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印度人的造反

廣告

廣告

抄維基百科的條目<新語 (一九八四)>:

新語的理論是如果某種事物不能表達,那麼就不能進行相關的思考;減少字詞數目就是縮窄思想範圍。這與薩丕爾-沃夫假說及路德維希·維根斯坦定理有關:語言的限制就是世界的限制。這衍生一個問題,事物是被語言定義還是人們主動地定義事物。例如,沒有造反二字,我們能否造反?

在奧威爾的《一九八四》中,新語的詞典會逐年變薄,詞彙逐年減少;根據理論,如是者,人們的思想就逐年縮窄。撇除上述「造反」這比較描像的概念,就以「蘋果」為例,如果人們的思想中再沒有「蘋果」,那麼那掉在牛頓頭上那紅色植物果實,於牛頓還有意義麼?牛頓會花腦筋給這紅色植物果實命名,還是繼續去冥想他的萬有引力?

歐洲人航海登陸某地並命名其為亞美利堅之前,大陸上的人們好好地活了千百萬年,但當歐洲人命名這批人為 Indian 後,世間從此多事,究竟這批頭上戴花的人把傳說中的東方香料收藏在哪裡?聽說東方的香料到處都是耶?

名可名,非常名,名字本身也可以是限制想像力的伽鎖,所謂公投於法律不是公投,於現實卻是;所謂起義是不是流血,豈能就以字面或語境判定?保守派之所以是保守派,是因為對所有不明事物持以防守態度,擋、隔、逃、避,從歷史尋找案例好得安慰。誰能接受新事物?就視乎能不能超越字詞既有含意,以大膽態度看待未知未來的事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