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訂立公約,家務工要尊嚴!——五一亞洲家務工日專訪

訂立公約,家務工要尊嚴!——五一亞洲家務工日專訪
廣告

廣告

今年的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主題為「反貧富懸殊」,相信是很多基層工友和市民的心聲。而對於家務工友來說,今年還多一層意義,就是今年首次訂立的國際家務工日。今年六月,國際勞工組織將會召開大會,討論訂立家務工國際公約,並要求各國政府簽署及立法保障家務工。23個來自9個亞洲區家務工組織網絡、聯會、及工會組織在去年12月中開會討論,並且將今年的五一勞動節定為亞洲家務工日,期望各地勞工運動將訂立家務工公約納入為勞動節主要爭取議題。筆者任職工會組織時間雖短,但仍感受到勞工法例未能保障本地家務助理或外傭。筆者專訪了家務助理總工會的理事,任職家務助理多年的張女士,講解家務工面對的問題及國際家務公約的內容。

經濟學之父:家務工不是「工人」

由「童養媳」、「侍婢」、「妹仔」、「馬姐」、「鐘點」,家務工的身份在社會上都很卑微,到現在才有一個較像樣的名稱——「家務助理」。雖然這樣,家務工仍得不到社會上的尊重。現代經濟學之父阿當‧斯密﹙Adam Smith﹚曾說,「我會把家務工定義為無生產力的個人護理工作, 因為他們的工作並不構成為一種具生產力的勞工市場活動。」在國際上,很多勞工公約都將家務工剔除在外,包括工時、工資保障、生育福利、有薪假期等。

張女士:「我由03年正式做家務助理。最大的問題就是保障唔夠。初初都有交通津貼,而家就無啦,有時要去到火炭,石門,都要廿幾蚊,交通費都好貴。而且無職業病的補償,做左咁多年,都開始勞損,又無任何津貼,倒要自己掏荷包俾錢睇醫生。同埋做鐘點,又無強積金,無退休保障,第時賺埋個舊錢都係用埋黎咩。我地都係有貢獻架嘛,有個學者話我地無生產力,其實我地最有生產力,我地幫個家庭做野,個僱主先可以出外面做野,返到黎就唔駛咁辛苦。好多僱主都係俾鎖匙既,佢自己就返工,返到黎就舒舒服服。」

散工形式法例無保障

家務助理很多都是散工形式,很難符合僱傭條例下的要求,於是很多保障都不包括家務工。最初連《僱員補償條例》也剔除家務工,後來經工會爭取後,才納入保障範圍。

「最初有啲僱主都唔肯買保險(勞保),後來同佢地講下,話佢地知家務工都需要買保險,唔係有起事上黎要負責架,好似跌親呀,撞親呀,初初有一個僱主本來唔買架,後來都肯買。係有個勞工保險囉,其他就無。我地呢啲散工呀,係要連續四星期,一星期做滿18個鐘,又要同一僱主先可以有保障,但我地係散工,個個禮拜都唔同僱主,甚至一星期一日都有好多唔同的僱主,即係好難湊夠同一個僱主做夠18個鐘。其實我都做夠18個鐘架,不過法例係都要同一個僱主,咁我地點會有保障。所以我地要求廢除四一八。之後再睇政府點安排,希望散工都有保障啦。同時希望日後有一個全民退休保障或者中央補償基金,等第時老左都有個保障。」

即使外傭有最低工資$3580,但中介公司收取巨額中介費,曾有傭工月入扣剩$900。加上工時長及面對僱主虐待的問題,外傭也極需大家關注。


訂立國際公約 勞資官三方角力

今年的五一勞動節定為亞洲家務工日。其中一個目的是希望將家務工國際公約成為各國勞動節的議題。國際勞工組織 (ILO) 將會在六月召開大會,到時由勞、資、官三方討論家務工國際公約初稿, 下年2011年投票是否通過公約保障家務工。

「最初都係魚仔同嘉欣介紹家務公約,我最初都唔認識咩叫ILO,咩叫公約。後來上完堂後,介紹左ILO 係咩組織啦,係一個國際組織,同埋清楚了解佢係運作的乜野,同埋佢係幫助勞工,去討論一些法例,公約。點樣成立一條公約。推廣公約的條款。如果政府無實施條款,咁工會可以投訴,ILO 可以投訴個政府囉。」

「好多國家都唔承認家務工係一份工作,好似只係幫家庭做一些事務,係一種活動黎,唔係一份工,唔係一個工人的身份,咁對於家務工黎講係無乜尊嚴。所以希望訂立公約去令家務工成為一個有尊嚴的工種,有番工人的保障。例如八小時工作,加班有補水。希望成立呢條公約,規定全世界做野都係八個鐘。」

「第一條最緊要就係承認我地係一份工人的工作,一份有尊嚴的工作,因為有時僱主都係當我地呢啲幫家庭之嘛,會用到我地盡,即係唔會叫我地休息下飲下水,好似我初初出黎做,咩野經驗都無,僱主叫我成間屋企抹晒,兩個鐘內完成,窗、廚房、廁所,好似有一次佢叫我擦一撻地,擦極都唔甩,佢已經積左好耐,咁佢就話「點做野架,你識唔識做架?都唔係做野既,用啲力啦」咁當時我都覺得好似好無尊嚴囉,好低微,工作,駛唔駛咁講呀,係擦唔到架嘛,係都要人擦,都唔得架嘛,都已經用盡力,咁佢撻積真係已經好耐。所以覺得真係無乜尊嚴囉呢啲工作。有一啲舊思想的人會覺得做家務好簡單,好快就可以完成,抹一抹就係,其實日日抹開就係,積左好耐其實好難,做得好辛苦。」

家務工要尊嚴 五一齊遊行

對於香港會否實行國際公約,張女士都有保留「官方落唔落實都好難講,僱主會幫返僱主,工人有工人的論點,官方都有官方的論點。如果官方真係落實,都真係要實行,唔係俾ILO 投訴,其實都係國家無面,訂立公約都無意思。」

張女士現時都會向其他家務助理的姊妹講解公約,令他們更多地關注自己的保障同埋尊嚴。家務工在香港愈來愈普及,主要原因在於很多夫婦都會在外工作,唯有將「家頭細務」交由家務工負責。而家務工是不受保障的工人之中,最龐大的群體。今年五一,正好向各界提出對家務工的關注,同時令政府重視家務工的訴求。讓我們為家務工爭取應有的尊嚴﹗


反貧富懸殊五一大遊行
日期: 五月一日
時間: 14:30 - 17:30
地點: 維多利亞公園 -> 政府總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