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馬來西亞:變天前夕的政治與媒體之變(獨媒離線沙龍整理)

馬來西亞:變天前夕的政治與媒體之變(獨媒離線沙龍整理)
廣告

廣告

正如主持葉蔭聰所說,每一次楊凱斌來港分享馬來西亞的民主和社會運動,都帶來好消息,這次楊凱斌談的是馬來西亞的大選,以及民眾所希望看到的「變天」。

楊昨日穿著反稀土廠的示威 T-shirt 談馬來西亞過去十多年的轉變,「以前大家出去遊行示威,要寫下遺書給親友,現在大家透過 Facebook 互相鼓勵,自製 T-shirt 標語即場派發,媽媽領著孩子一起走上街頭,大家都希望要變。」

馬來西亞的「一黨專政」如何煉成?

馬來西亞跟中國大陸一樣,都是「一黨專政」,不過後者沒有選舉制度,馬來西亞卻是在選舉制度下的一黨專政國家。馬來西亞的一黨專政,是如何煉成的呢?

馬來西亞的選舉法,容許首相在五年的任期內隨時解散國會,並隨時召開全國大選,亦即是說執政黨擁有時勢上的優勢去為選舉上籌謀。譬如說,目前的首相納吉 (Najib A. Razak)將於明年四月前屆滿,一般來說大舉應該在屆滿前一年進行,但因為巫統未有勝算,故遲遲不公佈大選日子,目前估計會拖到最後一刻,在三月中旬進行。

此外選區與每一個選區的議席數目比例劃分也由執政黨操控。在2008年的大選,在野黨雖然取得選票與執政黨相約,卻只取得83議席,佔 222 個國會議席36.9﹪,相反執政黨的首112國會席位,只來自22.75%的選民。

最誇張的是植入「幽靈選民」的手法。由於執政黨掌控了發身份證的權力,曾傳出在選舉期一些企業向外勞發身份證,讓他們登上巴士,要求他們拿著不同的證件去不同的區域投票,有些外勞一天可以投十次票。此外,因為軍人有兩張身份證,執政黨會動員他們一人投兩票。

在一些反對派的選區,執政黨更會透過引進移民去減少反對票的比例。譬如說,在沙巴州,執政集團為了推翻在野黨派團結黨政府,向大量的菲律賓南部非法移民派發身份證,讓他們成為當地公民,行使投票權,結果使沙巴洲的原住民比例大減,更釀成族群矛盾。

由於執政黨控制了絕大部份的主流媒體,選舉期間經常肆意製造醜聞,攻擊反對派領導,兩度上演的安華肛交案,就是最「雷人」和重口味的例子,楊凱斌笑說,「選舉將近,網民都笑說要等第三波安華肛交戲上演!」

見招拆招的大馬公民社會

過去幾年,民間社會發動了「淨選運動」,提高公民意識,阻止選舉舞弊。今年九月,執政黨在壓力下成立皇家委員會,調查沙巴州的非法移民事件。選舉委員會採納了不脫色墨水的操施,防止同一個人在不同選區多次投票的情況。

民眾因為不相信執政者,紛紛自己行動起來,有的呼籲要組成摩托車隊阻截外勞巴士投票,有的則組織起來到票站監察選舉。

今年,首相遲遲不公佈選舉日期,公民反而利用這一年,發起一波一波的運動,挑戰執政黨。上月的反稀土300公里的「綠色苦行」,原住民、環保人士與關注孩子未來的民眾,從彭亨走到吉隆坡,沿途呼籲國民愛自己的土地。自淨選運動以來,越來越多一般市民加入社運,媽媽們成立「媽媽團」,就經常帶著她們的「娃娃團」在夜市派傳單。

