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海洋公園 — 引進動物機制篇

廣告
海洋公園 — 引進動物機制篇

廣告

根據海洋公園多年來新聞稿,筆者綜合了5種園方引進動物的方法,包括有購入、物種交換計劃、送贈、拯救、人工繁殖。每種計劃背後有著鮮為人知的真相,這不單是商業買賣,還涉及動物生存權利及其生命價值。

購入

購入是其中一種主要的引入動物方式,園方派遣工作人員遠赴世界各地採購物種,例如在七十年代,園方遠赴日本太地町購買海豚。近十年公園為了提昇自己在國際上地位,大興土木,興建新主題館也務必成為全球之冠,例如在2002年在日本鹿兒島購入4條鎚頭鯊,打做成為「全東南亞第一間飼養稀有品種鯊魚之水族館」;在2006年,世界各地引進1000隻水母,當中包括10種稀有品種,也打做成為「全東南亞第一座獨立水母館」;還有在2010年,海洋奇觀水族館開幕,購入1000條珊瑚魚,運送期間死亡率已達70%。這次賣買會否成為「全東南亞最殘酷之水族館」呢?

購入 Roni
圖表一) 購入物種,資料來源:Dolphin Family

物種交換計劃

與世界各地水母館交換物種是另一種方法,由於某些國家法例比較嚴謹,不可能入口特別物種,只有透過國與國交換可以解決法例上爭論。但由於計劃欠乏透明度,香港海洋公園究竟與那一間水族館定下契約、當中交換規則是否合理等等均無人知曉,這也是最恐怖的地方。前兩年,海洋公園突然建議從所羅門群島購入30條海豚,也是為了物種交換計劃 。物種交換例子上如在2005年,與台北海洋館(2007年閉館) ,以一條鯊魚交換一條圓犁頭鯆 ;在2012年,與日本福島海洋科學館,交換1條太平洋海象。巧合地這兩單例子,似乎香港交換過去之動物,命運都是兇多吉少。

拯救 Roni
圖表二) 物種交換,資料來源:Dolphin Family

送贈

贊名思義是某國因某些目的而送贈動物,贈送最多國家莫過於是我們「祖國」,還有一些良心發現的水族館,又或者某國家停止海洋動物表演後 ,將動物轉贈香港海洋公園,對動物來說只是換了地點,動物繼續過著勞役生活。除了從新適應環境後也要重新投入表演,可能比之前水族館表演生活更難過。其中最為人所知之「送贈」例子就是中華鱘,在2008─2010年,中華鱘館兩度開放,第一次因為奧運中央政府贈送10條,因錯誤判斷,與海狼同住一缸,中華鱘傷亡慘重,到現時為止還未知生死數目。2010年重新開館,中央再贈5條,前後共送中華鱘15條。

送贈 Roni
圖表三) 送贈,資料來源:Dolphin Family

拯救

從野外捕捉受傷的動物,通常困在海洋公園接受治療,然後等待進一步行動。多年來在公園新聞局公開個案有三,但牠們命運不多好,其中兩個個案入園不久便死亡。成功拯救倒子只有2008年一隻成年海龜,最終放回西貢外海;2003年三椏村一條擱淺中華白海豚,拯救五日後最終不治,當年死亡個案是即日公開。但海洋公園新主席盛智文上場後,死亡通報機制更差,日前從玳瑁事件得知,公園並不會主動公開相關事件。

人工繁殖出生

很多水族館聲稱人工繁殖可增加對相關物種的認識,而且可減少於野外捕捉物種,香港海洋公園也以此為由進行人工繁殖,還加以包裝如「自願性人工繁殖」等特有名詞,而事實是訓練海豚翻身殖入精液便稱為「自願性」。以海豚為例,早在十多年前公園已停止購入海䐁並推行人工繁殖,但這種做法是否人道,我們還要細心想想!人工繁殖海豚的習性已經改變,性格上機能上已經與野生海䐁不同,最好不過例子就是 Pinky,性格行為怪異,從小已經有「撞牆」習慣,也不懂照顧初生兒子 Cloe,出世不久危些撞牆而死。

近年海洋公園人工繁殖的趨勢更為嚴重,每種入園動物也要進行人工繁殖。

無論公園用那一種手法引入動物,重點在於我們怎樣對待動物,有沒有為牠爭取應有福利,有沒有重視牠們生命,有沒有善待動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