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唐滌生的粵劇世界

唐滌生的粵劇世界
廣告

廣告

(本文為「民間電台」節目:《閱微書齋。貳》之延伸閱讀。)
民間電台: http://www.citizensradio.org/

唐滌生的粵劇世界

本文緣起
兩年前,筆者曾在民間電台主持過名為<>的音樂節目。多謝聽眾們的支持,收聽率及下載率確實不錯,並得到一些迴響。
該節目完結後,筆者計劃開新節目,但內容一定要有挑戰性。於是,在幾經苦思下,我想到兩個主題:飲食和粵劇。

坊間已有飲食節目,有些介紹各國美食,有些是本港推介,亦有些是主持人顯身手,包羅萬有。但我心中的飲食節目,是以第一代食家陳夢因的《食經》為主,加上個人煮食經驗,發掘出食物的可能性。這個內容夠挑戰了吧!可惜最後因技術問題,未能與聽眾分享。
另外就是粵劇。我對粵劇相當陌生,連經典如《帝女花》都只聞其名,未看其戲。對於粵劇人物,只懂「任白」,唐滌生,因杜國威的舞台劇而認識南海十三郎,謹此而已。

以此淺薄的認識,怎能開展十三集節目!?

筆者一直想認識這項國粹,只是未有動力。剛巧當年為了計劃新節目,亦買了幾本粵劇書籍。例如楊智深的《唐滌生的文字世界--仙鳳鳴卷》,還有潘步釗的《五十年欄杆拍過--唐滌生文學劇本文學探微》等。偶爾翻開,獲益良多,但卻未能細讀。

近年主持關於閱讀的新節目,名為《閱微書齋》。筆者希望把粵劇納為其中一集,透過主持節目,給予自己動力,認真地學習粵劇。因此,粵劇早已編為主題之中,但第一輯以「香港文學」為主,未能收納在內。到今年計劃第二輯,決定把它納入其中一集。而且今輯特別之處,每集均有文字版,希望日後成書,與更多人分享。

種種機緣之下,本文就此而成。

粵劇藝術,博大精深,不能一蹴而就。筆者參考了幾十書籍,看了幾套經典,都只知皮毛。可幸的是,透過閱讀和影像紀錄,對粵劇發展有極初步了解。

在此感激前輩們對保留粵劇所作之努力,讓我這後輩能從中獲益,並把如此珍貴的藝術流傳下去。

在眾多粵劇名人之中,筆者以大編劇家唐滌生為本文主題。原因有二:

一,唐滌生所寫之經典甚多,而且坊間容易找到。經典如《帝女花》,《紫釵記》,《蝶影紅梨記》,《再世紅梅記》等。縱然未曾看過,亦聽過劇名,現在仍有較多人認識。故此相對少了一份隔膜;
二,唐滌生的編劇手法兼容並包。除傳統粵劇手法外,還加入京劇技巧,進而吸收西方戲劇語言,可謂集大成者。這方面會容後詳述。
因此,本文以唐滌生為主,兼論「任白」,以重構出當年的繁華景象。筆者並嘗試以編劇角度,淺析唐之編劇技巧,有何高明之處。

在此重申: 筆者非粵劇專家,只是略懂皮毛。若文中有誤,懇請各位指正。

粵劇簡史

要了解唐滌生的其人其事,應先了解粵劇歷史。

粵劇歷史深遠!要了解粵劇歷史,必須對中國戲曲史有大概的認識。

一,「先秦至民初概況」:
不論粵劇,京劇或上海越劇等,都可追溯到同一個「祖先」,就是先秦的《詩經》。《詩經》是以「齊言民歌」為主。所謂「齊言」,簡而言之,即詩中每句字數相同,能配搭出對偶的音韻。

到了唐代,唐詩可說是中國詩的高峰。當時佛教大盛。佛寺內除了唸詩,還會配上木魚拍打節奏,讓詩歌唸唱時更有節奏感。
宋元時期,雜劇成為最受歡迎的表演形式。所謂「雜劇」,指在戲劇之中加入不同形式,有歌舞,音樂,調笑,雜技,包羅萬有,豐富多變,於是得到當時大眾的喜愛。很多經典的劇作家都出於此,例如關漢卿,王實甫,白樸,馬致遠,鄭光祖等。他們所創作的作品,到現在仍不時被改編或重演,例如有《竇娥冤》,《單刀會》,《西廂記》和《倩女離魂》等。

以上所記,可稱為中國戲曲的歷史,但由明代起,便正式進入粵劇(廣東戲劇)的歷史。因為廣東有戲劇記載,最早見於明朝歸有光(1507年-1571年)編的《莊渠遺書》。而且明朝可說是廣東戲劇最繁榮的時期。當時南戲(誕生於南北宋年間的溫州雜劇)已在廣東流行。除此之外,昆班、徽班及江西、湖南戲班已經匯集於廣東一帶。而建於明萬曆年間的「瓊花會館」,更把戲曲帶到高峰。

據《佛山忠義鄉志》記載:「鎮內有會館凡三十七,瓊花會館建築瑰麗,為會館之最。」瓊花會館座落於大基鋪(即佛山市紅強街區)。佔地比寺廟更大更華麗。而且「梨園歌舞賽繁華,一帶紅船泊晚沙。但到年年天貝兄節,萬人圍住看瓊花。」每當有戲曲表現時,人群爭相霸位看戲,萬人空行,地方往往水洩不通。

剛才提到的「紅船」,指戲班所乘搭的船。由於當時交通以水路為主,戲班經常從水路到各省演出,故有「紅船戲班」之稱。他們四處飄泊,以船為家。但當時在紅船上已有職位分配,工作分工。這是日後固定戲班結構的基礎。

