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這些不斷發生的,荒謬的事情

廣告

廣告

美國發生史上最血腥的校園槍擊案,死者多為五至十歲兒童。奧巴馬發表聲明時幾度落淚,聲言要採取「有意義行動」防止悲劇重演。

所謂「有意義行動」自是收緊管有槍械條例。美國國土內現時竟有二億多枝手槍流通,數字令人震驚。然而美國境內的校園槍擊案已非首次;誇張點說,每逢一年半截就發生一宗,只差有多嚴重。槍擊案頻仍,但相關法例修訂議題一直是燙手山芋,歷屆美國總統都不敢觸碰,只因軍火商勢力大,又有不少親共和黨人堅持持槍乃人權,他們手握的選票令修例舉步維艱。

換句話說,校園槍擊案某程度上是美國國民自己的選擇。

這令我想起近日頻繁的虐待動物事件。舉凡正常人,大抵都不會同意虐待動物。然而類似事件仍是一次又一次發生;皆因這個社會默許。我們的政府每天合法殺害動物;我們的鄰居每天打電話投訴動物。我們的城市佔據動物的棲息地。我們的警察把虐待動物案件列入「雜項」。所謂的「兇徒」,不過是社會的一個代表。

美國槍械文化來自根深蒂固的、拓荒時期與獨立戰爭時期的「保衞家園」意識;那時,「美國人」的敵人是殖民者、印第安人與猛獸。如今,美國人的敵人遍佈全世界,在他們眼中,所有人都可能是恐怖份子。到最後,美國人手中的槍對準了自己的少年與皃童;這些無辜的生命成為恐懼與不安的陪葬。

香港呢﹖我們被灌輸成一條小漁村的遺民,搵食過後最重要一家人齊齊整整(每齣電視劇都有這句對白)。我們長期容忍議會內的不平衡勢力;設定捐錢以外的行善界線。看罷劏房新聞會搖頭嘆息,然後反對公屋起在自己的社區,擔心影響樓價。嘲笑內地人在地鐵車廂內橫衝直撞;看見孕婦站在自己的座位前馬上低頭玩iphone.動物﹖在這個城市裡只有「寵物」和「食物」。前者消費,後者裹腹,都是為了滿足一己之慾。我們太習慣以慾望代替思考。

是以,這些荒謬的事情,總是不斷發生。我們不住嘆息,然而改變不了事實,因為我們連自己都改變不了。

這樣說,好像令人心灰。但反過來,如果發現契機就在自己,或許亦是「有意義的行動」的開始。那行動到底是甚麼﹖不要期望答案來自別人;因為人必須選擇自己的人生。孩子與動物已經以他們的生命一再吶喊;到底我們要如何回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