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獨媒八周年強推:民間媒體高峰會﹣﹣新媒體爆發之後

場地:香港兆基創意書院:香港九龍聯合道135號(樂富港鐵站B出口 步行約5分鐘)
日期:2012年12月15日、星期六
主辦單位:獨立媒體(香港)、inmediahk.net LLC
請報名出席(截止報名日期12月10日):http://tinyurl.com/a9vgvcw

查詢:[email protected]

(趕不及報名的朋友,可於12月15日中午12時至下午6點半到創意書院登記處臨時登記出席,但恕主辦單位未能安排派對食物。)

一.背景及目標

常言新媒體釋放了傳播和動員的力量,香港自零三年以來,借互聯網而建立的民間媒體此起彼落,自從社交媒體興起後,個人媒體發揮了更強大的效應。然而,民間媒體組織在發展時,卻面對大大小小的問題,因為網上資訊大都免費,如何持續經營?網站經營者如何平衡用戶的言論自由及減低自己承受版權等訴訟?新媒體群,是否有合作開拓讀者群空間?是否能走在一起捍衞網絡的言論與表達自由?如何建立一個多元的媒體生態,生產更多的原創內容?個人媒體如何能與社會媒體,如Facebook 的管理人周旋,保障自己的私隱和言論自由?又或索性走出來開拓更大的天地?

獨立媒體(香港)希望在 inmediahk.net 創辦八周年之際,協同多個新媒體機構及關注網絡自由的團體,舉辦一個「民間媒體高峰會」去思考香港民間媒體發展的總總問題,希望能整理出一些共同關心的議題,並探索合作的可能性。

二.流程及內容

1. 民間媒體地攤展 (12:00pm-6:30pm)

2. 主題演講:新媒體爆發之後 (2:00pm-3:30pm)
主持:葉寶琳
開幕發言:朱凱迪
講者:
林雨陽(香港人網)
蔡芷筠(主場新聞)
謝曉陽(香港獨立媒體網)
評論:
莫乃光(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

3. 第一節分組 (3:45pm-4:30pm) 下為大會安排的主題,另有開放空間讓參與者提出討論題目

版權﹣﹣如何見招拆招?
香港的版權法日漸收緊,而互聯網的平台為了自我保護,紛紛建立了投訴移除的機制。然而,目前的二次創作文化,不單是香港人習以為常的創作手法,也是網絡動員的表達形式,即使有審議機制,延後出版也會阻礙突發的動員。創作人、小型的網絡出版平台、網民如何能見招拆招? 捍衞這創作空間?此外,《香港雜評》因為侵權的問題刪除了大量內容,專欄作家可以如何開放自己的內容與網民共享呢?

主持人:周博賢
已確認對談人:創意共享(香港)代表、周俊輝、方鈺鈞(獨媒)、Cindy(鍵盤戰線)、山卡啦(網上二次創作填詞人)、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走出面書﹣﹣如何壯大網絡社群?
因為面書的出現,很多網上平台都出現讀者量急跌,社群分散的現象。為了適應社會性媒體的出現,平台紛紛轉戰 Facebook,設專頁,建立支持的社群。雖然 Facebook 聲稱在香港有超過三百萬的登記用戶,當中不單有水份,而且因為社會性媒體的資訊流動,往往很難走出既有的社群,結果往往是民間媒體圈的人互相推新聞、洗 timeline,影響力有限?如何能穿越面書的圈圈,又或走出面書開拓更大的社群,乃一大挑戰。

主持人:朱凱迪
已確認對談人:my1510、internet society、陳裕匡(主場新聞)

溝通還是排他﹣﹣如何走出10﹪的少數分歧定律?(八十後社大協辦)
互聯網動員,主要靠論述、分析、溝通和社群認同。社交媒體因為其朋友圈的關係,較有利於社群認同的建立,但同時卻容易把友誼與立場混淆,亦容易排斥同一陣線卻意見有異的音聲。當溝通因為扭曲的資訊、猜測而切斷,動員很容易隨之瓦解。

此外,由於香港的選舉制度是有利少數政黨,形成一種建立在10﹪支持者的意見分流政治,影響互聯網建立反對運動的共識,我們可以如何在越來越社群化的溝通模式之中,重建一個能公開討論、理性對辯的平台?

主持人:余在思
已確認對談人:獨媒、八十後社會大學、羅永生

開放空間之一:基進地區媒體與基層社區運動

在被互聯絡壓縮了時與空的世界外, 還有一個真實時空的世界。社會運動當然不能只靠幾萬個like, 而是講究實在而綿長的參與及組織動員。這一環節裡, 我們齊來回顧與探討, 地區媒體如何可以尋找社區的基進力量,與之連結, 如何尋找一股進步而非保守的「本土」力量?

