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寶琳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網誌

勞工

抗議吉之島無理解僱 深圳工友來港絕食絕水抗爭﹝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更新﹞

廣告

廣告

吉之島
絕食絕水的三名工人,左起高鵬、蕭行兵及張利亞。十一月二日晚。﹝柏齊攝﹞

十一月六日晚消息:
十一月六日下午三時,吉之島和三位工人在SACOM的陪同下舉行歷時三個多小時的談判,據出席的SACOM朋友表示,吉之島出席一方幾乎也是前兩天在港谈判的那幾位。
SACOM表示,资方直接进入了每位工友具体经济诉求的回应,也收集了很多深圳过来的文件资料,这一点算是有诚意的。不过,对方给与的赔偿金额与工人预期的相差甚远,即肖行兵原要求5万多,对方计算的金额只有1万左右;高鹏要求的8万多,而对方计算的只有不到一万;对于张利亚的赔偿更是0。出席的工人和SACOM均认为主要的争议焦点是对方不承认无理/违法解雇,因此计算的工资期限都是他们所认为的解雇前的期限。而对方对解雇工人的原因理由是——你都不来上班了,你矿工了,所以我们解雇你了。而工人不上班正是因为吉之岛都不发工资长达数月。且吉之岛并未承认自身的任何过失,对于拖延发放的工资、工伤赔偿,均是「客观原因」或者是「社保认定比较迟」所导致。吉之島这种颠倒因果、推卸責任的理解,令工人和吉之島根本无法达成共识,最後雙方只好不歡而散,十一月十二日在深圳再續談判。
工人連續幾天的行動和多次長時間的談判明顯已是身心疲累,他們昨晚已離開康怡吉之島門外,入住宾馆。十一月七日会再去同樣地點拉横額靜坐抗议,然后周日离港準備十二日在深圳又一輪的談判。

編按:十一月四日凌晨二時,由於三位工人體力不支,已停止絕食絕水行動,惟身體仍然虛弱。以下為最新發表之聲明。

[聲明]
吉之島不能再迴避
立即處理工人訴求

深圳永旺吉之島(下稱深圳吉之島)工人張利亞、蕭行兵及高鵬分別受到吉之島拖欠工資、無理解僱、拖欠薪金、拒絕工傷賠償。11月2日,三名工友再度來港要求吉之島立即解決他們所受到侵犯勞工權利的問題。

他們曾經多次到深圳吉之島要求負責人還他們公道,然而在維權的路上,三名吉之島工友受到的不單是更多次被毆打、恐嚇。而張利亞甚至收到:「你永遠都不要過年了!」的短訊威脅。據蕭行兵所述,在要求治療工傷時,店長恐嚇他說:「永旺有的是錢,要捉你去坐牢是很簡單的事」。

三名工人多次遭到吉之島人員的暴力對待及恐嚇,仍然沒有退縮。無奈的是,多年的爭取都石沉大海,於是在2008年5月的時候,決定在吉之島的母公司永旺(香港)百貨有限公司(下稱吉之島)之股東大會期間來港示威。其後,工友相信吉之島高層的答覆,會在深圳為他們解決問題,因此便回去等待。一年多已過去,他們的個案仍未得到公正的處理。在別無選擇下,三名工友決定再來港示威,在康怡吉之島門外靜坐,更由11月2日中午12時開始絕食絕水行動,長達37個小時,最後因身體不支而結束。

11月3日,香港吉之島與工友談判,吉之島高層再次要求他們回深圳解決問題。在過去多次被深圳吉之島拖延及欺騙下,資方的建議明顯沒有任何誠意解決工人的訴求。

今天(11月4日),香港吉之島聯同深圳吉之島葉姓副總經理再次與工人進行談判,當中一直聲援工人的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下稱SACOM)也有派員列席。工人詳述了他們的遭遇、訴求,並提供了相關的證據。而資方以相關負責人及文件均在深圳為由,要求延至11月12日在深圳與工友再次見面。在工人眾多指控中,深圳吉之島只就蕭行兵因工受傷,而未獲公司賠償一事作出回應。令人難以理解的是,深圳吉之島竟然指出「先辦理離職手續,就能領取工傷賠償」。然而,根據中國勞動法規,無論工人離職與否,工人都有權取得工傷賠償。

