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黎棟國別幫侵害者搵藉口 !

黎棟國別幫侵害者搵藉口 !

作者是香港專上學院講師、新婦女協進會外務副主席

日前身為保安局局長的黎棟國就強姦案的比率激升 (增加了59.1 %) 作出回應時,只簡單的拋下一句:「奉勸女性飲小D酒」,令人嘩然,也引來本地團體以及外國媒體的批評。

黎棟國的輕率「忠告」,其實與普遍社會「怪罪受害人」(victim-blaming) 的文化意識無出其右。性侵害、性騷擾的主流論述,往往只歸疚女性的衣著、打扮,夜歸、流連酒吧等作為解釋性侵害之發生,背後隱含「你抵死、你自招」的怪責。其實把性侵責任推卸給受害女性,不單不公平,同時只會加強受害人的罪疚感,無法走出自責的困局,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常識。而保安局局長卻一無所知。

在婦女團體憤憤不平之際,有評論認為批評上綱上線,因為這種忠告合理並無不可。父母、師長也應教導女性保護自己。作為女性生活在這個越市,我們都會或多或小為自己定出很多規範、禁令,時刻提高警覺、打醒十二分精神。但是想深一層,為何我們的教育工作只是往女性身上去做,男性呢?除左「唔好搞大人個肚」?我們又會否忠告他們「別乘人之危」,「得到同意的性才是性」?

黎棟國第一件要反省的是:自己作為保安局局長的責任是什麼。好好研究如何終止性暴力,給公眾一個交代。再者黎的言論最危險的地方是為侵犯者提供一個開脫:「是這個女性自己飲醉酒,與我無關」。故此,他應該收回這個講法,公開澄清謬誤,以正視聽,而不是簡單表示「不安樂」就了事。

其實性侵無性別,男女皆可成為受害/侵害人,所以在教育工作中,必須超越兩性二元對立的框架,不能假設女性一定是受害人。或單從保護自己的角度出發,一面倒的要求女性自律、自我抑壓。反之,應正視及鼓吹健康、尊重的性。推動建立安全環境讓我們認識、體驗性才是根本。而創造這個空間是大家的責任,誘發每一個人的正義感,而不單是女性責任、也非單靠刑罰去恐嚇。近年,關注婦女被性侵害的團體例如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在協助受害人走出陰霾之餘,亦致力鼓吹尊重、同意的性觀念,從公眾教育去改變這種文化,鼓勵旁邊的人對性暴力挺身而出,邁向—「向性侵犯說不是我們共同的責任」。

根據當日政府的新聞稿,指滅罪委員會決定以「防範性侵犯」作為本年度滅罪宣傳運動的四個主題之一。在此,奉勸各委員及黎局長做好功課,求教於民間團體,加強自己的性暴力文化的了解,透過學校、家庭、工作間推廣「性尊重」才是正道。

選擇性失明?!

我都唔同意將責任推曬去受害人身上。所以,如果黎棟國走出來,只係講左一句「So I would ask that young ladies not drink too much.」咁佢真係抵死。

但實情係,佢之前個句係「Some of these cases also involved the victims being raped after drinking quite a lot of alcohol.」所以佢嘅意思,並唔係指責受害者飲太多酒,而係以實際數據去提醒大眾,飲酒(醉酒)的確較危險。
而再之前個句「All of these (rape) cases happened between those who know each other. They are either friends, close friends or they just met a few hours ago.」亦引証左呢點:以實際數據提醒大眾。

呢篇文章同大多數圍插黎棟國的文章都一樣:刻意挑一句說話來批評,選擇性失明唔理上文下理。

我唔反對文中所提及的「正道:性專重」,但當客觀數據,殘酷地說明「正道」的概念尚未普及時,自我保護就仍然有其實際需要。

拿生命來冒險?!

就如過馬路,係「綠色人像燈」時,你可以選擇:1)先看清楚有冇車再過,或2)唔望,堅持你有權過馬路,如果有司機衝紅燈撞死你,係佢嘅錯,佢應該對你嘅死負責任。

聰明的你,應該不會拿自己生命來冒險吧。

綠燈車可以行係正常交通規則。 有女性朋友失去意識下你同佢發

綠燈車可以行係正常交通規則。
有女性朋友失去意識下你同佢發生性行為係正常㗎?

又番去了起點.....

難道: 勸你加強提防, 使得你不用成為罪行的受害者 = 將該罪行的責任怪到受害者身上 ?

我想問, 如果我叫人小心財物, 唔好將貴重野隨便放. 是否就會被人說, 我在把偷竊案發生的責任, 推在失主身上???

如果這邏輯成立的話, 我無說話好講

比喻的問題

或許Samuel和Ted the joker覺得自己提出的類比很恰當,但我認為背後隱含我不苟同的預設。

我們平時呼籲大家過馬路望左望右,小心保管財物。因為以上風險的確恆常存在,所以大家應該小心車輛,提防扒手。

現就將上述語境轉向本體:呼籲女性應該小心/減少飲酒,提防被姦?我覺得很古怪。難道兩位不覺得嗎?

或許黎和兩位覺得這是出於事實和善意。但我卻認為,女性本來不應有此擔心,她們應該和其他人一樣,擔心自己酒後駕駛,失儀失言,影響健康等等。但她們應該為世上少數的人渣而要控制自己酒量?這樣其實是將本來不必要的擔心加諸由女性承受。

我們可以呼籲女性和其他人一樣都應該小心交友,但因此呼籲女性要減少飲酒,我認為是對女性過分的要求。

因果關係

之前的留言尚須補充:究竟女性飲酒量與她遭強姦有沒有正關係?有沒有因果關係?

