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中」是否合乎道德?

廣告

廣告

「佔中」的目的是為爭取在一七年進行的特首選舉須符合國際標準對「普及和平等」的要求。一個人採取行動去爭取保障自己的基本權利,很難說這目的是不道德的。而按「合乎比例」的原則,「佔中」作為實現真普選的手段也是合乎道德的。

有批評指「佔中」的不道德的,這涉及「佔中」所要達到的目的,及「佔中」作為達到此目的之手段。若目的是不道德的,那麼即使用了合乎道德的方法為實踐的手段,那也是不道德的。但即使目的是道德的,假如用了不道德的方法去實踐此目的,這仍是不道德的。因此,「佔中」是否合乎道德,就既要看「佔中」所要達到的目的,也要看「佔中」作為達到此目的之手段。

這裏我把「佔中」的目的只設定為爭取在一七年進行的特首選舉須符合國際標準對「普及和平等」的要求。認為「佔中」是不道德的一個說法,是指「佔中」高舉「普選」,但大部份港人根本不認為普選是重要,他們更重視生活水平能改善。即使香港需要實行普選,也不一定要根據「佔中」的理解,要符合國際標準。港人必須考慮中央政府的憂慮,也不應要求一蹴而就,可先接受有篩選候選人的普選方法,然後再爭取全面的普選權利。

這種看法有其本身的邏輯,但我要說的不是哪種看法是對的,而是「佔中」要求普選須符合國際標準是否不道德。《基本法》規定《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其中就是包括了合乎國際標準的政治權利。這是國際社會確立了的普選標準,是每一個人所應享有的基本權利。一個人採取行動去爭取保障自己的基本權利,很難說這目的是不道德的。或許有一些人認為他根本就不想要這本屬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故爭取權利的行動對他來說是無謂的。

某些寧讓別人代他決定一切的人,更會抗拒由自己去承擔起行使自由和權利所帶來的責任的。這就好像一個奴隸甘願受奴役,他自己不單不會參與解放的行動,更希望其他奴隸也不去與奴隸主進行抗爭求解放,因他害怕其他奴隸起來爭取自由的行動,有可能招來奴隸主對所有奴隸的全面打壓,令自己受無妄之災。但他卻沒有權阻止其他想要得回這些權利的人採取行動去爭取權利。起碼不能說那些爭取保障自已基本權利的人是不道德。反過來說,阻止別人去爭取自己的基本權利可能才是不道德的。再且,若能成功爭取到權利,所有人都是可得益的,基本權利並不只屬那些有去爭取的人。

或許沒有太多人會真的認為「佔中」爭取普選的目的是不道德,但不少意見的確認為「佔中」是實現一個合乎道德的目的之不道德手段。他們認為「佔中」令無辜的人受到損害,故是不道德的。「佔中」作為一種實現某種政治目的之手段,它是否不道德,就得要看以甚麼標準去量度。

其實任何人在行使自己的權利時都有可能影響其他別人的權益,因此單純因某人的行動導致另一人的權益受損並不必然是不道德的。舉一個例子,某人要趕去簽一份合約,他原計算走路去簽約的地方只要大約十分鐘,但路上行人那天卻不知甚麼原因特別多,令他需要更多時間才能走完路程,結果他因遲到而簽不成合約遭受損失。這人卻不能說在路上阻著他的行人是不道德的。

一個可考慮的準則去判定「佔中」是否合乎道德,就是「合乎比例」(proportionality)的原則。這涉及幾個問題,而對這些不同問題的不同結論會直接影響「佔中」這手段是否合乎道德的看法。

一 、因「佔中」而權益受損的人所受的損受的性質是甚麼?
有意見說「佔中」因會長期堵塞中環要道,那會阻礙人準時上班、影響店鋪生意、令香港的經濟生產總值減少、令香港的信貸評級被調低等。從這些所可能涉及的權益,其性質都不屬國際人權公約所保障的權利。

二、這些聲稱權益受損的人是否真的及如何被「佔中」損害他們的權益?
即使這些權益損害真的存在,但「佔中」卻未必是直接造成這些損失的主因。首先香港公民要公民抗命「佔中」,實是被北京政府一直漠視港人對民主的訴求所迫出來的。再且,「佔中」者雖會堵塞中環要道以示爭取普選的決心,但「佔中」者已事先說明行動是非暴力的,警方應可以很快就完成清場,故不會長期佔用道路的。若出現長期佔用道路的情況,那只是由於警方和特區政府沒有採取適切的行動而導致這些損失。

三、「佔中」的目的是甚麼?是否合理的目的?
如上所述,「佔中」的目的是要保障所有港人的基本權利,而這政治權利是受國際公約所確立的,層次與聲稱受損的權益明顯有高低之別。保障這些基本人權的行動也必然是合理的目的。

四、「佔中」是否與要達成的目的有關連及是必須的?
在香港的獨特的政治情況,不採用「佔中」這行動,實在很難有機會促使得到北京政府放棄其固有要完全操控特首選舉的底線。很難令人相信只是依循正規的諮詢程序,北京政府會讓港人有真普選,而過去採用過的爭取方法如議會否決、集會、遊行、變相公投、絕食等都不會有效,因此才要採用公民抗命「佔中」這更激烈但仍不涉及暴力的行動。當然有人會認為即使「佔中」也不可能迫使北京政府退讓,但起碼「佔中」是在現行眾多方法中最有機會的一個,其關連性及必須性應可成立。

五、「佔中」所可能造成的損失及達成其目的所可能帶來的正面後果,在平衡後哪一項是較優先?
這可能是最關鍵的問題。若人們經過慎重思考,仍認為那些可能會發生和可能是由「佔中」所做成對一些人的一些損失,相比起所有港人的基本人權明顯會因不能落實真普選而被侵害是更重要,而判定「佔中」是不道德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