呀!我們未夠三年!

彩鳳:我知道你們新工會當然成立不久,我是說他們。裡面有什麼?

阿章:如果你說以前的工會,沒人交會費的!

彩鳳:怎樣可相提並論呢?以前的工會是工聯會的!……一個真正由工會組成的工會,跟那個舊的不同喇!

阿章:坦白說,如果今年你有機會去參與11月的周年聚餐,已經沒一半人喇!去年或是剛加完工資之後,每個人都想明年有工資加,做工也沒那麼辛苦,但要追消費物價指數,就沒可能的喇!今年再攪成立第三年會慶的話,如果有一半人,我跟你打賭……怎樣講呢?

彩鳳:因為對工友來說,參與工會也是有難度的!

阿章: 對!其實是很現實的!說真是一個互相利益的……好像我做散工,那些顧主要求我們幫他們工作,我們就要求要發工資,就是這樣而已,其實這世界永遠是互相利用 的!好像那些台灣貨櫃車司機,他們就要求那車運貨都那邊要多少錢,這世界永遠都是互相利用的呀!利用你之後再看看值不值得!

彩鳳:還有,核心的人一定不會是人多的!

阿章:我們扎鐵佬人也不多呀!只有幾千人而已!不過現在想見年青的就比較難,有一些是做裝潢工人開工不足就會過來看看做做,扎鐵佬沒有新的人入行的!太辛苦喇!如果跟一個人由早上起床到擦牙洗臉坐車,然後到收工,收工跟回家,那我就覺得是成功的,不過不要找我呀!

彩鳳:噓!你自己拍呀!你傻的麻!你自己是拿機器拍東西的,為何找我去拍?

阿章:這是很難!

彩鳳:你可以的!

阿章:其實我們新扎鐵工會是很成功的!尼泊爾和韓國的工會都來訪問我們,了解我們如何罷工,如何成功和如何團結!其實扎鐵佬二三十年來,最成功最團結那麼多人和最長時間是這次!

彩鳳: 對!雖然過程中間未必能夠出現大家心中最理想的狀態,但我覺得……一場那麼多人的運動是很難的,沒有可能每部分都很好,令大家都滿意!但大家都堅持到支撐 到最後,中間是以工友身份去做,已經是……成功指標是什麼?我不懂,但我知道這一是場非常重要的運動,對香港或亞洲區的工人都很重要!所以其他國家的工會 都會來支持,但剛才講真正成立一個工會要運作下去,那是很複雜的,不是容易!如何可以工人互相溝通,達成一個共識,令到大家……我是指工友之間有多一點平 衡的力出來做決定,不是跟政府或老闆做共識!
阿章:其實這些說話……現階段來講,其實那些工友的待遇已經可以!不要講什麼工友之間平衡點……好難平衡的……

彩鳳: 我之前是說工友除了工資之外,工友生活還有其他的部份,例如當時也有提過「強積金」的問題……除了工資之外,如果要得到尊重,還有很多方面要去做……這個 麻,就看大家想去到哪個水位!有很多客觀的環境是,現在能開到工都已是很辛苦,要講再多一待遇爭取,真的是很難,例如剛才講的那個工友,他家裡的小朋友真的年紀很少,他開工之外就是照顧家裡,你叫他再走出來參與工會麻,對他來講是很大的難題!他住屋的環境,往返大陸的家,要互相照顧,都很疲於奔命,這些環 境可能令他難出來多一點,或去想更多工資以外的保障!這也是工會難的地方!

阿章:我在理工大學也講過,剛罷工時,是八月九月時,剛是每家的孩子開學,家裡又要供人供樓,你說那時不齊心,就沒辦法,你自己不吃飯,你家裡小孩也要!不是每家都有錢!那次我也說,雖然罷工也算是堅持很多天,但有一些途中也去開工,我也能體諒的!

彩鳳:所以長遠來說,如何能維繫呢?你說台灣的貨櫃車司機能維繫那麼久,也是不就為那個時段的一件事!到底整體是想做什麼呢?而落實到每個工友中間,如何往前走呢?我不覺得一定是參與工會的……

阿章: 我一直都說,最緊要是那一群工人,無論是扎鐵佬或是台灣的貨櫃車司機也好,要看周邊的那些居民,覺得他她們對那區的影響和幫助有多少,那才可以影響那區的政府會不會幫那些工人!以我理解,其實是台灣政府一直都沒有理會這一群貨櫃車司機,所以我說他她們是成功的,因為他她們可以拍到他她們工作上環境,又得到 家人的支持和認同!唔……這世界不是人人都那麼幸運!好像白毛,難道他講出來嗎?他拿那只貓來拍,拍她睡覺,多少晚上沒回來,他自己心情是如何,就用片來表達麻!