在清朝時期,戲班已經較為成熟。特別在乾隆時期,商業發達,社會上富人多了,娛樂事業亦隨之發達。除原有的本地班外,還包括其他外來戲班。例如江西,湖南和安徽等。在一七五九年,外來戲班組成了「粵省外江梨園會館」,與當時的瓊花會館分庭抗禮。
到清末民初,由於戲院的出現,使整個粵劇界起了明顯的變化。由四處飄泊的紅船戲班,漸漸成為有固定演出場地。坊間有些參考書,更會以「從農村走入城市」來形容這段時期。因此,在戲班的規模,排場,演出技巧,劇目,甚至觀眾都有極大轉變。尤其是到二十年代,戲院愈來愈多,亦有更多戲班不想過飄泊生活,紛紛固定戲院演出。

粵劇除了以上的發展路線外,鄉鎮神功戲亦不能忽視。

神功戲,是傳統節日的酬神會,龍、舞獅、放鞭炮,更會聘請戲班演出劇目。神功戲的例戲,依次序為《賀壽》,《六國封相》,《跳加官》及《天姬送子》。

很多人說,粵劇是由中國戲曲及神功戲共同演變而成,這個說法是可信的。但站在粵劇藝人角度,不論粵劇是從何演變,最重要是觀眾。

二,「三十年代」:
在三十年代,粵劇界發生了兩件事:
一,「文明戲」的興起: 它是從京劇改革而來,表演包含鼓曲,相聲,雜技,魔術。表演者多是業餘性質,不定時演出。表演手法吸收了粵劇和話劇技巧,給人耳目一新之感。值得注意的是,「文明戲」內容多是抑惡揚善,文明改革,民主革命等,與當時社會思潮相當接近又前衛。可惜後來「文明戲」引用太多外來情節,與本土產生排異,成為不中不西的戲種。最後漸漸衰敗,完結了它的生命。可幸的是,「文明戲」的結束,卻為五四運動的新話劇製造了條件。

二,「薛馬爭雄」: 指的是當年兩大粵劇班霸,薛覺先的「覺先聲劇團」與馬師曾的「太平劇團」,兩方互爭長短。

馬師曾(1900年-1964年)字伯魯,號景參,廣東順德縣龍潭 (順德區杏壇鎮龍潭村)人。祖父馬肇梅於廣州經營茶莊,原本生活安定。可惜在1907年,家庭經商失敗,年幼的馬師曾唯有隨祖父、父親馬公權和母親王文煜,前往武昌定居。當時他們投靠任兩湖書院經學館館長的曾叔祖馬貞榆,開始學習古文,四書五經等中國文化。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他隨家人由武漢逃回廣州。當時對戲劇開始發生興趣,還參加了參加了學校組織的「文明戲」演出。後來,他到香港銅鐵店當學徒,但不堪受店主欺凌,注定返回廣州「陳壙南太平春教戲館」學戲,再自起藝名為「關始昌」。從此馬師曾與粵劇結下不解之緣。

從1918年起,他開始到新加坡及南洋一邊演出,成為有名粵劇藝人。他多才多藝,能演「丑角」,「小生」,「文武生」,「鬚生」,甚至反串「花旦」。

1923年回香港發展,於「人壽年戲班」任「正印丑生」,代替剛離開的薛覺先。由於他靈活多變,能文能武,深受千里駒和白駒榮等前輩賞識,甚受器重。

馬師曾一生經典演出甚多,據統計有四百二十九個劇目。包括: 《佳偶兵戎》,《賊王子》,《昭君怨》,《洪承疇》,《搜書院》,《蕩寇》,《魔宮》,《蠻愛》等。尤其與陳醒威合演的《苦鳳鶯憐》,馬師曾為其角色余俠魂創造了「乞兒腔」,又名「檸檬腔」。聲調低沉,但咬字清楚,並用嬉笑怒罵的手法演活了基層市民。此劇一出,技驚四座,令人留下極深印象。

1933年,馬師曾受太平戲院邀請,組成「太平劇團」。當時是全港第一個經法律程序,允許男女同班的劇團(以前是不准許的)。劇團組成不久,還邀請了上海妹和譚蘭卿加入,風頭一時無兩。後來成為香港班霸之一,與「薛先聲劇團」鼎足而立。

1963年馬師曾被確診罹患氣管癌,4月21日終因不治逝世。

(馬師曾於1944年與紅線女結婚,兒子是當今著名軍事評論員馬鼎盛。)

薛覺先(1904年-1956年),原名薛作梅,字平愷,廣東順德人。生於粵劇世家,十兄弟中排第五,二姊薛覺芳,三姊薛覺非及九弟薛覺明均是有名的粵劇藝人。他十三歲入讀香港聖保羅書院,十五歲中途輟學,十八歲加入環球樂班學藝,拜三姐夫新少華為師。由於因天資聰穎,深受著名小生朱次伯賞識。於1923年加入「人壽年班」,二十歲已做正印,與千里駒同台演出。

1925年,在上海「非非影片公司」拍攝默片《浪蝶》,薛亦被邀參與。當時他結識了片中女主角唐雪卿,後來並結為夫婦。唐雪卿正是編劇家唐滌生的堂姐。

年少時的薛覺先已經甚有名氣,多個戲班爭相聘用。曾有傳聞梨園以年薪八千元,請他做園中唯一丑生,與陳非濃,靚少華和新少華同台演出。

可惜在1925年,他在廣州演出後,被人襲擊。為了人身安全,他只好逃去上海暫避。在上海生活之時,他經常觀賞京劇,昆劇及其他外省戲。深受各省戲曲影響,眼界大開。並且向京劇名家學習京劇,北派把子等。因此,薛在中後期的演出,明顯加入了不同派別的元素,開創風潮,與別不同。這也是他多年來屹立不倒,風魔萬千戲迷的原因。

