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覃俊基:大浪西灣,只是政府監管不力嗎?

廣告

廣告

有時一談左翼,好像就必須要說甚麼勞工運動,甚麼政治經濟學分析。這些看似光怪陸離的語言,也令很多的朋友——包括從前的自己——對左翼的分析敬而遠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惟獨這一次大浪西灣的事件中,我可以直接述說一些平常未必清楚言明的中心思想。

看罷網上不同的報導,以及不同團體的發言,不少朋友均對政府監管不力感到憤怒,覺得政府並未設法保護我們的環境。然而,政府現在能做的根本就不多——那些地方原來是私人的。這與以往的議題不同,我們直接面對的,不是甚麼功能組別,不是甚麼政府的暴虐,而是一堵名為「私人」的高牆。

私人是甚麼意思?那就是除了一些基本的問題,私人的決定基本上是不受監控的。政府無論怎樣專制,我們去遊行還是要接信的,夠多人的時候他們還是有點害怕的;但私人所受的壓力卻是微乎其微。還記得當年去抗議領匯,身水身汗的去到他們樓下,才發現原來他們壓根兒沒打算派人來接信。這就就是私人的氣派了。

只要一個願買,一個願賣,那旁人就無法說甚麼。本來——就像很多經濟學家想像——這沒有甚麼問題。然而,我們的社會偏偏就是有些人很有錢,我一百年的工資也出不起那個錢,這位魯連城隨手就可以拿來買地起別墅。財富的不均,不單只意味著有些人可以獲得更多享受,更是在私人的領域上有著絕大的權力不平等,從而造成不同的霸權以及壓迫。

這種所謂的壓迫,並不一定是想當然般直接的一種,而是牽涉到整個社會結構的迫逼。就這次的事件而言,有關的評論,或多或少都避開了賣主,即原大浪西下村的居民的意願問題。大家都集中在攻擊魯生是如何自私——畢竟大財主自然是最好的箭靶。但對於自願出售土地的村民呢?畢竟照現有的資訊來看,他們可是自願賣出的,魯生並沒有用到甚麼手段。如果魯生是自私,那村民也應逃不過相同的評價吧?
但這真是他們「自私」嗎?他們是「自願」嗎?但這種所謂自願,說到底還是建基在一個畸形的社會制度上:如果金錢的力量不是如此無遠弗屆,如果沒有金錢人的生活是如此無保障,個人是如此的無力,居民還會「自願」售賣自己的土地?

或許政府這次可以做多一點點,又或在從前將這些土地購回,但到底可以做多少,買回多少?今次可以保住一個沙灘,下次可以保住全港所有自然景觀?就算我們保得住自然,那城市中的種種景象又如何?街口的小本牛肉麵檔呢?街尾的士多?只要一天有財富不均,一天有「私人」,我們到底能夠保住多少?

過去這數十年,我們聽到社會主義抑或共產主義,所想起的除了是獨裁專政外,就是「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大鑊飯」等等。這數十年來的意識形態清洗,我們對於既有資本主義運作的模態,對於私有產權等等已視之為理所當然,對於所謂平等,共同擁有等等觀念幾近無法想像,甚至視之為洪水猛獸。但如果社會主義的理念真的如此不堪,又豈會在這一百年間獲得無數人義無反顧的支持?時至今日,在左翼思想低潮的今天,支持的人還是前仆後繼,皆因私人之惡,無論是昨天還是今天,就讓人深深感受得到。

當然,在私有產權與共有財產之間,還有很多的細節需要處理;社會的成功運作,不是單靠一個理念就可以操作,而是必須仔細考慮整個社會不同因素如何相互影響;而要推翻以至改造整個資本主義結構,更是需要精密的考量,判斷在當下形勢底下各種政治經濟力量的具體運作;這也是左翼朋友特別強調全球政治經濟社分析的緣由。但在分析的背後,左翼的基本理念,如平等,共有等等,也是相當重要的。經歷史三四十年新自由主義的洗禮,我們是時候要退一步回來,從新審視共有產權的種種可能性。其實,當大家喊著:「大浪西灣是我們的」,就是踏出了第一步。

這次大浪西灣的事件,絕非簡單的環境問題。而是現在資本主義結構底下的一個必然惡果。社會主義的最核心觀念,就是世界不是誰的——世界是我們大家共同擁有的。不單是大浪西灣,就是整個世界,也不容變賣。

「左翼21」是由一群有志於推動社會平等及進步的朋友所組建的平臺,以凝聚香港的左翼力量,建立和推廣左翼分析及主張。我們將透過討論交流、學習、出版等,介入社會時政,參與和支援勞工運動及社會運動。我們認為,一個理想的社會,必須顧及廣大勞動階級的福祉,維護生態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消除性別、族群之間的不平等,同時尊重不同性取向群體的權利。這一理想社會,必須依靠群眾自下而上的民主參與和推動,同時需要不同群體透過共融互助來合力創建。

電郵:[email protected]
網站:http://left21.hk/
facebook: bit.ly/left2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