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藉禽流感滅店有理? 一個行業的生死!

廣告
藉禽流感滅店有理?	一個行業的生死!

廣告

位於觀塘重建區的仁信里在9月30日已到搬遷限期,唯市建局未有合理安置全港唯一的鴿檔——國際鴿舍。由10月2日開始,各關注人士和街坊在國際鴿舍留守,逼使市建局儘快與鴿舍東主梁生對話。當中有幾位既不是觀塘街坊,也不是一直關注重建的人士,原來是一群白鴿發燒友,默默守候在梁生身邊,誓要保衛全港只此一家的鴿舍。

國際鴿舍的貢獻 不講不知

小時候曾在慈雲山家中養鴿,現時以好友身份偶爾幫國際鴿舍入貨的胡先生,怒氣衝衝地斥責主流傳媒只報導梁生對市建局的賠償要求,卻隻字不提此鴿舍保留下來的意義。國際鴿舍是香港唯一賣信鴿的地方,信鴿不是食用鴿子,是原鴿經過人訓練、馴化,能經過長途飛行後歸巢的特色鴿子。原來政府每年71慶回歸等大型活動所用的鴿子,所都由國際鴿舍供應;在國際龍舟節中,代表本土和國際健兒和平友好,放生儀式所用的鴿子也是由梁生出產;甚至內容牽涉鴿子的香港電影,其中9成都是從國際鴿舍入貨的。全港唯一的鴿舍,它的意義就是支撐起這個城市對鴿子的所有需求、供應。要是連這唯一的鴿子源頭都沒有,那這座城市所有對於鴿子的需求該往何處尋?

“現時我們抗爭到底的重點根本不是金錢,而是需要一個空間讓這富意義的行業繼續營運下去!它的意義不但是能確保梁生的生計,更是支撐起香港整個白鴿觀賞、售賣的生態環境。大家都只是有印象覺得賣鴿是式微行業,卻不知道這個行業背後人士一直的努力和貢獻。難道梁生多年來以香港區代表的身份到外地比賽,令香港的賽鴿揚威海外,在國際上有一定排名,就不算是對香港的貢獻嗎?難道每年政府從梁生處覓得賽鴿作節日表演時,他的鴿子就備受尊重;然後表演完了,餘下的鴿子就立刻變得毫無價值?鴿子也是生命,也有它們的生存價值!”

白鴿傳播禽流感無據 只爲收地發展

另一位前來力撐國際鴿舍的丘生是認識了梁生30年的好友,小學時候養過白鴿,玩白鴿是童年一路下來的情意結,認為“養白鴿就像養普通寵物”,是人陶冶性情、培養興趣的精神依託。據鴿友的估計,現時在香港約有幾千人養鴿,年齡由廿歲至六十多歲。“不能養白鴿,難道叫我們轉玩打麻將、賽車嗎?”平時,丘生會與其他鴿友在國際鴿舍交流養鴿心得、上網訂鴿、報名參加賽鴿比賽,梁生便幫手搭橋鋪路。甚至有搬至內地定居的舊顧客,也定期回來找梁生詢問養鴿事宜。如果國際鴿舍不再賣鴿,丘生直言大部份的養鴿者應該都無法繼續玩下去。爲什麽香港政府連一間小小的鴿舍都容不下?

據說是因為賽鴿需要放出來飼養,容易傳播禽流感,所以多年前開始停止發放販賣鴿子的牌照,儘管私人養鴿,也需要申請展覽牌,梁生也是由當局額外豁免領牌才可售賣鴿子。養鴿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是十分普及的事情,但於今天的香港卻是遭人冷眼。“有一次捧著鴿籠搭的士,竟然遭的士司機拒載!因為政府大力宣傳鴿子容易感染禽流感,所以大家都怕了它。” 白鴿愛好者胡生認為臺灣、內地、日本等地均有售鴿行業,爲什麽別的政府能處理好養鴿的衛生問題,香港政府卻一刀切要取締整個行業?要是香港政府害怕白鴿危害市民安全,大可立法規管:“養狗會有瘋狗症,養倉鼠會有食肉菌,爲什麽政府不一併取消賣狗賣倉鼠的行業?雞隻才是禽流感的源頭帶菌者,那爲什麽又可以繼續賣雞?”事實上,香港多次爆發禽流感,在仁信里經營了34年的國際鴿舍卻沒有發現一隻帶菌白鴿,而且梁生從來沒有把鴿子放出來活動;所有鴿子都有確實證據證明其衛生安全:一開始的白鴿源頭是從荷蘭、比利時以正牌入口,後來由梁生自己以專業技術純種繁殖,定期注射疫苗;漁護處職員也經常來檢驗鴿子的健康情況,均合乎標準。當局在沒有任何數據、調查的情況下,就揚言國際鴿舍的白鴿會傳播禽流感,實在是信口雌黃、不負責任的說法。“國際鴿舍一向獲得豁免牌照,能相安無事地售賣白鴿,就是因為當局也認同梁生販賣的白鴿不會傳染禽流感。要是這裡不是重建區,梁生就可以賣鴿直至天荒地老。這根本就是市建局找不到適合的地方安置國際鴿舍,才找藉口打壓他們!”

今天香港政府可以藉口扼殺鴿業,明天也會因各種利益打壓其他小本生意。留守在觀塘仁信里的國際鴿舍,與梁生一起抵抗食環署和市建局封鋪滅鴿的冷血對待,拯救的不只是一家七口、一間街坊老店、數十隻白鴿的生命,更是本土民間的特色行業和小店生計。

更多:活在觀塘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yuemansq?fref=t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