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吳秀華

香港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碩士課程(MIPA)學生、兼職公關顧問、前亞視新聞部副採訪主任和主播。 網誌

媒體

離開亞視

離開亞視
廣告

廣告

圖:亞視今日在新聞前後播出廣告讚揚盛品儒

圖為編輯所加,作者為前亞視主播吳秀華

多位新聞部資深主管近日相繼離開亞視,原因各有不同。有人因無法配合公司管理層的要求而選擇離開,有人因人事變動而提早離開。小妹早在七月一日辭職,與公司高層變動完全無關,離開只是對一些新聞人、新聞事感到意興蘭珊。

接近兩年前,我戰戰兢兢地重返亞視新聞部。那時候,亞視因誤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死訊而被廣播事務管理局裁定報道不準確及延誤更正,罰款三十萬元,創同類個案最高紀錄。我當時仍未踏入亞視大門,看見報道後曾一再認真考量應否回巢。當時,我認為自己既然早已決定,便不應舉棋不定。

加入亞視後,我失去不少很難得的機遇,但同時,新聞部主管們也給了我很多非常寶貴的工作空間和發揮機會。重回新聞部不足三個月,我獲派出席財政預算案電視論壇;新聞部人手緊絀,但上司仍間中容許我不用協助日常新聞採訪,讓我發掘不同新聞故事;到最後,我有機會出席施政報告電視論壇。這一切一切,我是很衷心感謝我的新聞部主管和上司的。沒有他們的提㩗和包容,我的工作生涯肯定失色不少。

離開新聞部的決定,也是和上司有關。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後,小妹有幸公開要求他落實施政承諾。然而,新聞部主管於一兩天後便收到觀眾意見,他親自看過電視論壇片段後便不再讓我出席一個月之後的財政預算案電視論壇。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和這名主管因工作安排爭論。我認為他是受到政治干預而自我審查,但他否認;可惜我當時沒有真憑實據,爭吵暫告一段落。

那為何我當時不即時離開呢?那時候,我實在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既然事件已反映自己和上司處事、價值觀和意見不合時,留下來只會令自己難過。只是當時有朋友認為,我沒有充分理據證明有人政治干預和自我審查便離職,公司內外很可能會認為我是因犯錯而引咎辭職,也有朋友建議我留在公司蒐集事實證明。

和新聞部主管鬧意見分歧,雙方互信基礎也撕裂了。從那時候起,我以至上司也讓我盡量避免處理政治新聞。我的工作態度不再積極,主管也不像以往般重用。總結過去半年的「苟且偷生」,新聞部主管處理政治新聞的手法確是較多年前的他保守,有時為免自我審查太明顯,唯有避重就輕。即是敏感的政治新聞不可不做,只是輕描淡寫、人有我有便算。在這個環境工作久了,人很容易變得麻木,有些人更變成扯線木偶甚至變本更厲。

我不知道自己一直尊敬的主管為何會愈來愈保守,是他年紀大了價值觀微調了,抑或是公司內外的壓力愈來愈沉重讓他無法忠於自己呢?我曾打算離職前親自問他,可惜公司近期的人事變動令我沒有這個機會。

估不到的是,自己離職之時,當初叫我回巢的上司們也接著離開亞視。更巧合的是,自己離職休假期間,通訊事務管理局便發表調查報告,指亞視主要投資者王征違反承諾,干預公司日常管理和運作,向亞視施加歴來最高罰款一百萬元。今日,盛品儒更因為早前被通訊局判定為不是管理亞視的適當人選,而要辭去執行董事的職務。

在這風雨飄搖之時離開亞視,我心存慶幸,但也感到痛心。在此,我要套用「後生、靚仔」的亞視前高層盛先生的聲明內容:「願天佑香港、天佑亞視」。

相關報導:
發牌制度不改 盛品儒辭職又如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