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麗麗給曾偉雄的信

廣告
麗麗給曾偉雄的信

廣告

處長叔叔,聽說你的外號叫禿鷹,你威嚴的樣子令我望而生畏。 人家又說你是一哥,是保護香港最高權力最重要的人。 我好想知道,那被保護的包括我嗎?

我叫麗麗,是一隻四個月大的花貓。 很多人叫我們做流浪貓,但其實我和我的家人、祖先世世代代都在這裡居住,這是我們的家,不明白為什麼說我們是在流浪。 幸好有些愛錫我們的哥哥姐姐待我們如社區貓,也願意給予我們食物。

後來我知道,原來很多人都不喜歡我們,這裡很多朋友仔都無故失蹤了,有些人會追打我們,用石頭擲向我們。我們手無寸鐵,小小的身軀叔叔你一隻手掌已可以掐死我了。我以前以為,有處長叔叔領導的警隊在守護我們,我應該是安全的。

但我錯了。那一天,那個很討厭我的人類,拿著不知什麼的狠狠的砍我的後腳。我當時只有痛,很痛。我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我什麼都不知道,也看不清楚。我很驚慌,只顧著逃跑。我躲了起來,一個星期,我不斷流血,沒吃沒喝,我聽見餵我的姨姨在喊我名字,但我不敢出去,我很怕,我覺得這個世界很恐怖,我以為我已經死了……

今日,我睡在一間民間成立的動物醫院,有很疼愛的哥哥姐姐照顧我。我在慢慢康復中,知道還有些大手術要做。 我雖然少了一隻腳,但我覺得很安全,很溫暖。 這段時間我在想:有壞人其實不出奇,但為什麼處長叔叔不去抓那些壞人呢? 為什麼你指揮的警察哥哥會說:「貓一隻唧!」我只是一隻貓,但有錯嗎?

這裡的哥哥經常說要爭取動物警察,處長叔叔其實為什麼反對呢?你不是也有很多不同的小隊去負責其他特別職務嗎?如什麼談判專家、拆彈專家。 那為什麼不訓練一些動物專家?是你不喜歡動物嗎?還是你不當我們是生命?

以後應該會有人帶我回家了。我不需再做「流浪貓」。 但我很擔心我的朋友仔,如果你堅持不成立動物警察。那就是你同意那些壞人繼續去欺負我們吧。是嗎?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是一個尊重生命的執法者。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守護神。
還是我真的誤會了。

小貓麗麗
筆者按:麗麗,四個月大的小花貓,被人活活斬去整條後腿。她逃脫後藏身山邊,一星期缺水缺糧,當血和生命都將近流乾之際,被動物義工拯救了……

從死亡邊緣爬了出來,慢慢康復中的麗麗,給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先生寫了一封信。

全城祝福麗麗晚會
日期:9月7日星期六
時間:晚上7時
地點:政府總部立法會廣場
* 請穿有動物圖案的衣服並用手機預先錄下一段動物的叫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