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你睇得佢到,你睇我唔到——短論《攻佔媒體》的運動與紀錄

廣告
你睇得佢到,你睇我唔到——短論《攻佔媒體》的運動與紀錄

廣告

你睇得佢到,你睇我唔到——短論《攻佔媒體》的運動與紀錄

文:周思中

今年七一遊行,筆者和所屬團體於軒尼詩道上擺街站,剛好我們被分派的位置的頂上,就是人民台的八隻大聲公。整天的遊行,人民口彷彿就是甚麼official radio channel,全程直播遊行的情況,他們沿著遊行路線租了多個地方放置大聲公,甚麼聽眾phone-in、甚麼地方有警察攔路、遊行人仕可以如何抄小路突破警察防線等,基本上所有在沿途的參與者均可以馬上聽得到。加上當天是有江湖傳聞會有參與遊行者,自行組成小隊在某個位置發難,橫過軒尼詩道直衝告士打道進行攔路行動,聽著蕭若元的聲音在大聲公中不斷傳出來,如果他會及時調動人群把主要幹道設路障等,通知群眾警察如何佈防等再來個水來土淹,難免會想:革命隨時發生。

這或者就是《攻佔媒體》最迷人的地方。二零零六年,墨西哥南部的奧哈加一場由教師發動,要求省政府增撥資源,改善學校設施、學生膳食和教師待遇等的工業行動,逐漸擴散及漫延為一場矛頭指向獨裁省長羅爾斯,要求他倒台謝罪的全民運動。過程中,行動者深明在墨西哥南部資訊流通,並不如發達國家社會人人全日上網加流動電話通訊,他們便佔領電台電視台,不僅作為發佈消息之用,還可讓奧哈加的人民能夠在大氣電波中自由發表意見,高峰期佔領了十四家電台!運動中後期三千奧哈加罷課的教師,用十九天時間走了五百多公里遊行到墨西哥城進行絕食抗爭時,奧哈加的人民還可以透過大氣電波向遠方的同志傳情達意表示慰問。簡單的通訊技術,在這場倒省長的大型運動中,發揮著動員、組織等有效而妙不可言的功用。

在呈現多元平等的參與(計有教師、醫護人員、司機、原住民、女性團體、大學生諸如此類),與表述媒體爭奪戰之間,電影便顯得有點顧此失彼。不知道是否導演Jill Freidberg有意避開不探討運動具體的組織模式及與官府的角力,當然導演有交代政府的分化、鎮壓、操弄恐懼等手段,但畫面所及只是與警察衝突的「動作場面」、繽紛絢爛的大型遊行示威及大頭訪問;至於霸佔電台亦只是推咪on air、與軍警的攻防等畫面。反正一味是呈現呈現再呈現,sound bite sound bite再sound bite,導演的位置顯得有點旁觀,而觀眾就在導演選定的時間跨度上,被影像直線地帶著親歷運動的一部份,在熱血沸騰及丈八金剛之間兩茫煙水。

最突兀的地方有兩個,幾個台柱式的受訪者幾分鐘前還在大談霸佔電台如何為運動提供通訊渠道之類的讚詞,而他們也彷彿是親身參與的行動者,突然話鋒一轉便連續幾個訪問片段指霸佔回來的電台受到利用胡亂動員,並且沒有盡責任向人民解釋行動的背景原因。由讚賞到批判不見得有甚麼中介,批判完亦馬上回到運動現場。觀眾當然沒能分辨這判斷是否屬實,但這也不是重點所在,而是這部份既批判對象不明,亦與整套片的情緒和形式格格不入。希望不是初剪後被觀眾詰問為何只有純粹的讚美沒反思,因而胡亂加插,此其一。其二,片末「基地電台」重新開咪前,是軍警全副武裝開著坦克車裝甲車衝進大學要攻佔大學電台,人民和軍警血併了七小時。之後vo說行動者讓步停止運作電台並交回校方,鏡頭一轉便是三個月後重新開咪。之間經歷了甚麼考慮,運動的走向如何,電台為甚麼又能重新運作,政府為甚麼不加阻撓等,一概沒提。只是同樣幾個主要受訪者繼續鬥高昂地說,墨西哥不會再一樣了,奧哈加經歷了這場運動後更不會走舊路了。

與獨裁政府鬥爭的社會運動當然絕對需要支持,但如此跳躍的交待事件,復沒有對任何環節及議題深化討論,如此狀況,難道不是正面要求觀眾思考運動及紀錄運動的電影之間的關係嗎?紀錄片因為有了影像的元素,出於視角的考慮,太多背景資料及具體論點不錯可能會變得乾澀,不如乾脆讀書讀文章。然而若社會運動本身已在實踐改造社會的功能或至少嘗試,把運動帶到銀幕的紀錄片的功能又可以是甚麼?與運動本身是否應有距離,或怎樣的距離,才能成為運動有意義及有生產性的一部份?政府的各式腦殘宣傳片凡事hip-hop硬銷已是指定的嘲笑對像,社會運動的紀錄片如何可以做到不流於簡單交代呈現,甚或介入事態振奮人心?在呈現多元平等繽紛參與,及說明經營運動或人民媒體的重要性兩者的匯流上,《攻佔媒體》有效地給予了觀眾力量的感覺,但可以再要求多點嗎?

這點要求,其實簡單不過:遠在墨西哥的運動,我們是透過紀錄片得知的,然而作為觀眾及導演對眼前的媒界或載體,與其指涉及介入的運動之間的關係,卻一直沒有太多處理。往往關注都投放在電影在或說明或呈現或介紹的社會運動,而電影這媒體或載體卻怪異地獲得某種透明的性質(除了爭辯客觀與否的問題及導演對事件的立場,對電影幾乎便無話可說)。容筆者暫且去脈絡地說,這不是逆向幻覺(reverse hallucination)還是甚麼:如果見著如鬼魅等不存在的東西是順向的幻覺,逆向幻覺不就是明明事物就在眼前,你卻視而不見,或只見到其消失或缺席麼?莫非這就是運動紀錄片的命運?@

第七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The 7th Hong Kong Social Movement Film Festival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就在你與我身邊
http://www.smrc8a.org/smff2009

《攻佔媒體》
Un Poquito de Tanta Verdad (A Little Bit of So Much Truth)

製作 編導 剪接:朝兒. 弗德堡
製作:Corrugated Films
2007/墨西哥 美國/Color/DVD/93min
語言:西班牙文/中文字幕
http://www.corrugate.org/

「墨西哥教師由反對教育私營化開始的運動一呼百應,團體、民眾相繼加入,在oaxaca州試行自治,佔領發訊站和電視台做電台電視廣播。電視做談話節目,沒有哪個名人名咀講八卦;街坊講自己睇法,或可是一套道理。電台熱線jam晒,都是民眾打電話去向教師說支持的話。當「受眾」佔領「媒體」,廣播回頭走向街坊街里的溝通,又似乎有了一些可能性。運動經由傳播規模迅速擴大,令國家暴力首先針對電視台電台發訊站。民眾就沿途設路障守衛,每屋每戶都徹夜聽電台的戰報:警察正往哪處清場,會途經哪處,聽見要來了就跑到街上幫忙守衛。於此媒體與運動須臾不可離,要說這是工具性,到了極致就難辨彼此。

放映時間及地點:
- 2009/10/15 (星期四) 晚上19:30
地點:香港獨立媒體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字樓

- 2009/11/11 (星期三) 晚上19:30
地點: 中大文化廣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