席間,SACOM曾建議香港吉之島在盡快通過深圳吉之島搜集相關的文件及資料,與工人的指控作對照,以及調查涉及事件的深圳員工。SACOM亦提出吉之島可設立電話會議,讓深圳吉之島的相關員工及香港吉之島高層對話。香港吉之島作為堂堂的上市公司及深圳吉之島之母公司,加上工人之控訴前後已有多年,我們深信香港吉之島有能力在日內向子公司取得有關資料,及立即跟進。唯有這樣,才可顯示吉之島的誠意,否則工人只會視先回去深圳再談判為另一次騙局,他們只有被迫繼續抗爭下去。故此,SACOM要求香港吉之島:
1. 盡快在深圳吉之島搜集相關的文件及資料,在11月6日下午2時前(在工友留港期間)具體回應工人被無理解僱、拖欠賠償等問題;
2. 有關工友提出深圳吉之島人員恐嚇、威脅及毆打他們的指控,香港吉之島必須立即調查、責令涉案人員及作出公開道歉;
3. 除上述三位工人外,尚有多名深圳吉之島工友被侵權的問題有待處理,吉之島亦應盡快跟進解決。

工友的行動已引起不少康怡吉之島顧客,民間團體及熱心人士的關注。我們亦呼籲更多市民及團體,到康怡吉之島店外聲援。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 
2009年11月4日

十一月四日凌晨零時按:晚上七時勞永樂醫生替三位工人檢查,高及蕭身體還可以,但醫生表示張利亞身上酮指數開始上升,醫生說絕食絕水難以熬過三天,他們會隨時休克。深圳吉之島是香港吉之島之子公司,香港公司於今天談判時堅稱香港沒有三位工人之文件,並聲稱深圳吉之島的日本人社長在外地開會仍未回國,因此請三位工人於十二日在深圳開會,工人認為類似的會談之前已有三次,每次深圳吉之島都毫無誠意解決問題,因此他們都不再相信在深圳開會可以處理得到他們的訴求,更何況文件可以傳過來香港,香港吉之島之回應只是敷衍了事,因所他們決定繼續絕食絕水的行動,迫使香港吉之島母公司願意盡快出來跟工人談判。

十一月三日下午六時再按:絕食絕水三十小時後,蕭行兵及張利亞身體開始衰弱,現正休息,周圍有不少途人圍觀,有些說「點解冇人知架!」,今天來訪之媒體亦不多,今晚會安排醫生來替三位工人做檢查。希望大家明天中午十二時至二時到場支援。

再編按:﹝十一月三日下午兩點半最新消息﹞談判無效,吉之島高層再出同樣的招式要求工人回國內談判,工人今年五月時被騙回去一次,毫無結果,這樣次堅持沒有結果不會離開。吉之島說要跟國內查明才能答覆。絕食絕水已進入廿六小時,現場場面冷清,明天中午會有行動,請大家去支援。尤其是關心中國工人或全球工人的朋友。接下來的四十八小時,工人可能缺水會昏倒。

編按:今天(十一月二日),三位來自深圳的吉之島前工人來港開始無限期絕食抗議,直至吉之島願意道歉,及履行法院之判決。他們在今天中午十二時,先到吉之島位於鰂魚涌之辦公總部抗議,及後遊行到康怡花園吉之島門外開始絕食,以下為他們行動之新聞稿。三位工人今天千里迢迢,甫來港便即前往示威又絕食,即見其決心。這幾天天氣轉涼,希望大家都可以前往支持!

(新聞稿)
11月2日,我們──張利亞、蕭行兵及高鵬,代表其他深圳永旺吉之島前僱員來港抗議,並以絕食行動測試吉之島的良心。我們當中受到各種不公平的對待,包括被吉之島無理解僱、拖欠薪金、拒絕工傷賠償等。在維權的過程,我們當中曾以法律維權,並取得了勝利,可是吉之島卻拒絕執行法院的判決。我們亦嘗試在吉之島門外派發單張,但竟慘遭毆打。甚至,公安也介入事件把我們非法拘禁。我們各人的爭取已歷時數年,但都得不到公正的處理。我們唯有再次來港,要求吉之島還我們公道。

我們當中(蕭行兵及高鵬)有原為吉之島的保安員,我們一直盡忠職守,工作時因工受傷,並獲司法監定工傷。令人憤慨的是,吉之島不但沒有依法足額賠償工人,反而無理解僱工傷工人。這顯然是漠視《勞動法》第29條不得解僱工傷員工的規定。

