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海豚在香港海洋公園猛烈撞牆:這是正常的嗎?

廣告

廣告

_DSC4488

編按:對於海豚 Pinky 把身體用力撞向水池邊的情況,香港海洋公園解釋說是 Pinky 貪玩和希望引起訓練員的注意,不過國際性「鯨類及海豚保育機構」(WDC - 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 負責倡議的職員 Courtney Vail 於5月28日特別為此發表文章回應。根據該機構多年來的研究,Pinky 的行為其實並不罕見,因為被圈養的海豚經常會因為壓力而生病,甚至為做出自殘行為。文章呼籲停止圈養海豚,讓牠們自由自在回到大海生活。 WDC 是聯合國環境項目下,落實「關於保護野生動物移棲物種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Conservation of Migratory Species of Wild Animals) 的伙伴組織,而 Courtney Vail 則具有超過廿年的野生動物保育經驗,是生物學、環保政策及法律的專家。

轉譯自 Whales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WDCS) 網頁
原文於2013年5月28日早上1時由 Courtney Vail上載

近日,海豚撞向混凝土牆的視頻在互聯網流傳。雖然香港海洋公園在其 Facebook 頁面上的聲明,這是“正常”的,又指這是名為 Pinky 的14歲雌性海豚的常有行為。我們必須關注此類事件的原因,並很理解為何公眾也很關注此類畫面的傳播。

雖然我們難以準確地辨別什麼被描繪在視頻裡,但我們可以從翻譯和照片中見到海豚把自己撞向室內設施的一堵牆。雖然我很想說這是一個罕見的事件,但實際上這非絕無僅有。這些不幸的同類型事件時有聽閒。被圈養的海豚生活在極其不自然的環境,使牠們處於緊張狀態,從而影響牠們的行為,並有可能會損害到這些動物的健康和福利。Pinky 雖然沒有死,也據聞在是次事件中沒有弄傷自己,但這種行為是極不正常的。現時,我們從已知的文章可得到的一個結論,足以令我們了解到,這些有情感和自我意識的生物不應該再被囚禁。既然我們已知有可替代的方式或在自然環境中了解和認識這些動物,又考慮到當中牽涉到以不人道的方法去捕捉、運輸和馴養,圈養無疑是不道德和可惡的。因此觀之圈養動物作所謂教育用途是殘忍的行徑。

再看看被圈養起來的海豚死亡和疾病的原因,你會看到大多數死亡是由壓力相關的疾病所造成的:肺炎、敗血病、動脈瘤、吞食異物、心臟驟停、驚悸,以及許多其他 疾病。除了這些慢性疾病使的致死被飼養的海豚外,其他造成受傷和死亡原因和這次發生在香港海洋公園的事件很類似,包括在表演和「與海豚一起暢泳」(swim-with-dolphin)節目期間,海豚在半空中相撞。(奧蘭多海洋世界海豚探索Sea World Orlando Dolphin Discovery)也見到海豚跳出水池撞向水泥地,或者是海豚或殺人鯨撞擊水池引致受傷或死亡的事件。還有一些因囚養而導致的不可接受的後果。具體的例子如下:

據報導,2000年8月,美國邁阿密水族館,「珍珠」,一隻雌性的寬吻海豚,因吞下一個塑料杯而去世。聯邦維護海洋哺乳動物的庫存報告系統(MMIR)揭示「吞食異物」是常見的死亡原因。

2006年,哈雷,一隻7個月的小海豚在明尼蘇達動物園跳出了水池不久死亡。

最近的案例同在2010年7月發生。一條偽虎鯨在沖繩美麗海水族館跳出水池。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一條佛羅里達州海洋世界的寬吻海豚身上。(事實上MMIR還列出了不少海豚的死因)。

奈美(太地町野生捕獲的逆戟鯨)最近去世了,她的肚子全是石頭(幾年前,南非的一條海豚也出現類似情況)。

在越南,有一條海豚在表演其間生育。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被圈養的鯨魚或海豚遭受了精神、情感和生理上的壓力,削弱了牠們的免疫系統,使他們容易感染疾病。即使被圈養鯨魚和海豚生活在遠離天敵、污染和其他威脅的環境中,牠們依然英年早逝。圈養中的初生鯨魚和海豚的死亡率也遠遠高於野生的鯨豚。被圈養鯨魚和海豚會受訓練習表演技巧,僅以食物作為獎勵,日復一日重覆非自然行為。沒有演出的時候,他們往往要待在比表演池還小的水池。動物被困養在一起,導致牠們精神緊張,促使牠們意欲逃走卻無處可逃。

此外,野生捕獵鯨魚和海豚是殘酷的。整個族群都是針對對象,當中有很多鯨豚最後都被殺害或受傷,只有年輕和狀態良好的會被留下。這導致留在野生環境的都是較 脆弱的野生種群和其後代,對整個族群的繁衍和承傳有巨大而且負面的影響。我們沒有權利把這些令人贊歎的動物困養。圈養鯨魚和海豚作表演,既不能教育人民, 也不是保護鯨豚。圈養動物這種令人不安的行為只會導致一些負面的副產品: 壓力和約束,在圈養的設施中常見海豚有如此徵狀。社會大眾應了解這些動物的個性、社交文化,生理和心理的需求,支持牠們應有的權益: 自由生活、不被捕獲、約束和受傷害。我們不能讀取這些動物的思想,但我們已有足夠的認知去了解牠們的情緒,受苦的反應或觀感。牠們有需要和權利享有自由自在生活,不受疼痛和壓力之苦,免受人類的操縱淪為我們的娛樂工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