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青,請不要侮辱記者讓撐粵語活動蒙上污點

廣告
憤青,請不要侮辱記者讓撐粵語活動蒙上污點

廣告

上周,廣州市民自發參與撐粵語的集會,TVB派記者到場採訪卻受到個別民眾不善對待。

《香港獨立媒體》作者「陳大文」端出一段由現場市民拍攝的影片,當時有TVB記者向市民查詢及索取相關錄像,片段裡面,有聲音大罵「無綫新聞是鳩但但」、「翡翠台是個和諧電視台」、「交出片段她們都不會播」,畫面所見是群眾阻止記者取走記憶卡,該名記者最終索片不果,片中各人更為「趕走記者」稱好及歡呼。陳大文在《獨媒》表示「 CCTVB 不止在港備受批評,連廣州市民也不喜歡這個電視台」。

有說,近年無綫新聞的取材和角度都明顯偏向親中,而在幾年前開始,香港個別人士更會自發地做一些自以為能夠聲討無綫的事情,如在新聞直播時在記者背後舉紙牌揶揄無綫新聞取材「是但」,這件事之後愈見有人妨效。

我其實不反對像「事旦男」在鏡頭前舉牌抗議,這畢竟是媒體高層需要正視的,但干擾記者的採訪就絕不能容忍。

上年香港七一遊行,TVB記者郭詠嘉就受不了一些人的語言暴力受不住而當場哭了。

記者都是打工,她們走到最前線在現場盡力取材,克盡已任,敬業樂業做好記者的天職,絕對應該被尊重;但那些自以為自己做得很對的人卻自命公義,彷彿這樣一來就叫「為市民出了一口氣」。

新聞機構編輯方針,是高層/主管的決定,記者能夠左右的嗎?對前線記者發洩,難為她們,有用嗎?

相反,鏡頭前一班憤青的欺善怕惡,有幾把聲音言明要「玩記者」,最後更自以為「趕走了CCTVB」,洋洋得意,自我感覺良好,其實很不知所謂。

但這位陳大文先生卻很認同這些憤青所為,質疑「郭詠嘉是否我的女友」,並表示郭小姐應該向她的公司CCTVB反映為何這麼多人批評這個電視台,而不是一見人反對自己公司就用眼淚搏取同情。確實,對於香港很多毒男來說,「新聞之花」的確能帶來無限幻想,但事情要分開,郭小姐受不了這類反對聲音,不代表不應有人提出反對。

還有不要認為今時今日那些所謂「記者」、「傳媒」好偉大,世上無疑是有好記者,但亦有好多作故事和炒作賣弄的不良記者,還有心術不良的傳媒老闆,上樑不正,低下的記者自然也不會好。

如果你問我,我會認同罵 CCTVB 的群眾不無道理,片中人呼喊「不要交出記憶卡,因為她們不會播!」,證明群眾知道 CCTVB 是「和諧電視台」,取卡只是騙取新聞,極有可能不播,或斷章取義扭曲事實。

還有,我是否認同群眾罵 CCTVB,老實說,我用不著要你批准,明白嗎?我亦不須要跪求你 DAI ADORU 去「賞識」我的觀點,希望你不會認為看我的 Post 我就會當你是「尊貴客人」,我是不會賣你帳的,Sorry你也找錯對象了,我是從事實方面去討論,而不是強求你去認同。

真是真心笑了出來。

陳生的樣子,通俗點說就是「騷貨發鱟但又不肯承認」。

說到自己那麼道貌岸然,為何又要POST出來?

如果陳生你只是將你這篇「大作」放在你的私人花園,我當然睬你有味,不過先生你既然這麼看得起自己的文章又要將其放到一個公眾地方,被人「賞識」絕對是你要有的心理準備和覺悟。

給我的回覆還要長過自己篇原文,不要別人賞識甚麼甚麼的,長篇大論一番之後,噢!原來你「不是要人認同」,要是你一臉「WHO (YOU!) FUCKIN CARE」的樣子,你須要撥冗去REPLY我這條蛋散嗎?

你要從事實討論?敢問先生,你這種態度叫做討論?你又知道有多少事實?你所謂的事實是指現場「好多人受不了CCTVB的作風」?還是記者取材有不當的地方?

