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蝗蟲與狗 先撩者賤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2/10/blog-post_14.html

  大半年前大陸極左學者孔慶東大罵港人是狗,將中港矛盾衝突推到極點,自此兩地「蝗蟲與狗」罵戰無日無之,近日又有個讀中大的大陸人於Facebook大罵港人是「港狗」、狂踩香港學位和女性,更加無厘頭地表示大陸禁用Facebook、Google是「有骨氣」的表現。其惹火言論經廣傳當然引起港人扯火,新一輪「蝗蟲與狗」罵戰又再出現,他後來淆底道歉亦未能平息事件。相信很快又會有一眾高舉和平理性的左翼聖人出來呼籲大家包容云云。蝗蟲與狗,誰是誰非?當然是先撩者賤。

大陸人邏輯的荒謬

  那位大陸仁兄用的是香港公帑,住的是香港宿位,享受的是香港可用Facebook的自由,竟然反轉豬肚對港人破口大罵,其邏輯之荒誕、道義之淪喪,固然不值一駁,可怕的事實是這種人在大陸佔了極大多數。某些高等知識份子或會反駁,其實他們只是少數而已,大多數「內地同胞」都很善良,但其實脫離民情和現實的是活在象牙塔的他們。香港是一個華洋交集、各種族宗教文化和諧共處的地方,故此香港人的包容程度很難說不高,但容忍是有限度的。對著一班蠻不講理的大陸人,你說甚麼理性,說甚麼包容呢?

  對著他們你是沒法子講道理的,跟他們講自由行帶來了很多公共秩序和社會的問題,他會說「沒有中央你們香港一早玩完,是你們不夠包容」,他們永遠不會想市場交易的經濟活動本來就是互惠的,不能說誰益了誰。跟他們說基本法規定了一國兩制,北京不能插手香港內政,他會說「香港是屬於中國的,你一個小小的地方算個狗屎,難不成想獨立嗎?」,他們從來不知道憲政和法治是甚麼一回事。跟他們說國民教育有洗腦成份,他會說「愛國是理所當然啊,你們港狗就是崇洋」,思想自由在他們的世界大概跟天王星一樣遙遠。大陸人欺人太甚,香港人真的忍無可忍。

「對事不對人」:民粹的迷思

  這個時候總會有些和平理性的高等知識份子呼籲大家包容,千錯萬錯都是資本主義的錯,別針對弱勢同胞,他們也是受剝削的勞動階級,否則就是搞排外、搞法西斯云云。面對恃勢凌人的大陸人,很難想像他們是所謂的弱勢階層。保護本土文化,確保本地人優先享用資源,維護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如果這就叫法西斯,實在是太看得起我們,太小看希特拉了。維護本土的運動當中有民粹的成份這是事實,但人本來就並非完全理性的,行事必然帶有主觀情緒,筆者敢說所有的政治運動都帶有民粹色彩,包括反國教運動,包括倒董,甚至包括社運人士最推崇的八九民運。但帶有民粹色彩就代表一件事是錯了嗎?假若一個運動是完全基於民粹,這當然不正確,但只要對民粹加以導正,並確保一些基本和核心原則(例如言論自由)得以堅守,民粹在運動佔有若干比例絕對沒有問題。筆者甚至不怕說,適當份量的民粹是必須,而且能對推進政治運動有極大助力。

  蝗蟲與狗,不單是先撩者賤,而且是佔用對方資源、反而大罵對方者更賤。蝗蟲與狗之間,隔的何止一條深圳河,而是一道價值觀和人格的鴻溝,當中的差距,比十萬八千里還遙遠一丁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