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還講不講理性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3/01/blog-post.html

一月一日的遊行留守,警方為了阻擋人民圍堵禮賓府,以保住梁振英的面子,明明事先申請了集會不反對通知書,可以照樣佈防封路,明明長毛一人踱步,可以出動百警圍捕並控以「非法集會」。他們再也不談道理,再也不重程序,如此世道,還講不講理性?

不平衡的權力天坪

香港人素以和平理性非暴力自豪,零三年五十萬人遊行沒流一滴血、不破一塊玻璃,至今還為民陣為首的公民社會津津樂道。理性是文明社會和法治規範的基礎,不講理性,就是不辨對錯、單以拳頭論是非的權力叢林,是孟子說的「率獸食人」社會。但無論我們如何講理性、說道理,喊得如何聲嘶力竭,權力的天坪是不平衡的,因為我們今日面對的政權根本橫蠻無理──大話冚大話、傳媒連日追打,梁振英可以若無其事,世紀賤人劉江華敗選、全港無不額手稱慶,政權竟敢委任他為副局長,事先申請了不反對通知書,警犬也一樣封路拉人。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那麼荒唐的國度,一個如此不講道理、只講權謀利慾的世代。當政權放棄了以理服人,可以任意竄改規矩,我們還跟從他們的遊戲規則,沒有比這更笨、更荒謬的。

政治的理想與現實面向

那麼,我們還講不講理性?講,但不只講理性,也要講權謀、講戰略、講勇武,要鬥贏豺狼,就只有變得比牠更奸、更狠。現在搞政治、搞運動的,有點過份潔癖了,囿於意識形態,只談空洞的階段理論、運動倫理,生怕太多的現實計算、把弄民粹,會沾污了他們的道德光環。由是部份社運人堅拒將反水貨客和自由行納入社運議程,「雙非」一詞最近也從新界東北運動的口號剔除了,中港矛盾本來是最易打入港人心坎的議題,如今猶如自行繳械了,高興的只是當權者。

有些人不明白,政治當然不能淨講現實,否則甚麼理論價值都不用談了,不過是個弱肉強食的賊寨,但政治也不能只談理想,政治本質上總帶點污穢,不重戰略權謀的抗爭是注定送羊入虎口。政治有其理想和現實的面向,兩者缺一不可。許多抗爭者很忌玩弄民粹,卻不明所有政治運動或多或少必有民粹的成份,因為人不是完全理性的,行事判斷總會受情緒左右。只要對抗爭有助力,民粹可用,但當然要堅守一些基本和核心原則,用理想支撐行動,展開勇武抗爭。舉例說,反自由行,核心是捍衛入境和經濟政策自主,陸客醜態只是旁枝末節,但既然有助打動港人,又有何不可?

左膠、自治X、飛機友...

不過說到底,意識形態的分歧,本屬兵家常事,公民社會本來就是多元,也是講分工的。但今日社會氛圍,尤其網絡空間,扣帽子多,理性討論少,一開口辯論,這邊一句「左膠」,那面一句「自治X」,就這樣end topic了。一頂帽子蓋過來,甚麼論點都不用說了,有料子的,又何必怕跟人邏輯交鋒?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原來討論一下都要論資排輩。「你咁叻你唔做?」、「咁你又做過啲咩呀」,再接著「你咪又係打飛機」,這幾句彷彿變成辯論的皇牌,一出就KO對方了,死未。公民社會說的是分工,你搞你的街頭抗爭,他做他的論述工作,大家都是為同一目標奮戰,又有甚麼牴觸?有甚麼好爭論的?每個公民都是社會議程平起平坐的參與者,這個不正是政治運動的核心理念麼,又何來有誰比誰高尚。

反梁之路,捍衛的是我們自由的基業、法治的基石,權力天坪不平衡,但理性我們要繼續堅持,用理想和價值觀撐起抗爭運動,知所進退,跟暴政周旋到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