君可知道,說別人仆街不代表你便不仆街,無的放矢就更加可恥。

身處這個「捍衛粵語」的集會­,記者要做的是採訪取材,廣州人要做的是表達訴求,記者與民眾各有任務,兩者本來可以進行互動,片中人如果真心想「捍衛粵語」的訊息能夠宣揚出去,為記者提供資料就是方法之一。不過,對於片中「特別嘈吵又沒有出鏡」的那幾個人,我實在不認為他們如斯態度是真心捍衛粵語,相反,只覺得他們只是一班乘機鬧事的嘍囉。

片中有人呼喻民眾不要提供資料給無綫記者,試問若記者無法報道消息,這些「熱血青生」不是更幫倒忙嗎?

甚麼「取走了卡,只會騙取新聞,極有可能不播,或斷章取義扭曲事實。」,這完全是陳先生你和群眾的防衛心理作祟,當然任何人都有權決定向記者提供資料與否,但須要這樣氣焰囂張?

聲明一點,本人並非要否定撐粵語的民眾,我所針對的,是一小撮人的自我中心,他們未必另有企圖目的,但那種自以為是,單純以為「要你 (無綫記者) 好看」所以阻礙你的採訪,還要口不擇言去抹黑別人是想「沒收」你的消息來源,這種不負責任的指摘實在有夠不知所謂。

陳生,你只是基於自己所認為的「極有可能會怎樣怎樣」這些猜想而發爛而已,你所謂的「認同」、「罵得有道理」完全基於自己的假設,繼而批判,所以我才說這樣的思維模式很文革。

我已經說過,任何新聞機構做了採訪不播出未必是記者的責任,TVB將廣州的集會在香港/海外順利播出,記者也順利完成任務,也將「捍衛粵語」的訊息宣揚出去,偏偏在廣州不能播出該段新聞也非TVB可以控制,大家都知道大陸經常插播節目或將敏感新聞隱屏,但陳生你卻輸打贏要地將這些廣州人未必深究過的都算到TVB頭上,你是不是借機抽水我們是看得到的。

要是對TVB有任何不滿,大可去信袁花 (TVB新聞部主管袁志偉的匿稱),也可到電視城門前靜­坐,將你自以為理直氣壯的怨氣都遷怒在一個前線記者,有用嗎?為何要難為前線記者讓他們「兩面不是人」?

在這世上還是有「有腰骨」的記者,林子豪被屈被打的事件,我們不會忘記,但在陳生你的眼中就只有「好多作故仔、炒作賣弄的不良記者,還有背後的傳媒老闆」、「老闆心術不良,低下的記者自然也不會好」,你對「好多不良記者 / 不良老闆」的看不過眼和憤怒我是理解的,但你要將整個香港新聞業界的「不好」都遷怒於個別「唔好彩被派到現場要接觸人群」的一兩個前線記者身上,難道陳生你的思維不是斷章取義扭曲事實?

再說,舉出甚麼「郭詠嘉是你女友」、「用眼淚搏同情」、「毒男護新聞之花」,這只會讓陳先生你更丟人現眼,自己無論點就算了,扣人帽子是甚麼甚麼並不能讓你所認為那套欺凌文化變得合理。

先生你所兜售的不是好東西,你擺出來的態度更不是好態度,作為客人也好,讀者也好,當看清楚你擺出來賣的原來是件次貨,我們當然會「請你好好放低」,試問,立論不穩又貽笑大方的你又怎可以強求別人去認同你那一套呢?你跪求貼錢我都不會要啦!

要是你根本就有挑起仇視的居心,這可與個別媒體新聞主管有既定立場,可恥程度是不相伯仲的。

我也同意,TVB的編輯應該反思一下為何前線記者會被市民當作出氣袋,但為批評而批評的人也愈來愈多,市民也應該要反思為對前線記者作出氣袋是否僅有「出氣」的作用,如只能「出氣」但又別無效用,更要反思將憤怒都投射到記者身上是否理智,起碼我從該條視頻所見,片中人的民粹不見得有甚麼效用,對撐粵語更無半點效益,陰謀論地抹黑記者「一定是取走記憶卡不播新聞」,這種無是生非的人和想法,也太卑鄙,也為這個撐粵語的活動蒙上污點。

文︰DAI ADOR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