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以尊嚴扺禦反智:李承鵬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以尊嚴扺禦反智:李承鵬的《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廣告

廣告

(今年1月12日,李承鵬在成都的新書發佈會被禁言了。圖片來自大紀元

2008年是中國轉變的一年,不是因為奧運的金牌,而是汶川的地震,它搖醒了很多的愛國青年,其中一位是著名的網絡作家李承鵬。

從足球世界到現實世界

李承鵬本來是中國足球的評論人,足球是一個有濃厚國族色彩的運動,國內的球迷都希望中國的足球能「雄起來」,這夢與「強國夢」一樣,但偏偏中國的球壇是骯髒不堪,經常打假波,叫球迷失望,但大部份的體育記者卻視而不見,李卻從球迷的角度,大加批評,在奧運年之前,就成為了球論界的紅人。

李承鵬也曾當軍,而在2008年汶川地震後,他隨即加入了部隊去現場救援,親眼目睹埋在豆腐渣工程的孩子們屍體,是誰讓水泥變成砂石?鋼筋變成鐵線?父母不能為死去的孩子討回公道?他終於體會到,中國最大的敵人並不在外,而是在內。(詳見45頁):<寫在5.12的愛國帖>)此後,他與宣傳機器決裂,並希望透過微博去講故事,雖未必能改變世界,底線是要捍衞自己的尊嚴。

正如李承鵬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序言裡說,尊嚴是智力,是記憶,是表達,是親情,是生育,「尊嚴如此奇怪,它並不值錢,可是我們僅有」。

為尊嚴而寫作

對於中國的未來,李承鵬最擔心的是中國社會會走向法西斯。在今年1月13日,李承鵬在北京中關村圖書大廈的新書簽售會場裡,被一名男子掌摑,另一名男子則以飛刀襲擊他,二人高呼他為漢奸。

自從去年9月反日遊行後,極端國族主義者越來越囂張。黨政機關的維穩機器不斷打擊自由民主派的組織,卻同時放手讓某些左派和國族主義者組織反日遊行,他們透過互聯網搞叫囂、串聯、製造敵人和反智群眾。李承鵬認為,中國社會具備了轉向法西斯的條件。

體制上,中國有一大堆跟著黨走,永遠投贊成票的人民代表,這些代表如李承鵬描述的申紀蘭(詳見61頁<長江後掌推前掌>),「同意過土改,同意過反右,同意過打倒劉少奇,同意過文革,同意過打倒四人幫,同意過改革開放,同意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 …」每一個決定不單打倒昨天的我,還出賣了身邊的朋友家人,當中卻感受不到絲毫的歉意與矛盾,為了「民族大一統」,跟著黨走,把個人的經驗、記憶、常識、情感均被擱置起來,煉成了徹底的反智。

李不諱言自己在1999年北約誤炸中國於南斯拉夫大使館後,曾到使館區示威和扔蕃茄。憑著這些「愛國」的經驗,他希望能以「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常識、道理和追求的價值,去拆解網絡上流傳的反智邏輯。有關當局當然不喜歡他的追求,今年1月12日,李承鵬在成都的新書發佈會被禁言了。為表抗議,他帶上口罩,在胸膛上寫上「我愛你們」(見上圖),以感謝讀者支持。

反智邏輯

李承鵬口中的反智邏輯,在香港越來越常見,譬如說,前陣子魯平就公然叫不愛國的香港人滾。在國內,這些說法也很常見,李就不斷在網上傳遞「愛國才不滿」的訊息,相反,那些「很滿意」的富人都移民走了,這是因為他們的財富和權力,來自社會不公,來自老百姓的「不滿」。

有很多歪理,大家也許覺得不值得反駁,然而,卻因為某些意識型態的框架,或敵對的想像,如「外部勢力」,歪理漸漸變成了道理,稍有差異,就被視為敵人。同樣的情況,不也存在香港?

李承鵬在2011年9月以公民身份參選成都武侯區人大代表,最後落選,卻帶來很多體會。雖然老百姓只關心日常生活的事情,但生活本身有很多制度的問題,譬如說國內的城管,就常常引起騷動。來香港幾天,他對西環石塘嘴市政大廈特別感興趣,認為這些空間反映出來的香港價值,比起流行文化更有意思,同時心想若國內有相類似的室內街市,城管問題會否迎刃而解?

走出「國」的框架,從生活展開對話,也許這才是中港關係的方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