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小市民衡量風險後選擇繼續抗爭的權利,即使大佬也應尊重!

廣告

廣告

紀曉風 : 假如新民主運動以至新社會運動的中堅,已由中產上一代自動轉賬至80後一代,那麼,政府的麻煩就大矣!理由很簡單,中產上一代講錢,80後一代講理想,而 講理想的人,正如不怕死的人一樣,都是最難對付的。須知道,80後一代要的不是退稅,而是希望,但「許我一個未來」,卻是曾班子的最弱項!

----------------------------------------------------------------------------

示威時曾被人用硬物扔中面部,也有內地遊客試過衝過來意圖侵襲我,被警察用種種方意外或故意弄傷當然不消提,更甚的是,自兩年前,不知收過多少死亡恐嚇:有的網上公然組織他人來一起傷害我(甚至提議抗議時對我擲磚頭之類也有!),有的直接寄恐嚇信給我或我的老師們,還多次被人跟蹤到學校、朋友家、甚至自己的家,在敏感時候被警察無故闖入住宅... 父母雖支持我的理念,擔心我的安危,也常常勸我別再抗議、甚至希望我停止公開發言。沒有抗爭,那有改變 -- 然而那有真正的抗爭,是沒有危險的?假如可能威脅到生命就不幹,那我早就跑掉了。

我和其他完旦大遊行當天在場的同伴都是成年人,希望大家尊重我們衡量風險後選擇繼續抗爭的權利;而所謂人踩人的言論,其實也可應於我們至少一半的抗爭上,我們對此簡直見怪不怪,只是過往大部分行動未如今次般被廣泛報導吧。未有經常進行街頭抗爭的網友有可能難以明白的是,警察把示威者包圍而導致極滯迫的情況數之不盡,倘若一有類似所謂人踩人的風險時便要停止抗爭,我們大部分時候都只能舉舉橫額、喊喊口號,影完相(i.e.做完show!),便要立即「和平散去」(i.e.自動收皮)了。

more at: http://chanhauman.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05.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