1929年他成立「覺先聲劇團」。旗下名伶甚多,包括包括新馬師曾,陳錦棠,麥炳榮及林家聲等。在省港兩地巡迴演出,極受歡迎,成為班霸之一。

薛覺先對粵劇的貢獻,除了演出上,融入不同派別精髓外,還有對粵劇制度的改革。例如取消「師約制」; 破除紅船陋規; 演出時制止小販叫賣; 嚴禁人員隨意出入等,劇本上杜絕「爆肚」,要求忠於劇本,唱做念打不得隨意即興。

薛覺先的經典名劇為數不少 ,包括:《女兒香 》,《天長地久》,《胡不歸》,《琴劍緣 》,《雪影寒梅》,《姑緣嫂劫》,《半邊菩薩》,《璇宮艷史》,《五色玫瑰》,《倒運新郎》,《白鷹》及《月向那方圓》等。

由於薛覺先對粵劇的貢獻,還有其功架之卓越,當年被稱為「粵劇四大天王」之一。其他「天王」分別是:馬師曾,桂名揚及白玉堂。
當年這兩大班霸為了稱雄,互相在粵劇上爭鬥。但帶來的後果,是粵劇更輝煌的時代。他們兩者正利用這個階段,除掉粵劇界中的壞習慣,在制度,劇本,唱腔等方面,都有重大的革新。

除了剛才指出,薛覺先對制度及劇本的改革外,馬師曾亦對劇本有一定的要求。因此,「太平劇團」聘用了編劇陳天縱,馮顯洲,黃金台,麥嘯霞等,與「覺先聲劇團」的編劇馮志芬,南海十三郎,李少芸等,作編劇上的勝負。在劇目上,雙方除了把中國經典戲劇改頭換面,去蕪存菁外,還有改編自外國劇作的,以求帶來新鮮感。例如「覺先聲劇團」的《白金龍》,則改編自西片《郡主與侍從》。

除劇本外,兩者在藝術和制作上均加入不同元素。薛加入了京鑼鼓及北派武打; 而馬則運用西樂器如梵鈴,色士風等。而且兩人都非常注重服飾,並把電影上的場景調度,燈光,道具等,都運用在舞台上,帶給觀眾無限驚喜。因此,「薛馬爭雄」其實是造就了粵劇的新時代,為劇壇加入了無限創意,令粵劇邁向高峰。

三,「抗戰時期」:
雖然他們在粵劇上互相競爭,但仍不忘熱心公益。尤其是國難當前,更放下成見,一同為國家出力。
1937年7月7日,中國人不能忘記!蘆溝橋事變爆發了,八年抗戰正在開始!
同年8月13日淞滬會戰,三個月後上海淪陷;
12月1日南京淪陷,12月13日起歷時六星期,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開始;
1938年3月15日臺兒莊戰役發生;
4月20日爆發徐州會戰,廈門,武漢,廣州等地於同年淪陷......

國家正值水深火熱,百姓身在苦難之中,作為國民一份子,怎能視而不見!?

1938年,薛馬二人為「八和協進會」舉辦的義演同台演出,為國家抗戰籌款。劇目是《佳偶兵戎》,馬師曾飾演皇子,薛覺先則反串演皇姑。此劇演出後,成為二人經典劇目之一。兩者除了演活了劇本角色,還加入京劇和北派武打元素,令人眼前一亮。

1941年,香港淪陷,駐港劇團亦面臨黑暗時期。當時有所謂「文化特務」,專門籠絡藝人作家,希望利用他們的名聲和影響力,說服百姓順服日軍統治。當時有部份劇團和電影院仍繼續運作,但所演出之內容,必須經日軍批准。

部份藝人不堪受辱,決定回國組織勞軍粵劇團,為前線士兵打氣。例如:

新靚就的「第七戰區粵劇宣傳團」,薛覺先的「覺先聲劇團」,馬師曾的「抗戰粵劇團」,還有靚少鳳的「八和粵劇宣傳團」等。其餘不能回國藝人,只能忍辱偷生。

四,「四十年代」:
抗戰勝利後,百廢待興,粵劇界亦不例外。戰時四散的名伶藝人紛紛回港,加上內地人口大量來港,導至娛樂事業有極大需求。

由1946年至1949年,劇壇上出現了大量新戲班及配搭。新戲班有「碧雲天」,「新世界」,「非凡響」等; 新配搭有譚蘭卿與羅品超; 上海妹與何非凡; 紅線女與陳錦棠; 新馬師曾與余麗珍等。

五,「五十年代」:
五十年代電影工業興起,市民開始轉向大銀幕的光影世界,因此粵劇界面臨著重大挑戰。粵劇中人為了衝出血路,在既定的技巧和劇目上,花更多心思創新。幸而當時正是編劇家如唐滌生,李少芸,陳冠卿,潘一帆等的創作高峰期,經典作品不繼湧現; 加上當時新人輩出,如紅線女,芳艷芬,白雪仙,鄧碧雲,何非凡等,令粵劇界再次閃閃生輝。雖然面對電影的挑戰,仍能站穩陣腳,繼續發亮。

