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工人的五一系列遊行小訪(上)

工人的五一系列遊行小訪(上)
廣告

廣告

如欲點擊圖片放大閱讀,請步移至原文連結

工人的五一系列遊行小訪第一

林先生,巴士司機,新世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新巴工會)理事長

巴士司機的工時有長有短,我們每更九個小時,但公司一般安排到十至十一小時。以前最長甚至有十六小時工作,直到近年運輸署規定司機最多十四小時工作。

我們支持訂立標準工時,如果工資能與通漲掛鈎,八小時能夠負擔生活,那工人就可以多點時間陪伴家人﹑照顧屋企。你現在可以看到,好多工人由朝做到晚,除了白領,藍領工人多數超時工作,那如何照顧家人呢?例如小朋友讀書,你唔能夠話下下都畀錢去補習架嘛,邊黎咁多錢?

碼頭工人站出來也是這個原因,二十四小時,點見屋企人呢?我們巴士司機都有同感,好似我,朝早四點幾起身返工,下午六點幾先收工,實質工作十一小時,還有往返工作地點的時間,我實際有多少時間休息?法例規定司機要有十小時休息,但我們怎可能有十小時休息?回到家吃完飯,我最多瞓四至五個鐘頭,跟碼頭工人的處境一樣,怎可能不支持他們?

碼頭工人的行動,告訴所有打工仔女,這是一個警號,如果資方繼續壓迫工人,工人就會站起來,可惡的是那些工賊工會不斷出賣大家。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
「我地有去現場支持他們,集會等等行動也會到場參加同幫手,唔講啦,我地而家要過去長江撐工友了。」

陸先生,教師,曾任浸大職工總會。

每年都會參加五一遊行陸老師,認為五一遊行是團體表達訴求的方法,需要出來表示支持。尤其今年的碼頭工運,令坊間的勞工權益意識提高,社會各方民間力量也大力支持這場工潮。

碼頭工潮令大家見到,外判制度的嚴重問題,例如清潔工一直忍氣吞聲,沒有機會表達聲音。以碼頭行業為例,由最大的控股和黃、管理碼頭的HIT、外判商,至到碼頭工人,整個外判制度、層級架構是如此的複雜,讓老闆可以逃避責任,話無關自己事,沒有人需要為工人受剝奪的工作環境、待遇、權益負責。嚴磊輝更講成碼頭工人的待遇是合情合理,機手就好似開長途客機的機師。不單不同情,更說風涼話,這才是令人最憤概的。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香港社會大眾一定會支持你們!撐到底!」

工人的五一系列遊行小訪第二

張同學,教院社工系學生。

這次是張同學第一次出來行五一遊行,目的是要爭取工人的集體談判權。當工人有訴求時,要有集體談判權才能保障他們能夠直接表達。她說,社工也是工人,現時政府行一筆過撥款,社工也要靠集體談判權才能令政府正視其聲音。97年曾經通過這項權利的條例,可惜幾個月之內就被臨時立法會廢除了。

這次碼頭工潮喚醒大家關注工人的保障、對外判制度的監管。而碼頭工人要走到罷工這一步逼使資方出來回應,是因為他們沒有集體談判權。如果有這項權利,當工人要談判時,資方就必需出來面對,這才是保障工人的方法。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

「 爭取權益不是短時間可以達到的事情,但只要工人不放棄, 大家社會都會繼續支持你地!」

林同學,大學一年級學生,學民思潮成員。

五一走上街頭,是爲了撐工友。之前亦有到過碼頭和長江支持碼頭工人,知道碼頭工人的苦況。現在罷工已超過一個月,其實他們的訴求很簡單:加薪、改善工作環境,希望資方能儘快出來認真談判。

工友也許較難接觸學生,學民思潮希望除了遊行外,亦能透過網上宣傳,鼓勵之前反國教的學生也關注勞工議題,瞭解工人處境,明白到受剝削的不只工人,地產、商品霸權在生活各方面影響學生。在這次工潮中,學生和工人的連結非常緊密,左翼廿一、學聯一直主力參與。過往的運動只突出主體、受害者的角色,但這次由不同群體一起合作,發揮更大的力量。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學生還未體驗過要靠辛勞工作養妻活兒的辛酸,工友所付出的很厲害,我們會一直支持他們!」

工人的五一系列遊行小訪第三

GANIK,印尼家傭工人

你問我一星期工作多少天?我們一星期工作七天!就算放假的日子,朝早都要做野,返黎都要洗碗﹑拖地。我們每天工作十二至十六個小時,我六點鐘起身做早餐,到晚上十一點﹑十二點,等老闆睡了我們才可以睡。

我們每年都有參加五一遊行,我們要求印尼政府要去保護我們,而不是整天要拿我們的錢。

我們有護照﹑香港身份証件,但還需要額外向印尼政府做一個「移工証」,額外交四百五十元保險費,明明僱主已為我們買了保險。我們要求人工加至$4500元,一九九八年我們的人工是$3864,十五年過去,現在是$3920,每年加薪不足四元。而且法例規定,我們一旦結束合約,就必需要在十四日內找到新僱主,否則就要回國。這個特別針對我們的「十四日規定」,令我們的處境很惡劣。

我們要求香港政府不要歧視我們,最低工資不保障我們,亦規定我們必需與僱主同住,即使僱主可以提供一個另外的住處,我們也不能選擇,變相二十四小時工作,我們工資很低,工作環境很差,睡沙發﹑睡廁所的情況很普遍,法例規定僱主如沒有提供膳食,就需要給八百五十元的食物補貼金,但有些僱主只給隔夜飯﹑杯麪就算是膳食了。

碼頭工人也是十幾年沒加人工,工時也很長,其實所有工人都好慘,不論碼頭工人,我們家務工人,還是麥當勞﹑7-11 的工人,我們都一樣淒涼,那些大老闆令我們難以生存。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我地一直都有關注你地的情況,也一定會支持你地!加油!撐到底!加人工!你地唔好放棄,我們都是一家人,有咩事我地都會支持你!」

郭小姐,圖書館管理員,外判工。

我是外判工,工時不定,一時要返十個鐘,一時只有三個鐘,

之前都以為做圖書館好舒服,入去做才知道辛苦——比如公司要求你返十一點半,十二點半放飯,一點半開始要一個人在還書櫃位直踩到八點半,中間無人替位,連廁所都無得去。這八個小時,我都不敢飲水,真的好辛苦,可以話深深地感受到碼頭工人的苦處。

——又比如公司聲稱勞工處規定「事假」要十四日前通知,當時我姐夫末期腸癌,想請事假探病,但公司不批準,最後唯有用錢睇醫生,請病假去探佢。我後來查證,才知道勞工法例根本沒有這條規定。

我最後迫於無奈辭職,因為太辛苦,比如我做過洗碗,一個人要做幾個人的野,不是不想做,而是根本做不了,捱不了下去。

在香港,我們很少聽到工會﹑集體談判權,我以前都不知道是什麼,直至到這次罷工,才發現原來自己和身邊的工友都不認識勞工法例﹑勞工權益。我們工人一直被外判商欺壓,簡直不把你當人。而即使被壓榨到沒有尊嚴地生活,也沒有機會去爭取權益,所以我們要爭取集體談判權,要出來發聲。

給碼頭工人的留言:「撐到底!撐到底!我地好多工友會一直撐住你地!」

原文連結
草根行動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