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野味。燭光。奠海豚。

野味。燭光。奠海豚。
廣告

廣告

野味。燭光。奠海豚
 
依舊凌晨二點,桌上的枱燈照射在一份讓人沉重的舊文件。
 
1974 年 9 條海豚逝世
1975 年 21 條逝世
1976 年 18 條逝世
1977 年 3 條 ⋯⋯
 
OP Thesis
 
這份1974-2002年間關於香港海洋公園的鯨豚死亡列表,由公園前獸醫木下禮美女士撰寫。

筆者就報告進行數據整理及統計,得出由1974﹣2002年期間,公園海豚死亡總數為 131 條 (見圖表1),而一般野生的海豚壽命介乎 30﹣40歲,然而生活在園內的海豚平均壽命只為 847 天(約2年零4個月)。短短的 847 天的平壽命,這個令人慘不忍睹的統計數值,簡直是對海豚尊嚴的最大侮辱!
 
圖表1
(圖表1) 香港海洋公園﹣海豚死亡數字 (1974﹣2002年)
 
現在是 2013 年,重提海洋公園往事意義何在?

筆者覺得89 民運,學生的死亡數字也已成歷史,我們每年會反思、我們每年會悼念,更會薪火相傳,有其存在意義和價值。

諷刺的是,逝去的 131 尾海豚,就連那點點的悼念燭光也沾不上邊兒,那到底是我們善忘、還是海洋公園無情?
 
呼出一口沉甸甸的冤氣,擦一擦眼睛,我們再看看死亡原因的統計數據(見圖表2)

在1974﹣2002年期間,3成7的海豚(48條海豚)因呼吸道感染──類鼻疽而死,此病的成因據當時獸醫木下禮美所述歸為「原因不明」,但可以肯家類鼻疽一病其中主因是:傷口長期接觸污染水或不恰當注射藥物而感染,形成肺炎。

有 3 條海豚更在沒有園方詳細向公眾交待因由下「人道毀滅」。除此之外,其他死因有由毒血病、胃潰瘍發及壓力病所引發,而有 2 條海豚在4 年內受困於公園的大型隔油器內,窒息而死。

當中令人感到震撼的是,1975年更有5 條海豚於同一日集體死亡,至今死因不明。
 
Dolphin Cause of Death Pie Chart
(圖表2)香港海洋公園﹣海豚死因 (1974﹣2002年) 
 
打造一所蜚聲國際的海洋館,背後鮮為人知的代價原來可以這樣沉重得不堪回首,意想不到的是,童話故事城堡的地庫竟然是納粹集中營。
 
追溯1987年香港政府制定《海洋公園公司條例》17A-D細節,闡明作為政府全資的非牟利公營機構──海洋公園,「教育公眾海洋保育」是其成立職責之一, 公園非但沒有擔當好教育角色,反而挾著保育為名,變本加厲由南非和印尼購買野生海豚,從而迫令海豚表演和進行研究,加上現行的政府的機制並沒有一個完善而獨立的監察機制,去約束和監察海洋公園,公眾透明度的增加是刻不容緩。
 
有見及此,筆者透過海洋生物組織 「豚聚一家」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stopdolphinshow/)取得部份關於海洋公園──圈養海洋生物的民意調查結果 (詳見註1)
 
當中89% 受訪者認為海洋公園應取消海豚表演 (見圖表3)
 
圖表三
(圖表3)Q4 你認為海洋公園應否取消海豚、海獅和海豹表演?
 
而93% 認為公園必須增加機制的透明度(見圖表4)
 
圖表4
(圖表4)海洋公園作為一所非牟利團體,以「協助保育野生動物生態及增進大眾對這方面的了解」為其成立宗旨,你認為公園有必要增加透明度?
 
民調結果清楚顯示香港市民普遍反對馬戲團式經營的主題公園, 討厭海豚屈住劏房,也討厭玩著那個劏房波。 
 
如果,
地下污水渠, 是一所城市的良心
又如果,
麵包的酵母菌, 反映麵包舖東主的良心
那麼,
海洋公園的良心, 盛智文, 你又把它丟棄在哪一個堆田區裡呢?
筆者找不到, 香港市民尋遍不果。

 
*註1:2013年6月“ 豚聚一家 Dolphin Family “ (www.facebook.com/groups/stopdolphinshow)透過 Google 網頁的民調軟件於 Facebook 進行《香港海洋公園──關於海洋哺乳類生物表演及困養民意調查》,以瞭解市民對公園海洋哺乳類生物困養及表演的意見,訪問對象為任何年齡層及任何國藉人仕。調查問卷由「豚聚一家 Dolphin Family」委託獨立第三者設計及審議,而調查的所有操作,包括數據收集及分析工作的結果,均會傳遞獨立第三者監察,並即時公開給訪問者查閱,以確保計劃在今次調查的設計及運作上獨立自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