當年新戲班如雨後春筍,如「大鳳凰」,「真善美」,「新艷陽」,還有名震一時的「仙鳳鳴」。既然戲班眾多,競爭自然激烈。為了增強競爭力,戲班往往去籠絡有號召力的名伶。而且演出配搭層出多變,位位皆星,令觀眾大飽眼福。例如:紅線女與新馬師曾,薛覺先與芳艷芬,何非凡與鄧碧雲等。

但好景不常!1954年上海妹病逝; 薛覺先夫婦離開香港,回廣州定居; 馬師曾與紅線女亦先後離港。剎那間,劇壇缺少幾條中流砥柱,令粵劇界陷入式微局面。

1956年,粵劇《寶蓮燈》被拍成電影,它原用鑼鼓方式,像舞台表演一樣。誰知大獲好評!並帶起電影戲曲片之熱潮。
電影戲曲片把沉寂的粵劇界起死回生。當很多人認為粵劇要離開舞台,轉而到銀幕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劇團異軍突起,把觀眾的視線聚回舞台上,它就是「仙鳳鳴劇團」。

「仙鳳鳴劇團」的劇目,多出自編劇鬼才唐滌生的手筆。劇本交在「任白」手裡,被演得活靈活現。人物有深度,有靈魂。每一個動作皆能吸引注目,每一句曲詞皆能震撼人心。

為著更了解「仙鳳鳴」如何復興粵劇?「唐,任,白」三人的關係?還有唐滌生作品的吸引之處?

現在應該回歸本文主題: 唐滌生。

唐滌生其人其事

讀者們未必看過《帝女花》,未曾聽過《紫釵記》,更可能未唱過《再世紅梅記》,但或多或少會聽過唐滌生的名字。

編劇家杜國威在其舞台劇《南海十三郎》中,有幾段有關唐與南海十三郎的戲。寫得非常精彩。印象最深刻,莫過於唐滌生為南海十三郎抄曲,但過程中相互對唱。那一幕既寫出唐之急才,亦能表達他對粵劇的天份。

另一場印象深刻的,是《再世紅梅記》首演時,南海十三郎在劇院外徘徊。突然傳來唐暈倒的消息,他不禁悲從中來,百感交集。後來證實唐搶救無效,回天乏術。

其實唐滌生絕對是粵劇界,甚至戲劇界的奇才。他從1938年至1959年去世為止,共創作了四百四十六個劇本。單是在1950年至1955年期間,已寫了一百七十個。(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一生只寫了三十八個劇本。)可見唐產量之驚人,而且他的劇本不是草草交貨,每一個劇皆能成為經典。

要推至寶的,當然是首選與「仙鳳鳴劇團」合作的劇目: 《九天玄女》,《再世紅梅記》,《西樓錯夢》,《蝶影紅梨記》,《紫釵記》,《帝女花》,《牡丹亭驚夢》等。

唐滌生(1917年6月18日-1959年9月15日),原名唐康年,廣東中山唐家灣人,於黑龍江牡丹江市出生。在中山縣翠亨村紀念中學畢業後,進入了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及滬江大學進修中文。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第二年他流徙到香港。由於堂姐夫是薛覺先的關係,他加入「覺先聲劇團」,負責抄曲,成為當時名震一時的南海十三郎及馮志芬的助手。這即是話劇《南海十三郎》中,二人對唱的由來。

唐滌生雖然當助手,但創作慾極強。很快創作了處女作《江城解語花》,由「小生王」白駒榮(白雪仙之父)主演。自此,他開始編劇的生涯。

唐一生共經歷過兩段婚姻。第一段是與薛覺先的第十妹薛覺清結為夫婦,並生一子一女。三年後離異。第二段是在1942年,正值香港淪陷時期,唐與上海京劇名伶鄭孟霞結婚,生得兩女。這一段婚姻對唐影響深遠,因鄭孟霞善於舞蹈及京劇,並經常把京崑的手法,唱腔,身段等技巧,向唐示範。唐把這多種元素融入粵劇中。所以鄭對於唐的創作是功不可沒。

在淪陷期間,兩人同甘共苦,互相扶持。鄭曾演出過唐所寫的六十套粵劇,是演出唐劇最多的演員之一。

戰後,唐受到各大戲班聘請,為很多名伶度身訂造劇本。例如馬師曾的《我為卿狂》,譚蘭卿的《癲婆尋仔》等。

五十年代,鄭孟霞已淡出粵劇界,但唐滌生正處創作高峰期。1956年,名伶任劍輝與白雪仙組成「仙鳳鳴劇團」。除邀請到靚次伯與梁醒波擔任武生及丑生外,更邀得唐滌生為劇務主任及駐場編劇。唐為「仙鳳鳴」所創作之劇作,可謂首首經典,無不叫好叫座,百看不厭。

以下唐為「仙鳳鳴」所寫之劇目:
1956年《紅樓夢》,《牡丹亭驚夢》, 《穿金寶扇》, 《英雄掌上野荼薇》;
1957年《帝女花》,《紫釵記》;
1958年《蝶影紅梨記》,《西樓錯夢》;
1959年《再世紅梅記》,《九天玄女》,《西施》 。

可惜在1959年9月14日晚,《再世紅梅記》在利舞臺首演。當演到第四場《脫阱救裴》時,唐突然在觀眾席上昏倒,不醒人事。隨即被送往法國醫院搶救,但在翌日清晨4時,最終宣告不治, 死因是腦出血。終年四十二歲。一代巨星,就此墜落。

