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社福機構召警趕無家可歸難民

廣告
社福機構召警趕無家可歸難民

廣告

圖:Vision First

編按:上一輩的香港人或許對「越南船民」仍存依稀印象。隨著2000年最後一個難民營關閉,「難民」這名詞已不常見於大眾的日常生活。其實,香港尚有132名難民滯留本港,另有接近5,700名酷刑聲請人(Torture claimant)等候審核。因著本地制度,他們不能在港工作,生活自然艱難,生命虛耗在無了期的等待。兩日前,有難民一家四口因無法繳付租金而向本地擁有55年歷史的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求助,該組織是香港社會福利署指定支援難民的機構,但職員竟報警處理,令人嘩然。以下為本地另一協助難民組織Vision First的報導中譯。

原文:ISS calls police to remove homeless refugees

8個無家可歸的難民,包括兩名小童,昨晚(七月十五日)到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旺角辦事處尋求援助。租金上升令他們走投無路。沒有儲蓄,沒有收入,且得不到ISS足夠的支援,令越來越多貧困的難民無家可歸。來自非洲國家多哥的Ibrahim零五年來港尋求庇護,但當局至今尚未確認他的酷刑聲請。在得知申請庇護需時,他零九年說服妻子來港,並在港誕下兩名小孩。

幾年來,這個家庭住在長沙灣一個月租四千五元的破舊單位,然而,ISS的資助只得3600元,他們每月也要為900元的落差惆悵。他們到處向人借貸,妻子甚至典當了母親送給她的結婚禮物。由於他們付不起租金,房東告上土地審裁處。Ibrahim尋求ISS的協助,但ISS對他們的慘況充耳不聞。數月後,警察執行法庭發出的搬遷令,他們一家被迫遷出單位,流落街頭。無助的他們接觸Vision First ,有律師答應無償協助他們。但法律程序需時,他們仍需為一處瓦遮頭奔走。沒有選擇之下,他們帶著少量行李來到ISS旺角辦事處,準備留宿至出現可行的解決方法。就在此時,難民無家可歸的悲劇演化成一套荒誕劇。

當時,AM730記者和Vision First職員見證了長達5小時的對峙。ISS雖然為國際組織,他們的職員面對這個場面顯得手足無措,他們試著顯得專業一點,但掩飾不了他們的慌亂。他們著保安員叫記者和Vision First職員離開,但遭到拒絕,而停止拍攝的要求同樣不得要領。除了提供乾糧外,ISS職員提出了數個空洞無物的方案,但難民拒絕了。在這情況下,ISS作出了令人洩氣的行動……

8名警員出現在辦事處,由於沒有罪案發生,他們嘗試進行調解。ISS職員繼續他們的慌亂──他們似乎被負責人Miss Panares遺棄了。我們祝福這位剛出院的女士早日康復──以處理這件事情,並且要叩問她,管理一個對難民造成痛苦的殘暴計劃(指ISS),這是否值得?

ISS仍然繼續他們的無知和慌亂,他們竟著警察刪除我們和記者的相片,並要求傳媒離開。這令記者生氣地提醒ISS記者擁有新聞自由。而且,他們拒絕一些可行的解決方法,甚至不願承諾長期提供居住地方。顯然,職員受指示不能簽署任何文件。至晚上九時,由於小孩已見疲態,難民決定結束對峙。對於ISS拒絕簽署任何文件,以保證他們的要求能在短期內達到,難民不感意外。

AM730報導:求援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