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先保保釣,再保中國次主權

先保保釣,再保中國次主權
廣告

廣告

近日,「保釣」又起波瀾。不過,嚴格來說,這場中日外交風波,是環繞船隻碰撞而發生,「保釣人士」營救被日方扣押的中國人,與中國人的「保 釣」毫無關係,倒反是日方派了軍艦保衛了他們認定的「國土」釣魚台,中國人不滿,然後有「反保釣」——反對日本人的「保釣」。

無論日方懸崖勒馬放人,是因為受到中國壓力, 還是自覺理虧,明白不過的事實就是,日方軍艦已經一如既往,在釣魚台列島行使了他們的主權,只有中國一方面言語上不予承認。從「不承認對方的主權」,到 「我方行使主權」,相距何止十萬八千里?中國人「民間保釣」搞了這麼多年,最多只是去游泳、登島、釣魚以「宣示主權」,日本人卻已一而再,再而三在釣魚台 「行使主權」,這場主權之爭的結果,是不是早已寫在牆上?

如果大家認為,對某地聲稱擁有主權的國家,其主權的體現可以只及於口頭,那便無話可說,但觀乎中國對於「主權」問題「執著」的歷史,以及長久以來在 香港、台灣及西藏議題上一直擺出的高姿態,都往往使我們身邊一些人,以為中共在「主權不可分割」的原則面前,真的永遠會寸土不讓。

可是,40年來中國在釣魚台問題上的種種往績,以及今日口硬手軟的維護主權動作,在在都證明,要不中國當政者的「主權」觀念其實充滿彈性,要不中國當局對釣魚台所擁有的,並不是國際通行定義的「主權」,而是一種近日在香港也引起紛紛擾擾的「次主權」。

「次主權」也者,「主權」底下的次等位階而已。如果說香港相對於中國,是欠缺了特首直接打電話給外國元首的權力,那中國在釣魚台所擁有的,就只是當 人家在釣魚台抓了人,你可以把人家的大使看成「應召」,大聲要求放人的權力而已。況且,這種權力能否有效,還要視乎你會否臉也不紅也在自己國土隨便抓走幾 個日本人當人質。前者光天化日由戰船軍艦在釣島公然行事,後者卻在自己國土偷摸進行。如果這種相互擄劫的報復手段就叫作「維護主權」,「捍衛國土」,那就 只能合理推論,中國對釣魚台所實質擁有的就只是一種「次主權」,釣魚台只是中國的「次國土」。

香港人對於身居「次國土」的感受,既深刻也真實。因為在過去,中國既不認為香港是英佔殖民地,卻也從無在這塊土地上行使貨真價實的主權欲求。香港和釣魚台一樣,都是口頭上的中國國土,所以,稱那段日子的香港是中國的「次國土」絕不為過。

九七回歸,「主權至上」的調子愈唱愈高,令不少人忘其所以,皆因「主權至上」旗號底下,可以讓人狐假虎威的空間實在太多,群醜學舌把「主權」二字念 得琅琅上口的比比皆是。最近還發展到,當其他人拿「主權」兩個字做時論分析也會招來棍棒。他們以為自己可以把「主權」兩個字據為己有,就連與「主權」兩個 字相關的其他字眼也只能由他們詮釋解讀,錯解有罪。這就是近日關於「次主權」的泥漿摔角的緣起。

可能正因為「同是天涯淪落地,同為中國次國土」的共享經歷,令香港和釣魚台早早結下了不解之緣。40年前爆發的「保釣」運動,香港人可謂一馬當先, 其對香港發展「反殖民」意識的歷史意義也毋容贅述。當年「保釣」運動衝著兩岸兩個中國人政府都沒有維護中國領土主權的表示,更遑論實際行動去捍衛主權,於 是搶在兩個忙於相爭互鬥的中國人政權之先,史無前例地「保釣」大旗祭起。「釣運」串連香港、台灣及廣大海外僑生,也是海外中國人由年輕學子所帶領的第一場 政治運動。

