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馬來西亞投票前夕:選舉骯髒奇招百出

馬來西亞投票前夕:選舉骯髒奇招百出
廣告

廣告

圖:檳州各處都是「一個大馬」旗幟,旗海氾濫成災,連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也忍不住說:夠了。(圖片來源:中國報)

馬來西亞大選投票日將於三天後 (5月5日) 舉行,這次大選是反對聯盟民聯和執政聯盟國陣實力最為接近的一次,民間充斥了求變的氣氛,處處響起”Ubah” (馬來文:改變) 和”Ini Kalilah” (馬來文:就是現在) 的口號,可是,能否真能實現馬來西亞的首次政黨輪替,還是因為選舉上的各種舞幣和骯髒招數而充滿隱憂。

以檳城的情況為例,在競選期間出現了多項疑似國陣或親國陣組織所策劃的舞弊行為。即使檳城為視為民聯的強區,但國陣多個候選人一邊廂低調拜票,一邊箱傾囊地用盡一切方法來影響檳州選情,這都讓選舉結果或有機會出現變數。

檳城,以及在威省一帶隨處可見密不透風的「一個大馬」旗幟,「一個大馬」是附屬國陣的組織,國陣以「一馬福利俱樂部」的名義在檳城不同的選區每晚設宴,包括提供免費晚餐、現金及名車抽獎等,這樣的行為被質疑為賄選,但「一馬福利俱樂部」的主席解釋該組織為慈善組織,免費晚餐是福利,不應理解為助選活動。但是,隨處可見的一個大馬旗幟,就同時印有國陣的符號,硬將兩者切割的說法,難以說服公眾。

繼農曆新年期間,國陣邀請韓國騎馬大叔PSY來檳城表演之後,在競選期間,「一馬福利俱樂部」舉辦三場大型的免費演唱會,邀請各地紅星,包括黎明、林子祥、草蜢、巫啟賢等獻唱表演。在4月20日提名日當日,也就是第一場演唱會中,主辦單位要求參加者需提交身份證副本以作登記,並且需穿著由大會提供的一個大馬藍衣(藍色也是國陣的代表顏色) ,出席者有6萬人。後來,越來越多參加者發現,參與晚會以後,他們在網上檢查選民登記時,發現自己的選民資格突然間被取消。有些過去一直有投票的選民也無故突然失去選民資格,這樣的個案一直在增長著。

另外,在檳州出現針對各選區結果的賭局,國陣勝出獲得的獎金遠遠多於民聯勝出所得到的獎金,例如若國陣在浮羅池滑獲勝,下注者可獲1000令吉,民聯獲勝則為200令吉,因此這樣的賭局被視為是用來左右選舉結果,多於私人賭盤。另外,甚至亦有人報指參與賭局不需要先出錢投注,只要登記好,國陣贏了就會獲得獎金,所以實際是變相派錢。

也有選民指有人以1000令吉出錢購買空白選票,只要能成功在投票日把空白選票帶出來,就可獲得報酬。

除了這些出現在檳州的選舉舞弊以外,全國各地也有出現普遍性的舞弊情況。

乾淨選舉聯盟(淨選盟)提出的其中一個訴求,就是使用不脫色墨水,為已投票選民的手指點墨,用來識辨已投票者,選委會在這次大選中採納了淨選盟的這項訴求,並採用聲稱七天不會腿色的墨水作點墨用。可是,在4月30日完成提前投票者,卻指出墨水能用清水輕易洗脫,這大大增加造假的機會。

當越來越多選民去查核選民登記狀況時,也揭發出更多的問題。例如投票地點無故被更改,有些地點更改更出現跨州的情況;有些是沒有登記成為選民的,卻自動「被」成為選民,估計他們很大機會會「被」投票;還有就是出現多個同名、同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碼只有輕微差別的選民登記,這各種奇怪的情況難以估計具體數量,這些「幽靈選民」可隨時影響關鍵議席的結果。

同時,首投族的升幅驚人得不合情理,如吉隆坡的班底谷國會選區,合共有7萬2533名選民,其中有1萬6500名是新增加的選民,該區公正黨候選人努魯依莎質疑其中有5千人是幽靈選民,因為她的團隊沒有辦法接觸到這群「選民」,回顧上一屆,努魯以2千多票多數票贏取議席,如她所估計的5千名幽靈選民實屬,那這將會影響到選舉結果。

文:劉嘉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