自從他去世至今,粵劇界找不到能代替者。不論在才華,創意,還是對中國戲曲的認識,真是無出其右。他離開了五十四年,他的劇作仍不斷重演,歷久常新。每次重演都吸引新觀眾,可見作品的生命力。不論在藝術上,還是內容情感上,都繼續感染著每一位觀眾。
唐滌生的編劇功力

唐滌生一生寫了四百四十六個粵劇劇本,不少已成經典。在這些劇本中,有創作,有改編,題材豐富多變,但多以寫情為主。以情動人,刻骨銘心。

由於篇幅所限,筆者僅用兩套唐劇經典,試析其優勝之處。

《蝶影紅梨記》(下稱《蝶影》):
本事: 才子趙汝州與歌妓謝素秋以詩神交,互相傾慕,卻一直未能會面。丞相王黼通番外敵,欲以一百二十名歌妓獻媚,素秋是其中之一。幸得學長劉公道憐惜,助素秋潛逃,投靠姨丈縣令錢濟之。

濟之與汝州為好友,曾受趙家恩惠。濟之得知汝州來訪,並暫時寄居。但濟之深怕汝州因迷戀素秋而放棄功名。於是安排素秋移居鄰家紅梨苑,命素秋不得與汝州見面。素秋為不誤汝州前程,只好立誓應承。汝州誤以為素秋已死,傷心欲絕,每日茶飯不思。

素秋自知與情郎一牆之隔,相思難耐。每次欲窺情郎一面,總被公道勸退。一日,汝州為撲藍蝴蝶而逾牆過園,兩人初次見面。可惜秋素緊記誓言,只能自稱王太守之女紅蓮。汝州寂寞難耐,把與素秋神交之事相告,並誦讀二人詩句。素秋百般安慰,汝州心中稍安。汝州認素秋為知己,請她夜訪書齋。

素秋持紅梨花相見,隱喻「不忍分離」。可惜汝州思想單純,不明固中意思。二人在書齋中詠唱相惜,雞鳴始去。

汝州上京赴考,高中狀元而歸。他官授巡案,徹查王黼通敵之罪。公道欲成好事,向王黼獻計,以素秋獻予汝州,以求脫身。王黼為求脫罪,只能照辦。

素秋以扇舞逗汝州,汝州初驚疑,後得眾人解釋,二人終能連理。

《蝶影》是改編自兩個經典劇本: 元朝劇作家張壽卿(1279年-?)的《紅梨花》與明朝徐復祚(1560年—1630年?)的《紅梨記》。唐從這兩個版本中,取長補短,把舊版本不合理的地方,加以修改。並加入新場口,令整個故事更流暢。

元朝以雜劇為代表,張壽卿是雜劇其中一名家。《紅梨花》全名為《謝金蓮詩酒紅梨花》,從劇名中得知,女主角的姓名是謝金蓮,而不是唐劇中的謝素秋,但男主角正是唐劇中的趙汝州。至於明朝徐復祚的《紅梨記》,女主角已為謝素秋,但男主角卻是趙伯疇。唐滌生把前人經典中的角色,各取其中,加入自編的新劇中。

其實「趙謝戀」早以在元明期間廣泛流傳。馮夢龍(1574年-1646年)在《情史類略》第十二卷中,有「趙汝州條」。郭英德在《明清傳奇綜錄。上冊》亦有提及此故事:

「致傳奇所敘汝州與素秋嘗在汴京聞名而未見,素秋為王黼所拘,逃難至雍丘等節,則係撰出。」

元雜劇的體制為「四折一楔」,而唐版本的《蝶影》則增至七析。各關目為:《闖府》,《窺醉》,《撲蝶》,《亭會》,《猜花詠梨》,《花婆計賺》與《宦遊三錯》。

唐滌生在其《我改編紅梨記的動機》指,他改編此劇,是因看到《謝素秋圖》而得靈感,被圖中靈活生動的形象吸引。而且他希望為白雪仙訂造新角色,能表現其淒美。最終,他決定改編此劇。

唐滌生改編此劇,並非照本宣科,草草了事,而是經過深思。

張壽卿的《紅梨花》偏重於「趙謝戀」,把兩人的愛情故事寫得相當淒怨。而徐復祚的《紅梨記》在愛情故事上,加入對權奸誤國的強烈批判,這與明代傳奇有極大關係。因明代傳奇的特色,在於帶有濃厚的倫理教化。主題亦多以人性勸善與治國興邦為主。

唐改編此劇時,吸收了兩者的優點,既保留愛情故事,亦加入對奸官的控訴。但明顯地,他是偏重於愛情一方,對「趙謝戀」寫得絲絲入扣,感人肺腑。

在角色人物上,唐把戲中主角趙汝州,謝素秋,劉公道和王黼,皆寫得相當細膩。例如,趙汝州是情痴,對素秋以詩神交,朝思暮想。當他誤以為素秋而死,哭得肝腸寸斷。後來,素秋以紅蓮身份,與他在書齋猜花,則表現他單純傻氣的一面。

