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編輯室周記:公投變陣

編輯室周記:公投變陣
廣告

廣告

五區公投的提名截止了,共有26人報名,除了公社黨的五位原立會議員和大專2012的五位同學外,其他大部份都是名不經傳或疑似騎呢一族,現在只待有關部們確認他們的參選資格。縱觀現時形勢,第一,五個區的補選勢必會被啟動;第二,五位原立會議員重回議會的機會相當高;第三,這是一個沒有『反對』選項的公投,即使不願意也得承認,這真的不大算得上是一個公投。因此,在五區公投/補選即將開始的時候,支持這個行動的人要思考的,是怎樣將這個運動的結果具體化、明確化,除了將五位議員重新送入議會外,還有甚麼是可以在幾個月的公投運動之後得到的呢?特別是對於政改方案、對於功能組別,五區公投在最後可以起到甚麼作用?

當然,有些事是無法即時見到效果的,也並非五區公投可以達到,例如要五區公投之後就可以立刻有普選,那是強人所難;但運動應該是有累積的,總不能不問對大局的效果便去做,否則不是勞民傷財,便是乘機抽水。然而由於公投沒有建制派的參與,過去『公社五人能重回議會便是公投勝利』的說法不再成立;在五議員幾近肯定可重回立會的情況下,要推高投票人數,『公投』的成敗需要再定義,否則難為未來的民主和反對功能組別運動注入能量。

有甚麼可以做呢?最低限度,必需把握接下來、五區共十多二十次公開辯論機會,在一眾騎呢人中搶奪話語權,將議題聚焦在功能組別之上,而非互相攻訐內鬥、任由選舉『騎呢化』。目標是讓巿民知道,在補選中投下的每一票,不是只為將五議員送回議會,而是向功能組別的表態,每一票都代表了一個反對功能組別的意願,就好像叫人六四七一上街要數人頭一樣。上一次立法會選舉,『民建聯最無恥』這句說話成了選舉後的最大遺產,堅固了巿民對民建聯的厭惡;這一次如果可以令巿民了解到功能組別的不堪,便能為接下來的運動提供能量,也會是這次辭職的最大效果。特別是在這個『暴動邊緣』的香港,民心已在,只欠火頭,對五區公投不必太悲觀。

延伸閱讀:
林忌:五區公投的戰前總結
安徒:「港式自由」崩潰之後是什麼?
民主通識教育組:公投與民主
是危也是機──當青年出選五區公投
財閥經濟的金權遊戲

圖為編輯所加,攝:Alex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