雖然,相對於因為要親日媚美的蔣家中華民國政府,中共也不見得更有決心更有行動去維護中國對釣魚台的主權,因為當時老毛也正好準備由批「蘇修」而轉 向和善美日,走進西方世界,區區釣魚台又何足改變他的一盤外交棋局。所以,與其被這一小撮香港、台灣及海外學生牽著鼻子走,倒不如由他反客為主,透過綿密 的統戰工作,把海外遊子的「愛國熱情」收編入中共全盤的外交棋局下,把本來可以客觀批評兩岸政權的「遊子之心」收為己用,並把「釣運」扭轉為「統運」以鼓 動「回歸」,打擊台灣的蔣介石政府。香港的第一代「保釣」,成果就是令好一代本來浸浴於冷戰反共文化的香港青年上了積極嚮往回歸的「釣」。

九○年代,物換星移。日本人行使釣島(尖閣諸島)主權決心日極,香港自身的「回歸」逼近,各門各派的「保釣」借取了民族主義的論述框架,加工放大, 競賽爭先到釣魚台宣示主權,以佔站在民族大義的道德高地,結果因為陳毓祥不幸淹死,才告一段落。這時候,香港人自發「保釣」的「熱」,才真正突顯出中共官 方對釣島那份「次主權」的「冷」。這時候,香港文化政治當中的「比中國還要更中國」(more Chinese than the Chinese)的詭異邏輯,方才令中國大陸上的中國人刮目相看,大陸土地上的所謂「民間保釣」才漸次登場。

今時今日,香港不少人仍然心懷「保釣」,更仍有樂於出海「宣示主權」的「保釣勇士」,想方設法去憑弔這塊中國的「次國土」,可是他們每次都只能見證出中國在這片海中岩石上所擁有的只是「次主權」。敢問情何以堪?

「回歸」前,除了第一次維園保釣示威英國人警司錯手鎮壓「保釣」示威,往後的日子,倒是放開胸懷去維護香港人表達政見,出海「保釣」的權利。「回 歸」後,「保釣運動」要做的,反而首先是去「保」「保釣」的權利。我知道,一直以來,中方行使他的「次主權」的「嚴正態度」,包括了要求日方約束日本國內 的「右翼分子」肆意登島建塔。但我不知道,日方是否會像香港警方和海事處一樣,以出海漁船上的人說去「釣魚」是「講大話」為由,扣查有「保釣」熱情的「釣 客」。也不知道,日本政府約束他們中間的右翼「保釣/保尖閣」狂熱分子時,會否像范徐麗泰一樣,除了叫大家注重安全之外,還要以「大局為重」。

數百年前,當歐洲人發明「民族國家」這種政治觀念,「國家」、「人民」、「土地」是被視為互不分割的整體,這是「主權」觀念的劃時代性。可是,中國 卻是「並未完成的民族國家」,中國人所承襲的,更多是一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含糊的「土地」概念,而「主權」也者,也是「以我為主」,由權力中心向 外散射,層層疊疊的「朝貢關係」/「類帝國」/「次帝國」的觀念。所以才可以有種種彈性的權力分享安排,種種雖不明言,保持含糊,「隻眼開,隻眼閉」的 「次主權」存在。關鍵只在於,你們不要把這些「皇帝新衣」的秘密說破。

鄧小平當 年的釣魚台政策方針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其實早已默認中國對釣魚台所關心的,主要就是經濟,而不是什麼不可分割的主權。香港人對此當然是十分明白, 因為這種共謀共治,利益共享的原則,在香港給割讓予英人的晚清時期,正是中國外交的方針政策。早期香港開發的歷史,正就是這種「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 「勾結合謀式殖民共治」(collaborative colonialism)的清晰案例。只是,英式法律難忍含糊的主權觀,最後才變成真實的英佔殖民地。

保釣勇士們﹕釣魚台主權誰屬的問題,你們繼續爭議也好,他們也會擱置。但如果今時今日的「保釣」仍有意義,那就是「先保保釣,再保中國次主權」。

「次主權」是現實,也是最高綱領。

封面圖﹕尊子
明報﹐2010年9月2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