由於馬來西亞的族群和宗教問題很敏感,巫統經常以1965年5月13日發生的華人與馬來人衝突來恐嚇民眾,馬哈蒂爾(Mahathir bin Mohamad)更以「寧願選擇熟識的魔鬼,不要選擇陌生的天使」來為執政黨爭取選票。故此,反對派在民間運動時,會特意安排不同的宗教與族群代表作為核心,以示團結。楊凱斌就說:「在 Facebook 上我們常常會看到一些不同族群在示威中守望相助的影像,族群融和在街頭上實踐,而不是政府的強制政策。」

反媒體洗腦攻略

面對壟斷的媒體,公眾所發揮的力量就更大。馬來西亞有二千九百萬左右的人口,而互聯網滲透率超過80%,Facebook用戶達一千五百萬。楊凱斌說,在活躍的網民中,有一部份負責新聞評論,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報,批評報章的處理手法,人肉搜尋抄襲的評論,記者壓力很大。另外,有一些網民則會把他們認為有意思的新聞,以圖像的方式作二次傳播,譬如說,有約20多個 Facebook 專頁,是專門幫《當今大馬》的新聞改成圖像,作二次創作與傳遞。其中一個專頁的主持人,是一個車輛維修人員,他並不懂電腦技術,以最簡單的 powerpoint去製作圖像,累積了兩萬的粉絲!

此外,很多民眾為了教育他們的上一代不要接受執政集團的便宜和主流媒體洗腦,他們會買智能電腦或 ipad 給父母,為他們裝 Malaysiakini 和 Facebook 等應用程式,讓他們看公民新聞。

變天的大氣候

當然,造就馬來西亞變天,與全球經濟的大環境所造成的壓力,以及執政集團腐敗有更大關係。

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即時造就了印尼的改革 (Reformasi) 和蘇哈托的倒台,當時馬來西亞的執政集團也出現分裂,安華接受 IMF 的經濟調整方案,而馬哈蒂爾則希望以封閉貨幣的方式來對應,結果安華即時被爆出十四宗罪,而政治迫害過後,成為反對派的領䄂。

過去幾年,執政黨貪腐的罪證越爆越多。七月份,一份 Morgan Stanley 的報告指出,自八十年代以來,由馬來西亞流出的貪污黑錢竟達美金一千億!

而2008年,在野黨打破了執政集團於國會3份之2的壟斷,並取得了檳城、吉蘭丹(衛冕)、雪蘭莪、吉打及霹靂州政權,由於馬來西亞的天然資源豐富,而在野黨政府透過出售天然資源,推出一系列的福利政策,如資助大學生學費,並增加安老開支,使民眾看到在野黨管治的能力,越來越多人抱著「換個政府試試看」的心態。

跨越國界的社運驗經循環

馬來西亞的民主運動口號 Reformasi(烈火莫熄)源自印尼1998年的民主運動,同時,也一直參考香港、台灣和南韓的民主化和社會運動經驗。每一年,馬來西亞都有朋友專門飛來香港參與六四集會,馬來西亞青年看到香港的反國教集會,也會問馬來西亞能不能也出品一個黃之鋒。

因為馬來西亞會大規模的發展石化業,台灣的環保運動者也曾過來分享他們反國光的經驗。相反,目前台灣面對媒體壟斷,大馬在這一方面的抗爭經驗較他們更深刻,因為馬來西亞的媒體早於幾十年前已開始掌控在親政府的商人集團手上,充當執政者喉舌。《當今大馬》(Malaysiakini )的發展,也許能會台灣媒體運動帶來啟發。楊深信,本土社運的經驗,會在其他地方落地生根。

講者楊凱斌:馬來西亞資深媒體人,2004年創辦《當今大馬》中文版,目前為最受歡迎的中文網絡媒體,讀者人數每個月逾100萬人。他曾主持獨立政治雜誌《小辣椒》及異議新聞網站《時代報》。他於2004年獲英國「志奮領」(Chevening) 獎學金,負笈伯明翰大学政治與國際研究所,曾擔任歐盟駐中國與蒙古大使館實習政治分析員,並受邀參與《夏威夷東西中心》資深記者論壇,訪問華盛頓、紐約及丹佛,以探討穆斯林與美國的關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