謝:「秀才郎,我同你講明先呀!我咁夜來探你,我只許你談風月,我不許你再談傷心往事架!」
趙:「哦!紅蓮小姐,你拎住支花,係咪送比我架?」
謝:「係!我覺得同你交淺言深,真係愧無可敬。所以拎支花過來回禮......唉!秀才郎,咁你知唔知呢支花,叫乜野花?」
趙:「啊?花園外面,我就見好多咯!但係唔個呢支叫乜野花喎!」
謝:「咁你估下!」
趙:「庭中莫不是海棠花?」
謝:(唱):「海棠花好無詩興。」
趙:「唔係海棠.....係荼薇呢?」
謝:(唱):「荼薇冶艷味難清。」
趙:「咁唔係荼薇......係石榴呢?」
謝(唱):「石榴有花開夏令。」
趙:「呀!係碧桃花喇!」
謝:(唱):「秋盡桃花已凋零。」
(講):「秀才郎,你估唔到呢?真虧你係一個識花之人。連呢一種紅梨花,你都估唔到。」
趙:「我真係唔識喇!白梨我就見過,紅梨我就未曾見過......乜有種,叫做紅梨花架咩?」
(以上片段由從電影版中筆錄。)
當趙汝州中狀元歸來,負責查辦王黼時,詞鋒銳利,一針見血,表現出他口才出眾,對奸臣毫不退讓。
王:「賜坐。」
趙:「豈敢!豈敢!」
王:「阿狀元郎,想老夫今日乃小燕之期,所以與同僚一聚,好望阿狀元郎你,假以三分薄面於今時,顧全顏面於日後。人來!快速準備金盞銀盤從開宴。」
趙:「慢著,老相爺!古來有一個董胡鐵筆著春秋,把忠奸善惡從詳判。我只怕替你掩得一時,唔能夠同你遮得一世!與其狐狸總有擺尾之日,不若索性張牙舞爪弄人前呢!
王:「阿狀元郎,執法亦有公私之分,同門豈無同融之理呢?此事不談,不若我地先飲杯醇醪,且看十二金釵同舞扇。」
趙:「老相爺,下官身從帝苑來,初踏平將府,帝皇家尚未能有鼓室笙歌,何以平將府反為會品足調弦呢?」
(以上片段由從電影版中筆錄。)

《紅梨花》中的趙汝州只沉迷於情愛之中,從編劇角度來說,屬於「平面人物」。唐滌生優勝之處,是把趙寫得既傻氣風流,但又仗義回執。把人物寫得相當立體。

至於女主角謝秋素是全劇焦點。由痴迷汝州詩句,到被相爺棒打鴛鴦,有情人一牆之隔。後來投靠姨丈,在紅梨苑渴望見情郎一面,到最後在相國府與汝州共諧連理,皆可見她對愛情的忠貞專一,堅執不捨。這正是此劇最感動人心之處!經歷種種困難,有情人終成眷屬。

值得一提的是,由梁醒波飾演的劉公道。他身為長輩,對素秋憐愛有加。更不惜以身犯險,隱瞞相爺,協助素秋逃走。當素秋與汝州只有一牆之隔,他多次勸告她,不要因衝動而違背誓言,但又不忍有情人就此分離。

劉:「素秋,你成日裝(偷望),走喇!走喇你!」
謝:「伯伯!」
劉:「扯啦!」
謝:「伯伯!伯伯,我求你可憐我,你比我見佢一次啦!伯伯!」
劉:「唔得既!唔得既!」
謝:「伯伯,你都唔係唔聽見我講過啦,我對佢三載神交,都未能一見。今日我地有緣一見,你何忍我地變咫尺天涯呢?」
劉:「唔得既!唔得既!」
謝:「伯伯!你個人咁慈祥,我相信你以前,都梗係一個多情種子。」
劉:「係!駛乜講!」
謝:「係囉!係囉!咁係既然係多情人,你都可憐我呢個多情人既痛苦啦!伯伯!我求你!我求你!你應承我.....比我見佢一次啦!」(跪下)
劉:「唔好咁大聲,起身先!」(扶起謝)
謝:「我知道你梗應承我既,你同我開門啦!」
劉:「開門.....見一次咋!」
(以上片段由從電影版中筆錄。)

由梁醒波來飾演這個仁慈的老長輩,真是不二之選。梁是經驗豐富的文武生,亦被稱為「丑生王」。他演繹時加入一些小動作和極豐富的表情,令這位老長輩更添可愛。其實劉公道這個角色,正是本劇的「良心」。他眼見一對有情人被權勢阻隔,引起他的同情心,因他本人也是性情中人。在《窺醉》戲段中,他一方面深知道德界線,不能令素秋越軌; 但另一方面,又不忍素秋之哀求。公道在複雜的心理狀態下,只好冒險准許素秋偷窺。素秋一句:「佢真係生得好俊秀架!」令公道驚惶,怕她有進一步的行為。更怕是自己做錯了,於是強行把素秋拉回紅梨苑。

縱然如此,公道也是劇中「贏家」。在《宦遊三錯》中,他主動獻計,表面是為王黼脫罪,實質是撮合一對有情人。最終趙謝兩人能成連理,公道此人功不可沒。

唐滌生把此劇處理得洽到好處,有條不紊,層次分明,劇情步步進逼。把一對痴情男女的故事,寫得感人肺腑,百看不厭。曲詞亦寫得相當美,任白唱功了得,繞樑三日,娓娓動聽。讓觀眾暫時放下精神包袱,與劇中人同遊美境。

《帝女花》
本事: 崇禎帝愛女長平公主年方十五,在乾清宮前鳳台選婿。太僕左都尉之子周世顯中選,二人在連理樹下賦詩互贈,盟定終生。可惜在冊封當日,李自成帶兵攻入北京,皇城逐破。崇禎不忍眾皇女受辱,於是賜死后妃公主。他刺傷長平後,於煤山自縊。受傷的長平被大臣周鍾救回家中,治理傷勢。

