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政政經經:一億元背後的私相授受

政政經經:一億元背後的私相授受
廣告

廣告

特首梁振英在一月份施政報告中提出「今年作出共18 億元的一次過撥款,讓區議會推展社區重點項目。每年額外向「社區參與計劃」撥款2,080 萬元,以加強區議會在地區上推廣藝術文化活動的工作。」

深水埗區議會在2月8日會成立社區重點項目計劃督導委員會,由區議會主席郭振華同事出任該委員會之主席,成員尚有另外20名區議員(不包括馮檢基、盧永文及甄啟榮),職權範圍圍包括:

1. 就推行深水埗區社區重點項目計劃(下稱「項目計劃」)提出建議;
2. 考慮相關因素,審議項目計劃的推展辦法、時間表及各有關安排;
3. 就項目計劃的推展向深水埗區議會作出推薦;
4. 監察項目計劃的實施進度,及評估項目的成效;以及
5. 定期向深水埗區議會作出匯報。

特首一鎚定音要辦藝術文藝推廣工作,怪不得一億撥款落到區議會手上,便快馬加鞭進行種種工作。跟據區議會網站的建議資料,2月8日才召開首次督導會議,2月中便由區議員構思計劃書(包括項目範圍、合作伙伴、預計費用、實施時間等),2月20日區議員就項目計劃提交書面建議的期限。

委員會未成立前已內定方向
根據委員會第一次的會議紀錄,原來在1月21日,已經召開了一次非正式的會議,正好是特首施政報告後的5天。原文直錄如下:「主席表示,於本年一月二十一日舉行的非正式會議上,議員同意循保育特色及促進藝術文化的方向,考慮於白田街與巴域街交界的政府土地上發展藝術文化墟,並認同應就計劃諮詢地區持分者的意見。他詢問委員區內居民有沒有其他建議項目。」

誰是「非正式會議」的參與者?區議會文件沒有提及,卻提出了發展藝術文化墟的方案。 同時,「議員在會上知悉該幅土地屬房屋署所擁有,故要求深水埗民政事務處(民政處)與 房屋署作初步接觸。民政處於會後曾與房屋署進行會議,解釋區議會的初步構思,並探討在該幅土地上發展藝術文化帶或文化墟的可行性。房屋署初步表示,該幅土 地有發展潛力,並樂意與區議會合作。若區議會落實以藝術文化帶或文化墟作為重點項目,該署會在現有的公屋興建計劃下,配合議會的計劃。」

單一方案收收埋埋,市民被蒙在鼓裡
眾所周知,深水埗區的住屋問題急需解決,在住屋用地建立發展藝術文化墟,實作令人擔憂社區及住屋用地會被侵用收縮。最後會上因委員要求延遲計劃書截止日期, 讓委員積極諮詢區內居民及團體,並於本年三月八日或之前向區議會秘書處提交書面建議。在第一次督導委員會上,主席請與會議員諮詢區內意見。

但在該段期間,不少深水埗區內的地區團體都未有收到有關諮詢。有地區組織更表示,雖然已加入區議會之關注貧窮委員會,但從未聽聞有關方面就興建藝術文化帶一 事作出資詢,一直被蒙在鼓裡。後來有居民團體主動查間,才得知區議會方面會於5月16日舉行地區工作坊,就有關單一方案進行諮詢。或許是親疏有別,親政府 的石硤尾居民服務協會,卻可以在舉行送暖行動時,一邊關注區內長者,一邊收集長者「支持」興建文藝區的意見。

這種假民意,真獨裁,利用不同的行政手段,去為反對意見消音。 選擇性發放資訊,諮詢只問自己人。有團體發起請願,不滿在未公開諮詢公眾前,區議會內部就選定單一方案。很多深水埗街坊質疑在區內大量貧窮問題未有處理時,卻斥巨款興建文化藝術建築物,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光怪陸離的假諮詢
在地區工作坊,有約150名市民出席,作為一個基層地區,大會竟然不許婦女帶著小孩進場,卻有不少衣裝筆挺的專業人士出席,可謂蔚為奇觀。市民可以臨時登記,但需要抽簽才可發言。會中分兩輪發言,每次五個名額。中簽的人,根據街坊指出,有三名是建制派區議員助理或親建制的地區組織。

在發言者中,香港婦女中心協會一名學生參加者表示,深水埗老人及兒童需要大,希望可以興建老人院,以至託兒服務,以釋放勞動力,公開就業,認為比興建文化藝 術帶更重要;但此番言論卻被一深水埗文藝協會有限公司(該公司正是建議書提出者)的發言人反駁,指學生忽視了培育藝術文化的價值。原來欣賞文化遠比基本生 活來得重要,這就是文藝協會對於低下階層的關心和愛護!

是發展藝術還是「偽術」?
更何況,究竟那個「藝術中心」要如何發展藝術,那份區區五頁紙建議書跟本就沒有太多解說和分析。整份建議書最清楚的恐怕就是要拿7400多萬作建造費用和裝 修費,還有就是將整整5000多尺變成商舖收租。至此,我們真的要問,究竟區議會是想發展藝術,還是要發展好睇唔好用的大白象「偽術」。

在工作坊上,有人追問主席郭振華沒有申報自己是提交建議書公司的董事,會否有利益衝突,並要求區議會作出非選定單一方案的公開諮詢。郭振華卻答非所問,支吾以對,根本毫無誠意回應居民的訴求,在場有40多名與會者實在難以忍受,即時集體離場抗議!

為何區議會要在未諮詢先定案?為何要置大量眼前的貧窮問題不顧,而選擇匪夷所思的藝術中心方案。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是關乎興建設施背後的種種利益輸送還是表 面上大興文教,實質為發展建制派的「文藝」勢力大量插針?這些都需要大家一起去監察正視,以共同力量迫使區議會作不預設定案的公開諮詢,讓市民自己提出真 正的社區需要,不要令辛苦得來的血汗錢,洗得不明不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