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述說一個中國夢:一個前愛國者的自白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3/02/blog-post.html)

  近一兩年赤化風暴升溫、中港矛盾加劇,國族認同的問題成為了我城的風眼,各論者學派連場交鋒、政壇風雲變色。筆者思緒伴隨我城思潮起伏跌宕,激盪於今餘波未盡。近日適逢空暇,執筆行文,為年多來國族問題的思考作個小總結。

那些年的大中華夢

  由抱擁大中華夢,到割裂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在此想分享一下我心路歷程的轉向。我從小就很喜歡中國歷史文學,對於中華文化有種美好得不太現實的想像,因而將對中華文化的喜愛投放到深圳河北的國度。讀到鴉片戰爭、八年抗日的歷史,會為民族的百年恥辱憤恨不平,當然未至於像憤青為甚麼家仇國恨咬牙切齒,但總會期待國家的富強,整個史觀是很大中華主義的(就是那種歷經治亂興衰,接著大帝國統一天下的循環史觀),覺得中國總有一天會強大起來。同時又很恨共產黨,恨它建政以來糟蹋一片大好河山,因此有一份對民主中國的盼望,每年都會參與六四晚會(當然現在仍會去,但心態很不同了),激昂地喊兩聲「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灑兩行「建設民主中國」的熱淚,敬仰支聯會式「愛國不愛黨」的情操。

  上述的情節讀者應該都不太陌生,大多人對中國人的感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大一統、中國人站起來、復興中華文化、推動中國民主。反正就是寄望有一天和平演變也好、中共繳械也好,總之中國會有真正的民主,經濟科技農業甚麼的超英趕美,文化道德回復往昔面貌,接著就中港一家大團結,大團圓結局。其實那些年的大中華夢、民主中國夢,每人或多或少都有過吧。

夢醒時分

  說到底,今時今日所謂的中國人認同,就是文化優越、民族主義和拜金主義的混合體,抽下甚麼中華五千年璀璨文化的水,吹噓近三十年如何經濟發達、強國崛起,再滲些「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被迫害妄想症、「你係咪中國人」的血統論。現在回想起,這些論述實在荒謬至極,當年我也算相信這一套的,心想壞的是共產黨,大陸人都是無辜的,反正都是自己人,常想像中國有一天有了民主,一切就會好起來。今天才知道,給中共困得久了,整個水池都變黑了,放出來,不但會淹沒我們這個小小的井,還會染黑全世界的河水。

  夢醒,其實都是由於切身的體驗感受。香港人常幻想跟大陸人血濃於水,怎料他們從來沒有當過你們是自己人。應該這樣說,在中共暴政的荼毒下,中國人已經自私得沒有了自己人、一家人的概念,總之一切東西都是利益為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因為生於一個階段叢林,你不為自己謀算,沒人會可憐你。大陸人的心態是這樣的,他們認為你們香港人過去幾十年的繁榮,是建立在中國的痛苦之上,所以都是欠了他們的,又覺得港人都是港英餘孽、殖民地餘毒未除,壓根兒就將我們當外人看待。你看他們指罵香港人是洋奴漢奸的惡相,看他們來港佔床位、搶物資的醜態,看他們招搖過市大叫「沒有中國你們完蛋了」的嘴臉,有哪一分哪一寸令你感到一家人的溫馨?

沒有靈魂的國度

  更甚者,是他們對香港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的否定和鄙視。歸根究底就是財大氣粗,覺得咱們中國已經那麼強大了,連西方國家都買我們怕,就證明了民主自由都是用來放屁的。他們深信所謂中國發展模式,不用搬西方那套,甚至可比他們優越。神女有心,原來襄王根本沒夢,你們整天為他們爭這個爭那樣,他們只會罵示威遊行的香港人不知好歹,為國家添煩添亂,不單不為自由而戰,更為高牆添磚。這個國家你救得了嗎?值得你去救嗎?

  曾幾可時,我都對到大陸旅遊充滿憧憬,譬如說北京、西安的古城風光,桂林的自然景色,但今時今日已經興趣全失。這倒跟政治無關,反而是一些普通不過的原因:在大陸,抬頭天是灰濛濛的,難以見到一片藍,滿街都是人山人海,人又沒禮貌,粗粗魯魯、橫衝直撞,過個馬路都要玩「青蛙過河」般,一不留神就給車撞個稀巴爛。喚這做鬼地方,都不為過。一個沒靈魂的國度,沒有文化,沒有素養,沒有道德,單憑拳頭和利慾,撐起如此一個偌大國家,你說悲不悲哀。

尋根

  很多香港人,尤其老一輩人,愛國心其實包含了一種尋根的鄉土之情,覺得雖然家在香港,但根始終都在深圳河北的北土家鄉。最近筆者到馬來西亞旅遊,有一些新看法。眾所周知,華人是馬來西亞的第二大族群,當中很多華人已經是馬拉第四五代,雖然口說華語、手寫華文,保留華人習俗,卻早已視其身所處的馬來西亞為家鄉,自稱馬來西亞人,至於北面的中國,則對他們來說太遙遠了。其實沒有所謂的故土家鄉,心歸何處,何處就是家鄉。我們香港自有其美麗處,尋根何必北望神州。中華夢是時候醒了,今生,我就只做個香港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