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旅遊

日出之前,十八年後

日出之前,十八年後
廣告

廣告

(圖:《Before Sunrise》劇照)

作為《Before》系列(即《情留半天(Before Sunrise)》、《日落巴黎(Before Sunset)》和即將上畫的《情約半生(Before Midnight)》)的瘋狂粉絲,來到奧地利維也納,盤旋腦海的不是莫札特或貝多芬,而是十八年前拍的《Before Sunrise》的一幕又一幕。

《Before》系列三集相隔十八年,可以說是浪漫電影系列的經典,特別是第一集《Before Sunrise》,更是旅行者的終極 Fantasy。1994年夏天,美國男孩 Jesse 和法國女孩 Celine,兩個背包客在開往維也納的火車上偶遇,結伴同遊一天一夜,於美麗城巿中墮入愛河、在對話之中確認了靈伴(Soulmate)。

我嘗試跟隨他們的腳步,在十九年之後的維也納,尋找電影中他們的足跡。Jesse 在火車上遇上了 Celine,說服了她一起下火車,與他同遊維也納;從火車站沿著瑪利亞希爾夫大街往巿中心走,靠近內城區的不遠處,就是那間老黑膠唱片店。黑膠唱片店門前有寫著「Alt & Neu」的招牌,即「新與舊」之意;唱片店內堆滿唱片,而電影Jesse 和 Celine 聽《Come back》的試聽室已然不在,那二人互相迴避眼光卻又互相試探的一幕,已成絕響。換上的是堆滿每一個角落的、我讀不出名字的黑膠唱片,那種老舊的感覺只有比電影中更強烈。

走到內城區,在歌劇院前的風景,正是二人曾經憑欄眺望維也納的夜景之處。維也納的夜晚其實相當熱鬧,內城區許多餐廳、酒吧和咖啡廳,即使夜深仍有許多人光顧;電影中二人曾去過的那些食店,有些已然不復存在,或已改頭換面,也當然見不到那看掌的吉卜賽女人了。十九年了,又怎會是同一個模樣呢?

從內城區向多瑙河走,然後沿著多瑙河畔信步而行,就會走到二人遇上流浪詩人的地方。那詩人問二人拿了一個字,然後給他們寫了首詩,一首像看透二人關係的詩:

You have no idea where I came from
We have no idea where we’re going

That’s how it could be
Don’t you know me?
Don’t you know me by now?

接近二十年的時光,物轉星移,年輕男女分開了再走在一起,兩個人的關係也不只兩個人了。那個清晨二人漫舞的街頭已然面目全非,然而就在 Ausstellungsstrasse 上,那個可愛的遊樂場仍在,凝固在摩天輪上的那個黃昏,現時仍能回味。


(圖:摩天輪仍在,但漫舞街頭不再)

如果願意走遠一點,可以去到城巿東邊的一個小墓園,一個埋葬了無名死者的地方。墓園很面積很小,每一個墓碑都是同一款色的銀黑色十字架;這兒埋葬的大都是因水災而殁的人,他們難辨名字,於是都合葬在這裡。Celine 帶著 Jesse 來到這兒,找到了一個十三歲死去的女孩的墓碑,感嘆死亡如何凝固時間。時間最是公正,從不偏心地從每一個人的身上溜走,然而只要活著,就能選擇;日出日落的偱環,也可以是最浪漫的平凡。


(圖: 《Before Sunrise》維也納地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