清帝繼位,立都北京。周鍾父子欲向清朝投降,並以長平來換取官位,悲傷不已,欲圖自盡 。後得周鍾女兒瑞蘭及老尼姑相助,假以女尼慧清之名,隱世於維摩庵中。

一日,世顯途經維摩庵,巧遇扮作女尼的長平。後幾經轉折,兩人終於相認,並約定是夜在紫玉山房會面。

此事被清帝知悉,勒令周鍾逼使世顯與長平一同回宮。世顯到紫玉山房與長平相見,被誤會為貪戀新朝。幾經解釋後,二人表奏清帝,先善葬祟禎及釋放皇弟。清帝答應二人要求,並賜圖婚。二人在洞房之夜,於乾清宮的含樟樹下,雙雙自殺殉國。

「落花滿天閉月光。」不論你有否看過《帝女花》和「任白」,都必定聽過這句曲詞。因這句詞實在太出名,太經典了。它是《帝女花》《香夭》的其中一句詞。

《帝女花》是唐滌生最出名的劇目之一。當年在香港,可謂家傳戶曉,無人不識。

《帝女花》是改編自清代戲曲家黃燮清的同名作品。黃燮清,字韻珊,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進士。作品有《倚晴樓總集》,多以明末清初的人物故事為主。《帝女花》則寫於1833年。

當年演唱甚廣,不但對中國大受影響,亦曾流傳至日本。

根據戲曲大師吳梅所說,黃燮清寫《帝女花》的靈感,來自明末清初大詩人吳梅村(1609年-1672年)的詩作《思陵長公主輓詩》。

為了讓讀者更明白原劇,現把全篇詩收錄在下:
「貴主徽音美,前朝典命光。鴻名垂遠近,哀誄著興亡。託體皇枝貴,承休聖善祥。
母儀惟謹肅,家法在矜莊。上苑穠桃李,瑤池小鳳凰。鸞音青繡屜,魚笏皂羅囊。
沉燎熏爐細,流蘇寶蓋香。禊期陪祓水,繭館助條桑。綠綟芃蘭佩,紅螭薤葉璋。
錫封需大國,喚仗及迴廊。受冊威儀定,傳烽羽檄忙。司輿停鹵簿,掌瑞徹珩璜。
婺宿明河澹,薇垣太白芒。至尊憂咄吒,仁壽涕徬徨。酈邑年方幼,瓊華齒正芳。
艱難愁付託,顛沛懼參商。文葆憐還戲,勝衣泣未遑。從容諮傅母,倥急詢貂璫。
傳箭聞嚴鼓,投簽見拊床。內人縫使甲,中旨票支糧。使者填平朔,將軍帶護羌。
寧無一矢救,足慰兩宮望。盜賊狐篝火,關山蟻潰防。逍遙師逗撓,奔突寇披猖。
牙纛看吹折,梯衝舞莫當。妖氛纏象闕,殺氣滿陳倉。天道真蒙昧,君心顧慨慷。
割慈全國體,處變重宗潢。冑子除華紱,家丞具急裝。敕須離禁闥,手為換衣裳。
社稷仇宜報,君親語勿忘。遇人專退讓,慎己舊行藏。國母摩笄剌,宮娥掩袂傷。
他年標信史,同日見高皇。元主甘從殉,君王入未央。抽刀凌左闔,申脰就乾將。
啑血彤闈地,橫屍紫禦汪。絕吭蘇又咽,瞑睫倦微揚。裹褥移私第,霑胸​​進勺漿。
誓肌封斷骨,茹戚吮殘創。死早隨諸妹,生猶望二王。股肱羞魏相,肺腑恨周昌。
賊遁仍函谷,兵來豈建康。六軍剺面慟,四海遏音喪。故國新原廟,群臣舊奉常。
賵圭陳厭翟,題湊載轀辌。隧逼賢妃塚,山疑望子岡。銜哀存父老,主祭失元良。
訣絕均抔土,飄零各異方。衣冠嬴博葬,風雨鶺鴒行。浩劫歸空壤,浮生寄渺茫。
玉真圖下發,申伯勸承筐。沅浦餘堯女,營丘止孟姜。君臣今世代,甥舅即蒸嘗。
湯沐鄉亭秩,家門殿省郎。淒涼脂粉磑,零落綺羅箱。宅枕平津巷,街通少府牆。
畫閒偕妯娌,曉坐向姑嫜。偶語追銅雀,無聊問柏梁。豫遊推插柳,勝跡是梳妝。
菡萏鴛鴦扇,茱萸鸚鵡觴。大庖南膳廠,奇卉北花房。暖閣葫蘆錦,溫泉荳蔻湯。
雕薪獅首炭,甜食虎睛糖。壯麗成焦土,榛蕪拱白楊。麋遊鳷鵲觀,苔沒鬥雞坊。
荀灌心惆悵,秦休志激昂。崩城身竟殞,填海願難償。命也知奚憾,天乎數不臧。
累歔床簀語,即窆寢園傍。半體先從父,遺骸始見娘。黃泉母子痛,白骨弟兄殤。
夙昔銅駝泣,諸陵石馬荒。三年修荇藻,一飯奠嵩邙。寒食重來路,新阡宿草長。
溪田延黍稼,隴笛臥牛羊。朽壤穿螻蟻,驚沙起鴰鸧。病樗眠廢社,衰葦折寒塘。
列剎皇姑寺,馱經內道場。侍鬟稱練行,小像刻沉香。玉座懸朱帳,金支渡法航。
少兒添畫燭,保媼伴帷堂。露濕丹楓冷,星稀青鳥翔。幡旄晨隱隱,鈴鑷夜將將。
控鶴攀龍馭,驂麟謁帝閶。靈妃歌縹緲,神女笑徜徉。苦霧迷槐市,雌霓繞建章。
歸酅思五廟,涉漢淚三湘。柔福何慚宋,平陽可佐唐。虞洲瞻返日,蒿里叫飛霜。
自古遭兵擾,偏嗟擁樹妨。魯元馳孔亟,芊季負倉黃。漂泊悲臨海,包含恥溧陽。
本朝端閫閾,設製勝岩疆。虞順惇恭儉,時危植紀綱。英聲起北地,雅操邁東鄉。
新野墳松直,招只祠柏蒼。薤歌雖慘憺,汗簡自輝煌。諡號千秋定,銘旌百禩彰。
秦簫吹斷續,楚挽哭滄浪。」