主持:李維怡(影行者)
對談人: 劉建華(活化報)、鄺舜怡(草聞頻道)、朱世俊(心水報)、楊健偉(重建區義工:媒體+組織)

開放空間之二:如何對應財團與政府的打壓

近年香港,市民在街上舉紙牌會遭警察撕毀兼被恐嚇;網民在網上宣稱炸掉中聯辦會被捕;
政治人物在公眾諮詢會上衝上講台講話會被判監;獨立媒體的辦公室會遭惡人尋仇式破壞......
面對著中、港政府與財團的強權打壓,只要你仍擁護自己的發言權,你怎知下一個被對付的不是你?

在內地,隨著被國保「喝茶」的人愈來愈多愈濫,「喝茶」反而逐漸成為一種身份象徵、一支對抗更強大打壓的防疫針。
同理,就讓我們藉著幾位「過來人」的經驗之談,一起做好準備,強壯上路!

主持人:Sidekick
已確認對談人:黃洋達及陳秀慧(熱血時報)、林藹雲(獨立媒體)、庫斯克(三師會)、陳牛(blogger)

3. 第二節分組(4:45pm-5:30pm)下為大會安排的主題,另有開放空間讓參與者提出討論題目

經營之道﹣﹣可唔可以唔執笠收場呢?
新媒體雖然門欖低,只要懂一點網絡技術,幾個朋友走在一起就可以開網台、建立新聞網等,但因為缺乏收入來源,一旦出現拆顆、爭執,又大家做到虛脫,就會倒閉。究竟公民媒體有沒有可能建立商業運作模式?隨商業模式外,還有甚麼可能性?

除媒體外,一場運動,在網絡動員過後,如何能不落雨收柴?有所累積呢?

主持人:易汶健
已確認對談人:黃俊邦(獨媒)、論盡澳門街、尹思哲(主場新聞)、新自由phone、高登

網絡內容﹣﹣是多元還是單一化?是抗衡還是主流?
新媒體的技術爆炸,生產成本低,但這不代表網絡上出現更多元和更多質素的內容。Wikileaks 的創辦人阿桑奇就抱怨說,所謂的公民媒體只要是再生產主流媒體的新聞,而主流媒體則引述一些未經證實的網絡訊息,作為新聞,調查性的報導銳減。

回看香港,網絡上的原創內容其實很少之又少。自從面書出現後,大部份在社交媒體傳閱的文章,都來自主流報紙,評論的內容又是建基主流新聞的採訪。當主流媒體的自我審查日益嚴重時,評論材料亦會減少。視像的內容,除了 remix 外,幾乎都是幾大電視台的新聞。我們能如何增加原創的內容,豐富網絡的討論資源呢?

主持:梁寶山
已確認對談人:朱凱迪(獨媒/八鄉報)、張潔平(陽光時務)、Jeromy-Yu Chan (wikipedia)、毛毛(G點電視/女同學社)、主場新聞

越界﹣﹣民間媒體如何/為何要走出香港?(my1510.cn 協辦)
民間媒體的特性是關注本土議題,透過報導議論影響政策;又由於機構豆泥,很難離開本土向外發展。更根本的問題是,為何要走出香港?香港以外會有觀眾嗎?這些人是誰?我們為何要「服務」他們?接著我們再問,如何走出香港?有哪些渠道?

主持:杜婷
已確認對談人:globalvoicesonline.org、獨媒、莫乃光(internet society)、my1510、張鐵志(號外)、論盡澳門街

開放空間之一:草根發聲與連結的可能性

媒體(media)的另一意義就是「連結」。

在被互聯絡壓縮了時與空的世界外, 還有一個真實時空的世界。社會運動當然不能只靠幾萬個like, 而是講究實在而綿長的參與及組織動員。一般草根市民是否有可能做自己的媒體?沒有互聯網技術的基層市民, 又是否已經完全被排除在民間媒體的資訊網絡之外?本地和外地的基進消息和視角,又是否已完全放在這些基層市民的視野范圍之外?如何把傳播和解讀傳播內容的技術更進一步普及化? 這種普及化對於基層,尤其是污名化社群有什麼意義?在面書橫行的同時, 當基層社區運動者想進行組織、連結, 便需要有恰當的地區媒體工作同步進行,在網絡以外又與網絡以內相配合的民間媒體對壯大基層運動又有何意義?

主持: 謝旭雯(自治八樓)
對談人:范沁榆(草紙)、李維怡(影行者)、王潔瑩(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張善怡(草媒行動)、難民稻子(草根.行動.媒體)

4. 閉幕總結(5:45pm-7:15pm)
主持:謝曉陽
觀察員:葉蔭聰、梁旭明、黎穎詩、邱林川

5. 獨媒八周年 hangout 及 music jaming party(7:30pm-9:30pm)
已確認參與表演嘉賓:迷你噪音的老B、阿珏、雄仔叔叔、張鐵志、G大調

三.鳴謝高峰會贊助、協力團體與個人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場地
主場新聞﹣﹣高峰會紅酒
阿珏、老B、雄仔叔叔﹣﹣music jaming party
my1510﹣﹣協辦分組討論:「越界﹣﹣民間媒體如何/為何要走出香港?」
八十後社會大學﹣﹣協辦分組討論:「溝通還是排他﹣﹣如何走出10﹪的少數分歧定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