彩鳳:片就是面向其他人如何去看他她們?

阿章:這在片中沒太多表達出來呀!

彩鳳:我以為是你說他她們……我覺得他她們不是拍給政府看的麻!是想給貨櫃車司機看或者他她們認識的人看,那種講故事的方法,不是對著政府的!我是說他她們講故事的時候,一來是講他她們自己想講的事……

阿章:那我澆一下冷水,可能就是政府不理他她們,所以他她們才走到這一步,就是向周邊的人或網上的朋友……這可能是有點……

彩鳳:有時候我覺得對政府說話,是「嘥氣」(浪費唇舌),其實是自己這群人加起身邊的人,比政府重要!那一刻跟政府談判,勝算有多少?越多人站出來就越有可能,而出來的就不止是當時人……就是他她們後來去選舉,也是有其他人投票……!所以面向周圍其他人不是一種無奈!

阿章:他去選舉的時候,已經是勝利了!不知你有沒有留意,他她們有一千多票,之後另一個人是三萬多票,他她們拿到一千多已經是勝利喇!

我告訴扎鐵影相佬阿章,台灣貨櫃車司機拍攝者阿賢和也是轟拍小組的志成都會來,阿章用普通話說:「沒有什麼說喇!叫他她們努力努力!鼓勵一下!……可能台灣朋友聽不懂的!」我說:「為何聽不懂?」他 說:「因為我的普通話太普通喇!」我說:「有時候也不是單靠講話麻!」他說:「感情交流?很難的喲,這方面……!」然後我再告訴他,我們的訪問將會在哪發放,又問他有什麼想發放,有哪部份不想,他說:「你是我經理人,你拿主意!」我說:「那我收傭金吧!」他又說:「我拍什麼照也是你拿主意的麻!」

阿章說這兩個月內會出新的一輯相片,我估計是因為快要到工會成立二周年會慶麻!他每次決定出新專輯都是有時機安排的。

我白天午飯時打電話給他,說要他幫忙看片和訪問,都有點趕,他說當晚就來。他看通賢那一段時,就跟通賢的影像互相呼應,他自己也一直在講貨櫃車司機工作程序…… 原來未做扎鐵佬之前,他也當過貨櫃方面相關工作……

認識了阿章兩年了,每次他拿照片來,叫我協力放進電腦和上網時,我都會遇到電腦技術困難,而他總是揶揄我一番,也因為討論一些事,或相處上,我們會吵架似的收場,有時候因語言不通,他講的工作用語我還在學,我講的一些「社運野」或古怪事情,有時候是我不太懂表達,他也會容忍著聽,互相學習;有時我會太偏執自己的一套,強加了他身上,有時他也會!就像他一定要請我吃飯,是因為我是女生,也因為罷工時我的在場支持,我說了一大埋他不想聽的話,我覺得我有我的道理麻……開始時我堅持不讓他請,變成好像吵架一樣,後來,我想這也是這個扎鐵佬的個性,也可以適應一下,就有時會答應讓他請客。我想因為我們都能將不順氣或不同看法坦白講出來,才可以慢慢再溝通!


謝謝他的包容和義氣,我真的一直期待他新的專輯,而我估計轟拍的朋友衝擊他可不少,他說要在他們來之前做好第三輯相!

這篇文章,原本打算就用廣東話打出來,不過又想給台灣《轟拍》拍片的各朋友看,所以最後用了中文書面語。唔!也將所有對話內容都放出來,是因為當中的小細節都應該值得花時間被觀看吧

********************
轟拍港都
導演:陳素香 林建享
製作群組:轟拍小組
片長:55分鍾 台灣
語言:國語/閩南話、中文字幕

特別加開一場!!
- 2009/10/17 (星期六) 下午3:00
地點:香港獨立媒體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製作群組轟拍小組成員將出席與大家交流)

- 2009/11/12 (星期四)晚上19:30
地點: 中大文化廣場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http://www.tiwa.org.tw/
勞動‧轟拍‧樂園
http://www.wretch.cc/blog/icle/

第七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2009 10-11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就在你與我身邊
費用全免 極需捐獻
聯絡: 8101 2056
email: [email protected]
網站
http://www.smrc8a.org/smff2009/
討論
http://smff2009.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