另外,張利亞跟吉之島有明確的勞資關係,在2005年10月簽定了勞動合同,但在2006年1月1日開始,吉之島就拒絕為張安排工作及發放工資,目的是要逼張自動離職。這亦是違反《勞動合同法》第39及40條有關用人單位單方面與員工解除勞資關係的規定。

是次為深圳吉之島工友第二次來港討公道。去年5月時,工人曾在吉之島的股東大會期間抗議,當時吉之島曾答應會為他們解決問題。然而,一年多過去了,吉之島只是採取拖延的手段,全無誠意處理工人的個案。

由於工人認為吉之島一再欺騙我們,我們對吉之島已失去信心。我們這次來港,要求的不單是賠償,更是為了捍衛工人的尊嚴。為表示我們的決心,我們由11月2日12時開始絕食抗爭,直至吉之島就工人的過往的違法行為公開道歉及以具體行動解決問題。

我們今天到了吉之島的辦公室抗議,並得到香港民間團體(包括: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及全球化監察)及市民的支持。為進一步向吉之島施壓,我們將一連七天(11月2日至11月7日)在康怡吉之島正門外(太古康山道及康安街交界)和平靜坐及絕食,歡迎團體及市民前來聲援!

維權工人
張利亞、蕭行兵及高鵬

=============

附件:受害工人名單、事實、過程

張利亞——2004年10月21日簽訂勞動合同入職永旺吉之島深圳公司百仕達東湖店,肉組員工,工號040239,2006年1月1日起,永旺吉之島公司在勞動合同期內故意欠薪,威脅、恐嚇員工!2007年7月24日2007《深中法民六終字第16、17口》最終司法訴訟裁決一審、二審員工張利亞勝訴!永旺—吉之島一審、二審裁決敗訴後,至今不履行司法裁決、故意不承擔企業責任和義務!四年來在生存權益無法保障的前提下受害員工耗其所有,為向永旺—吉之島追討欠薪,多次被暴力歐打,因強烈、抗議、譴責永旺—吉之島惡意欠薪、迫害員工,多次不明白的被公安機關非法拘禁!

高鵬——2004年11月11日簽訂勞動合同入職永旺—吉之島中信城市廣場店安全組員工工號0401165,2007年7月26日在工作崗位上因工受傷,司法鑒定九級工傷,永旺—吉之島在工傷員工醫療期內,惡意拖欠工資,就不承擔責任和義務!二年至今工傷員工的基本生活都得不到保障,因向永旺—吉之島追討欠薪,多次被暴力歐打,因強烈、抗議、譴責永旺—吉之島惡意欠薪、迫害員工,多次不明白的被公安機關非法拘禁!

蕭行兵——2003年10月27日簽訂勞動合同入職永旺—吉之島中信城市廣場店安全組員工工號0301072,2008年5月11日在店內為挽回公司財產抓小偷被小偷攻擊受傷,司法鑒定十級工傷。在工傷未痊癒情況下我申請治療,吉之島公司直接將我解雇,並拒絕工傷賠償。還告知再維權,公司就將我抓去做牢。在我去找公司總部領導要求治療時,公司報警由派出所將我非法拘押,並揚言JUSCO有的是錢,你要怎樣抗議,吉之島都陪你!至今,工傷員工的最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

三位受害員工在飽受吉之島深圳公司的惡意欠薪、迫害員工的無情壓迫後,在多次不明白的被公安機關非法拘禁後,在承受著喪失親人的痛苦後!於2009年11月2日到香港永旺—吉之島總部,樂基中心三樓抗議、譴責永旺—吉之島惡意欠薪、迫害員工的惡劣行為,與永旺—吉之島對話,辦理離職、追討欠薪!各位員工僅有一張來程的車票之外,衣食住行全無著落,也謝絕了各社團的經濟援助!受害員工們認為,他們今天的不幸和痛苦是永旺—吉之島造成的,吉之島應該承擔責任!同時表示,他們願意用生命來捍衛農民工的人格、尊嚴、合法權益不受侵犯!如果今天他們不站起來捍衛,將來還會有更多的不幸和痛苦發生在其他的農民工群體中!

以下是三位工人在深圳吉之島抗議時被打短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