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被獵奇的動物和愈獵愈不奇的我們

廣告

廣告

幾年前,已有朋友告訴我:到西貢黃石碼頭燒烤,被一群牛包圍,搶她們手上的肉。朋友即時把牛扒丟進垃圾桶,因為她想到:不應該吃牛。

這宗「新」聞終於獲傳媒青睞。甚麼「恐怖牛吃牛」、「老竇隊酒仔食豬」,在記者筆下,那些不是牛,而是異形,是變種生物,來自外太空或異次元空間。

我們對動物的認識,理解,想像,總是隨心所欲。2008年,太陽報於4月22日以頭版報道黃麂被殺,兇徒判監的新聞;相隔數天,頭版變成「城市獵人三槍除害」,說的是一頭誤闖市區的野豬。兩則報道看似精神分裂,實則都因為動物只是一個隱喻,或表現殺手殘暴市民義僨,或體現槍手神勇市民之福。一切,只在於記者想要的效果,而不是事情本身的意義。

小學生都知道牛是吃草的。至於牛為甚麼會吃肉,吃牛肉﹖大家在看完報道後,除了「嘩嘩」聲外,可有稍花時間想一想——甚至讓這問題飄過腦海﹖或許真的只有小學生才有這種能力,因為他們尚未習慣張開嘴巴被餵食資訊;因為他們的好奇心仍未被「每日獵奇」的閱報行為所剝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