首先要說,我連正關係都很懷疑,尚待研究。但為方便討論,姑且假設是。至於因果關係,大家清楚:沒有。

真正因果關係是:

有(不少)女性飲了很多酒,神智迷糊,碰到身邊有大色狼,所以遭強姦。

或許有人會不服,反駁:事實就是不少女士因此途徑而遭侵犯,所以呼籲女性減少飲酒,是實是求是的防範方法(聰明的你,應該不會拿自己生命來冒險吧)。

那麼另一個因果關係:

有(不少)同志在同志圈子找性伴侶,碰到對方是愛滋病患者,所以染上愛滋病。

所以呼籲同志減少和同志做愛,也是實是求是防範感染愛滋病的方法。

到此大家應該發現,Samuel和Ted the joker的比喻有什麼問題:若喻體真的和本體對等,應該是要求人減少過馬路;要求人減少擺放財物。

這是過分的。

回 朝雲

局長係話叫女性 (should not drink too much) , 即唔好飲太多, 而並非少飲酒, 兩者在程度上有好大分別, 難怪你會誤解了;

「我們可以呼籲女性和其他人一樣都應該小心交友,但因此呼籲女性要減少飲酒,我認為是對女性過分的要求。」 其實和「我們平時呼籲大家過馬路望左望右,小心保管財物。」也一樣, 馬路應該安全的, 司機也有責任照顧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財物是個人的, 擁有權也受法律保障, 不論我有否小心保管, 上面兩個例子也許不比少女小心飲酒相差不遠吧;

請著眼基本名題

同樣回朝雲:
我很清楚一點是: 比喻畢竟是比喻, 喻體和被比喻體兩者並沒有必然的印證關係. 以X比喻Y, 即使證明了X為確當, 並不會必然地證實Y為確當.

所以我一開始其實想跳出言辭上的政治正確與否, 先立下一條一般性的問題:
[是否勸你加強提防, 使得你不用成為罪行的受害者 = 將該罪行的責任怪到受害者身上 ?]

請問一下閣下對此題的答案

p.s. 閣下列了一個比喻: 有(不少)同志在同志圈子找性伴侶,碰到對方是愛滋病患者,所以染上愛滋病。
所以呼籲同志減少和同志做愛,也是實是求是防範感染愛滋病的方法。
--> 我想信懂思考的人係會呼籲同志不要作不安全性行為, 而不是不作愛.... 此例只是一個稻草人而矣

請著眼基本名題

同樣回朝雲:
我很清楚一點是: 比喻畢竟是比喻, 喻體和被比喻體兩者並沒有必然的印證關係. 以X比喻Y, 即使證明了X為確當, 並不會必然地證實Y為確當.

所以我一開始其實想跳出言辭上的政治正確與否, 先立下一條一般性的問題:
[是否勸你加強提防, 使得你不用成為罪行的受害者 = 將該罪行的責任怪到受害者身上 ?]

請問一下閣下對此題的答案

p.s. 閣下列了一個比喻: 有(不少)同志在同志圈子找性伴侶,碰到對方是愛滋病患者,所以染上愛滋病。
所以呼籲同志減少和同志做愛,也是實是求是防範感染愛滋病的方法。
--> 我想信懂思考的人係會呼籲同志不要作不安全性行為, 而不是不作愛.... 此例只是一個稻草人而矣

局長的呼籲 - 惡勢力收樓篇

.
在以下的情景中,作為保安局長的,會對受害者和「即將出現的受害者」作出如何的「呼籲」呢?

/* ... 在以往的 惡勢力「強X式」的收樓事件中,受害者都是因為 沒有充足的財力和勢力,才引致加害者有機可乘,而所有加害者都是我們認識的個體、集團、甚或是「債主」,所以在此呼籲:「.......... 」 .....*/

1) 有機會被「強X式」的收樓的人士 應努力搵錢
2) 有機會被「強X式」的收樓的人士 應加入有勢力團體
3) 有機會被「強X式」的收樓的人士 應不要舉債
4) 有機會被「強X式」的收樓的人士 應.....

這樣的「局長善意」,是合適的? 是可接受的嗎?
.

當黎棟國遇上與警有關事件

.
作為保安局長,要管控不同的紀律部門,黎棟國局長的表現,從一般角度來說,應可算是不過不失。但不知為何,一旦涉及警方的事件,,不知是否警方高層給他的匯報有問題,還是一些不知名原因,黎局長總是表現得使人失望的。簡單至有關罪案情況的處理方向、呼籲;到警力高層對警力使用不當的趨向的無視;再到處理警方犯錯的回應,都出現了「無能為力、進退失據」的失效情況。作為朋友、同事、甚或是事不關己的,或許仍能以同情諒解的心情作反應;但若以管治角度作出發,這種的表現,是必需嚴加指正的!
.

失言

局長又失言,政府要多D教高官講嘢倪術!說荒要漂亮!

不要作不安全性行為

問題就是,黎不是呼籲女性不要在不安全的環境下喝酒,而是呼籲別喝太多,我的「稻草人」(減少做愛/別做太多)才是相應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