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路燈下的不和平

路燈下的不和平
廣告

廣告

在大馬媒體工作的友人這樣寫道:「處理著波士頓爆炸襲擊案,有不同角度去報導這新聞....突然有感觸.......我處理國際新聞以來,幾乎隔幾天,就看到伊拉克、敘利亞、巴基斯坦不斷地發生爆炸襲擊,數十名甚至數百名孩童平民不斷死去,但是如平常事報導,或習以為常地干脆不報導..........先進國確實有它的厚待,我在說著我的麻木和偽善。」

昨晚看到臉書上友人們不斷的貼波士頓爆炸的消息,我當然為死難者的不幸感到哀傷,但也不禁質問自己的傷感是甚麼。我嘗試在 wisenews 上搜查「炸彈」,有這些結果:

16-4-2013: 伊拉克連環爆炸31死
13-4-2013: IRAQ Bomb near mosque kills 8
8-4-2013: 阿富汗南部爆人肉彈 殺6人包括美籍女外交官
8-4-2013: 北約空襲 阿富汗10童亡
6-4-2013: 西柏林舞廳爆炸百五人死傷
23-3-2013: 人肉彈炸清真寺 敍49人死84傷
20-3-2013: 伊拉克連串炸彈襲擊56死
19-3-2013: 巴基斯坦地方法院爆自殺彈4死
18-3-2013: IRAQ Car bomb at bus terminal kills 9

這些不過是過去一個月在香港媒體上的部份結果。同樣是外國、同樣是爆炸、同樣是無辜者的死亡--甚至死亡人數更高、更多兒童遇害、更多家破人亡--但相信我們連知道的興趣都沒有,更別說去為其哀悼(雖然在臉書上的哀悼其實往往也很廉價)。

我想起一個或許不太合適的比喻:有人在路上遺失了鑰匙,卻只在路燈之下找來找去;有人問他為甚麼不在其他地方找找?他說因為其他地方沒有燈,看不到。我們慣於會聚焦於「和平」世界中的不和平,慣於為此感覺不憤或哀傷;但對於本來就「不和平」的地方,卻覺得世情本該如此、關心亦無用--即使在這些地方出現的殘酷,其實十倍於「和平」之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