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到最後,我們還是覺得香港好灰

到最後,我們還是覺得香港好灰
廣告

廣告

話說,當日在MaD 2013聽完嚴長壽和張鐵志「城鄉發展」的講座,離開黑盒劇場,四個互不相識香港人走在一起,不約而同地吐出一個字:「灰」。

城市發展是一件很吊詭的事情,一如同場另一講座中Sascha Haselmayer指出的現實:很多城市都有問題,但管理的人通常都選擇視而不見,因為他們看不到可以解決的辦法。嚴老師也說到:「政府很多時候都沒用的,別指望太多。人還是要靠自己」。然而推動城市發展需要的資源卻非一個普通市民,甚至一個大財團所能成就。當中涉及太多政策和規劃的考慮,政府還是主導發展的一方。作為關心的城市持份者又可以怎樣?根據嚴老師說法,大眾可以透過社會運動,凝聚群眾力量,告訴政府我們想要怎麼樣。這是台灣的經驗,放在香港有多少參考價值呢?

「灰」,我們的結論如是。怎樣「灰」?近年香港也發生過大大小小不同的社會運動,「天星、皇后」最後碼頭還是拆了,「反高鐵」後來菜園村的地現在已經被港鐵的圍板圈起……香港人絕不是沒有感覺,只是我們共同經歷的都是「無力感」。我們起來反抗,表達我們的意願,最後採納還是原採納,主動權全在政府一方。可悲的是,香港困在孟子年代的「民本」社會。統治者關注民生是恩惠,幸福不是能爭取得來的,而是一種被施予的賞賜。雖然民主也不見得完全能解決問題,畢竟給全民投出來的人一旦掌權,就不太容易收回,而且權力握在手裡,他要是想為所欲為就有了柴火,一切都無法保證。然而,民主比民本稍好之處是,民本無法對統治者作出甚麼懲罰,只能默默忍受;民主卻是還有機會藉著選票和動議,褫奪當權者不配受的權柄。

「台灣和香港是最自由文明的華人地區...台灣擁有我們艷羨的民主...香港的廉潔和司法獨立,亦為飽受腐敗不公的台灣人所嚮往」殺破狼

從台灣經驗總結得來的不只選舉和民主,還有更積極介入的「公民參與」。著名Prof. Philip Zimbardo也提出everyday heros,鼓勵青年人從個人、家庭,微小、貼身的單元開始。「公民參與」與這想法不謀而合,是一種「不以小善而不為」的心態,讓思想相近的人集合,聚沙成塔。即使未必能改變宇宙,但一定能為身邊的人和事創不同。

MaD 2013 系列 (本篇為最終回)
首部曲: 到處都是大陸人:你以為只是香港嗎?不,這是整個亞洲的縮影
次部曲: 全球如何能夠在地@香港?

按:小吉參加了MaD創不同2013,與來自20個國家的1,600個青年人,經歷了兩日一夜的會議,講者們都是赫赫有名的社會建築師,在不同領域改善人類生活。

(原文題為〈香港好灰...但...〉,發佈於個人部落格,參考連結: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3/02/blog-post_19.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