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歐陽聯發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政經

一份不重看也不重用的施政部告

一份不重看也不重用的施政部告
廣告

廣告

乍看之下,今次施政報告很可能也是言語偽術的格局。

上任半年內,梁特首不斷強調他曾「出招」企圖穩定樓價。不過自梁上任以來,樓價不跌反升,劏房問題更成為社會的計時炸彈。足見梁振英的招式不是「虛招」,就是「廢招」。今次梁稱房屋問題是施政報告的「重中之重」,將未來發展關鍵放在土地供應上,銳意開發新界東北的土地,並矢言「社會發展不可能也不應等待百分百共識。」

缺乏對市民的承諾
口講開發新界東北的土地當然容易,但問題是實際執行就必須要面對各界的反對聲音。如何安撫這些反對聲音?菜園村村民被迫遷的震盪,社會至今依然心有餘悸。如何不再重演菜園村的悲劇?退一萬步說,即使土地的確增加了,如何保證土地用途是恰當的?例如如何保證政府不會將由移山填海方式得來的寶貴土地,賤價賣給地產商?又例如政府會如何解決類似「啟德發展區」的尷尬問題?可惜,未見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提出解決方針。

供遠低於求,如何令樓價回落?
最基本的經濟概念,供應遠低於需求,市場價格如何有下調的空間?加上香港的地產商出名「賺到盡」,期望地產商與政府配合,無異於放手讓地產商繼續肆虐。根據梁公佈的數字,其實未來數年的樓宇供應指標全屬舊數字,2013至2015每平均提供的整體單位數目,是3.6萬至3.8萬個,要待新居屋在2016年落成後,供應量才可進一步增加。換句話說,在幾年內政府都不能壓制樓市,只能少量推出類似房協緣悠雅苑的單位。未來幾年樓市的主導權終歸都在地產商身上,又如何叫中產安心置業?

如何避免公屋空置?
本港公屋輪候個案已經突破二十萬宗,市民平均要等三年以上才能上樓。但事實上本港暫時仍有九千個公屋單位無人問津。例如大澳龍田村因為位置偏僻和交通不便而不受歡迎;天水圍的天恩村則因為洗手間間隔等實用問題而乏人問津,導致出現空置問題。

那麼政府如何解決舊有的公屋空置問題?又如何避免重蹈覆轍?譬如說,日後政府在打鼓嶺興建了一個新屋邨,人口可以達到幾萬,如何興建一個完善的交通網?又譬如說市建局在觀塘重建了幾棟居屋,不過廁所的闊度竟然不夠讓一個人轉身,這樣的設計缺陷如何避免再犯?

假如沒有實質執行的程序和讓市民參與的機制,誤用土地和行政失誤的情況預計難以避免。需知道以現時的建築技術,新建的公屋可使用達六、七十年,政府的失誤將會造成極大浪費。

無錯,假如社會人人都可以安心置業,或許社會將有一番新景象。但這六個月來,香港人實在被梁振英耍得頭腦發熱了,我們不再需要語言偽術,我們需要的是承諾和具執行性的計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