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給佔領中環一個機會

廣告

廣告

(原載於:http://hkwolfslayer.blogspot.hk/2013/03/occupycentral.html

由泛民到建制派,「佔領中環」自從戴耀廷教授提出後已經成為政壇熱話。明報、蘋果兩份主流民主大報日夜催谷,各大政治明星陸續表態,泛民人士逐一埋位,「佔領中環」似乎已成大勢。吊詭的是,在平日主張最進取、思想最進步的網絡世界,對戴氏方案的冷嘲熱諷、嚴苛批評不絕於耳,陰謀論大行其道。昔日講議題、搞運動,通常是主流冷待,網絡熱議,今日竟然逆轉,真是世事如棋局局新。

筆者立論之前,自當先申明立場。我原則上支持爭取普選的公民抗命運動,但對戴氏方案(無論前設還是細節)則大有保留,而在這個階段支持反對、讚賞批評都絕無問題,然則任何人身攻擊、陰謀論都大可不必。

這是「我們」的公民抗命運動
首先對戴教授的道德勇氣和政治自覺,我必須致以萬二分敬意,但對於戴氏方案當中的前設、方向和細節,我亦不敢苟同,例如「尊重」中央有權否決全民選出的特首、為群眾參與年齡人數設限、簽紙到警署自首等等,這些許多論者都已經指出並深入分析。因此批評「佔領中環」者(姑且叫批評派)的立論很多都是有其基礎的,這是必須承認的事實。然而,很多批評派對「佔領中環」的抨擊,都是建基於對戴氏方案以至戴氏言論的不認同,這是放錯了焦點。

我想說的是,根本不必將「佔領中環」等同戴氏方案,我們沒有必要限死自己在戴氏方案的框架之內。我想起碼有兩個重大原則,批評派都會認同的──第一,二零一七年我們要有合乎國際原則的特首選舉(立法會全面直選的時間表似乎有分歧,暫且擱下不談);第二,我們要發起以公民抗命為綱的不合作運動,不論任何形式。因此,在這兩個原則下,你大可拋出黃氏方案、陳氏方案、ABC方案,基本上所有事情都可商榷,但千萬不要因噎廢食放棄討論。關鍵的是,未來數年,是香港爭民主的重要時刻,舊有的遊行示威形式已經不足夠,而我們需要一個全民投入、大規模公民抗命的不合作運動(佔領中環,甚至罷工、罷課都是可行選擇),逼中共交還普選權利。

大家都弄錯了一件事:這是屬於「我們」的公民抗命運動,不是戴教授一個人的運動。戴氏方案只是起點,接下來的路怎樣走,就看大家的討論和參與,而不是冷嘲熱諷,然後袖手旁觀。拋磚引玉,我想這也是戴教授原先的用意。

If not this, then how?
一個方案拋了出來,批評是少不免的,所以沒有人有資格說批評派是搗亂云云,但有些時候批評很容易,但冷嘲熱諷以外,每個人有沒有想過自己能夠為香港的民主做些甚麼?捫心自問,自己肯為民主自由付出幾多。如果你跟我說,沒有甚麼所謂的,平日講民主我也要來過過口癮而已,香港是否有民主我不在乎。沒問題,請你繼續。但如果你在想,不行,為了我城,為了下一代,為了公義,我一定要盡力為香港爭取民主,跟政權賭一鋪。那麼批評「佔領中環」沒問題,不參加也沒所謂,但你就要想一想,If not this then how?不佔領,還有甚麼法子?沒有其他辦法,但又不參加佔領,那只有兩個可能性:你打算「鳩等」,等運到,否則你就想一下到底誰在佔領光環?

有人說,目今本土意識高漲,佔領是註定失敗,只會消耗民氣。不好意思,我不清楚這是甚麼邏輯。首先,維護本土權益,我舉腳支持,但看不見跟「佔領中環」有何衝突。至於消耗民氣一說,實在可笑,運動從來都是層層遞進、步步進逼的,君不見由零三零四年五十萬人上街,到反高鐵包圍立法會、五區公投運動,再去到反國教佔領政總。過去十多年間,香港抗爭運動一直都是步步升級的,雖然屢敗屢戰,但反抗意志只有越見強大,卻不曾消失過。不發起新一波不合作運動,連凝聚民氣都無從談起,又何來消耗?

也有人說,公民抗命只對英美這些文明國家有效,對著中共一定要武裝革命。然則在這個時刻,所謂「起義」的可能性有多大呢?百萬大軍面前成功的機率又有多高?有多少香港人會支持呢?況且當我們連「佔領中環」也擔心參與人數不足的時候,肯拿刀出來準備流血抗暴的人,我很懷疑有沒有十個。有一天非暴力公民抗命也失敗,香港可能真的被逼到要武力抗暴,但不是現在。起碼直到這一刻,我還希望給佔領中環一個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