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回望五區公投及推想密談細節

廣告

廣告

最近民主黨公布他們的「報告」,交待了他們和中央的談判的流程。他們說今年二月時開始了和中央的談判,很可惜的是,梁愛詩小姐馬上推翻了他們的說法,說明報老總在2009年12月22日搞的一個飯局中,談判便開始了;梁小姐把密談的開始時間推早了兩個月。但是,民主黨的第一個說法可以被推翻的話,我們是不能排除梁愛詩的說法會被推翻的。

例如說,將來的某年某月某日,民主黨和中央關係有變化時,中央的某一位特使可能會走出來推翻梁的說法,說比2009年12月22日更早的某日已開始談判云云,籍此打擊或懲罰民主黨。如果沒有發生上述的情況,這只是說中央可能成功以一些錄音聲帶控制了民主黨,令其乖乖的順從天朝的旨意罷了。

既然是密談,我們便不可能知道,這個影響香港政制發展的談判真正於那時開始了。那麼,讓我們回顧五區公投開始的一段歷史,推敲一下這個密談何時開始吧!

首先,要從一個傳說講起。

最近,坊間盛傳,於2009年六十周年十一國慶時,江澤民要突顯自己仍然掌控北京中央的形象,於國慶閱兵時,硬要與其他八常委並列站在天安門城樓。但整個閱兵程序維時甚長,由清早直至下午,一個老人在室外捱著風又坐又企,是十分累人。結果,在閱兵後,江患了大病,掉了大半條老命,今年五月世博在上海開幕時,老江也無體力出來搶風頭。

坊間更盛傳,若江身故,胡錦濤將會平反六四,把拖延平反的罪名歸入江的名下,再全力打擊上海幫。最近李鵬計劃推出六四日記,估計是希望把屠城責任推給已故鄧小平和楊尚昆身上,避免平反六四時被其他派系清算。

如果這個資料在基本上是對的,我們可以把這些事和五區公投的事件來一個拼圖,從而推敲一下中央與民主黨密談當中有什麼交換條件。

2009年8月初,司徒華回應了社民連提出的五區公投建議,並提出了五人辭職名單:何秀蘭、梁家傑、黃毓民、劉慧卿,和李卓人。當時司徒華的積極回應,引來社會上熱列討論。司徒華更接受港台訪問,說出了「應該做、值得做、快d做」的名言,支持五區公投。看來8月初時,中央特使嘗未接觸司徒華了。但中央特使有沒有接觸民主黨高層呢?暫時無資料可以肯定或否定這個可能性。但在8月初,五區公投仍是新生事物,說中央還在決策階段未有出手是合理的。

8月尾,何俊仁提出泛民在否決政改後要求特首辭職的方案,於8月27日長毛在網台以粗口大罵何俊仁,說這是取消主義,把五區公投的建議推翻,再祈望特首在政改失敗後進行政治自殺即引咎辭職,當然要曾蔭權政治自殺是無可能的。究竟民主黨是否已開始提出一些不可行方案消遺社民連?看來在這個階段,中央並沒有插手的跡象,因為這個方案實在太低級了,中央未至於愚蠢到這種程度。

2009年9月初,公民黨的陳淑莊及梁家傑表態願意辭職,公投基本上成局。當時,公社兩黨希望民主黨亦參與,所以接受民主黨的要求等待民主黨會員大會於12月13日表決。於當時,民主黨的這個安排令人覺得十分奇怪,因為要等待的時間實在太久,為何黨內決策要這麼久呢?這是不是一個緩兵之計呢?

同一時間,2009年9月某日,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繳請李柱銘、陳方安生、李鵬飛、司徒華到其家中吃晚飯,可以話這是一個「智英飯局」。在飯局內,眾人一致支持落實五區公投,唯獨司徒華獨排眾意,不支持五區公投。司徒華於8月初之時還是正面抨價五區公投,為何事隔只是一個多月,他的態度產生了180度的轉變呢?究竟有沒有中央特使接觸民主黨和司徒華呢?是否胡的特使已向民主黨招手,示意將來可以平反六四,化敵為友,現在拉攏民主黨加入香港管治團隊之內,只要民主黨肯接受中央的要求?

當時,司徒華並無對外公開有這個飯局的存在,是否因為當時正和中央進行談判,雖然表態不支持公投,但和中央條件未談妥,所以保留重新加入五區公投的機會,為自己留一條後路。

2009年10月國慶後,胡收到江大病的消息,肯定自己處於上風,便更積極和民主黨密室談判。估計民主黨內,只有張文光、匯點系、主席何俊仁,副主席劉慧卿,以及元老司徒華可以得知談判進程。另一方面,當時劉慧卿已有異常表現,她常常說講粗口是不對的,要談五區公投的前題就是不講粗口。早年提出”delay no more”粗口諧音選舉口號的劉慧卿,突然變成極之反對粗口,以講粗口作為拒絕與社民連商談五區公投的理據。

2009年11月中,司徒華和社民連為五區公投發生嚴重的罵戰,司徒華更一口推翻8月時他所說支持五區公投的言論,說8月所說的五人名單只是一個引發討論的點子,這並非是支持公投云云。司徒華的言論是否代表民主黨和中共中央雙方對合作大計已達成共識呢?11月25日,司徒華更公開有「智英飯局」於9月發生的一事,更指責飯局內眾人脅迫他支持「五區公投」。司徒華這樣單方面揭露飯局的存在,這明顯是一種撕裂關係的舉動,為何要用這麼決絕的方法去攻擊別人「脅迫他」?別人可能只是在好言相勸、有商有量的氣氛下爭取他的支持,為何他要這樣醜化他們的友好繳約呢?這是否向中央發訊號表明立場,民主黨與他會決意不支持公投,甚至是破壞公投,向中央表示民主黨會完成交易的誠意?另一方面,司徒華的表態也是向死忠支持者示意,動員他們於12月13日黨大會中否決參與五區公投?

2009年12月13日,民主黨黨團大會如無意外地否決了五區公投。這是否代表民主黨已實踐了對中共的承諾,以否決五區公投表達誠意換取中央的信任,落實雙方交易的細節。

好了,我要完結這個拼圖了。因為12月13日以後的發展,只是民主黨和中央落實協議的技術枝節吧!

現在(2010年7月15日)看來胡派在大陸已明顯勝出,等江一死,就會平反六四,上海幫的紅色貴族將會被捕,消了全中國窮人的氣。跟著,就是正式收編民主黨、支聯會及教協成為中共附庸,這已是勢在必行。這樣,民主黨成為建制中擁有最大特權的政黨,因為他們擁有直通中央的祕密談判權,這是民建聯所不能比較的,這也是陳鑑林於6月25日情緒激動的主要原因。在平反六四後,就是香港民主運動進入全面黑暗期,民主黨民建聯右派雙鬼拍門,利用小恩小惠分化民眾,壓迫財伐讓一點小利,再跟著,基層左翼群體及政黨全面被抹黑為和諧破壞者,將要面對被消滅被陶空的危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