值得一提的是,黃燮清寫《帝女花》,是在清人立場上寫。原劇中多以批判明代官員無能,歌頌清人開明為主。根本不會有國家興亡之嘆,更不會有情亡之悲,這是清代作家多用的立場。要閱讀古代作品,必須注意當時的實際情況,才能減少誤解。

唐滌生把此劇來個大改編,把原本不起眼的主題,改成足以感動人心的地方。他把周世顯與長平公主的愛情線,寫得相當深刻。而絕妙之處,是把愛情線與國家大事交疊。縱使有情人能共連理,但眼見時不與我。即使住入宮中,都只是任人擺佈。寧在泉台上的鴛鴦,都不作亡國奴。

論到《帝女花》,唐滌生說:「......我很想找一部有著良好主題的宮闈劇來調劑一下。」他成功了!他成功改寫一套不但主題良好,而且成為經典,影響極深的宮闈劇,來調劑所有粵劇迷的心靈。

在盧瑋鑾主編的《辛苦種成花綿繡--品味唐滌生<帝女花》>中,收錄了粵劇大老倌阮兆輝及戲迷張敏慧的對談。張認為,《帝女花》是宮闈歷史悲劇,以真實歷史為背景,加入文學性的藝術加工和戲劇元素。而阮兆輝則認為「......扣人心弦的是情,是人的情,事件的情,通過藝術加工去感動觀眾。」(《款語<帝女花》>)

兩人都指出此劇,情之深,藝術之高,可視為粵劇精品。究竟此劇有什麼優勝之處?

首先,讓我們了此劇的結構。全劇共有六折: 《樹盟》,《香劫》,《乞屍》,《庵遇》,《迎鳳》和《香夭》。全劇環環緊扣,起承轉合,首尾呼應。

起初長平與世顯在鳳台上以詩互送,訂立誓約,一片溫馨景象。誰知劇情急轉直下,亂軍殺到,宮中荒亂。帝見大勢已去,紛紛賜死公主。世顯跪地哭求「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將公主賜死於斷腸時候呢?」可惜崇禎不聽勸告,並「拋下紅羅代作勾魂棒。」

長平接過紅羅,欲依照皇父吩咐。世顯再三哭求,「你相顧斷柔腸。痛別離淚滿宮衫。慘過玉環,方信別離難......執手生離易,相看死別難。」

宮裡愁雲慘霧。崇禎立心要賜死長平,眼見她棄紅羅而去,拔劍追上。此段為高潮位,觀眾心情隨長平而去,暗叫不妙。後來長平被刺傷,昏倒在宮上。周鍾見狀,出手相救。觀眾心情稍定,突然世顯尋公主不見,只見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觀眾亦同心叫苦。

從「編劇四段論」來說,這是「承」。劇情起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創造疑問,帶動觀眾情緒。

《乞屍》中,周鍾父子為了富貴,出賣長平。寫盡了人性悲劣。長平為了尊嚴,不甘受辱。寧願去尼庵隱世。只嘆人心難測,禍不單行。

《庵遇》是生旦唱情的重頭戲。這一段表現出周世顯對公主思念之情,表露無遺。唐滌生再一次製造高潮。一方面,世顯覺得面善,於是極力試探;另一方面,長平盡力穩藏身世。但人總敵不過情字。最終相認,繼續情緣。

既然相認,此劇原可結束。但唐滌生出色之處,是劇情發展往往出人意表。周鍾父子聽從清帝命令,叫世顯帶長平回宮。以使懷柔政策,安撫漢人,以防漢人作亂。長平作為「人質」,成了政治籌碼。她當時知道這一點。於是與世顯合謀上表,逼清帝厚葬崇禎,釋放皇弟。其實世顯與長平早已決心自縊,與死殉國,但他們深知自己的「政治價值」。希望善用這個位置,為明皇盡心。

《香夭》被稱為經典中的經典。不但因為它扣人心弦,賺人熱淚。更是唐滌生功力之所在。先不論《香夭》,讓我們看看在正史中,長平公主是怎樣死的。

《明史》卷一百二十一列傳第九「公主」:
「莊烈帝六女 坤儀公主,周皇后生。追諡。 長平公主,(甲申,1644)年十六,帝選周顯尚主。將婚,以寇警暫停。城陷,帝入壽寧宮,主 牽帝衣哭。帝曰:「汝何故生我家!」以劍揮斫之,斷左臂;又斫昭仁公主於昭仁殿。越五日, 長平主復蘇。大清順治二年上書言:
妾,跼蹐高天,願髡緇空王,稍申罔極。
許,命顯復尚故主,土田邸第金錢車馬錫予有 加。
主涕泣。逾年病卒。賜葬廣寧門外。 餘三女,皆早逝,無考。」

在正史中,長平公主是病死的。當年是順治三年,農曆八月十八日。她還未滿十八歲,與周世顯新婚一年。據說她死時尚有身孕五個月。

《帝女花》本身不是歷史劇,它只需要有歷史背景,不用照足正史。優秀的劇作家是能夠選取適合的元素,去創作出自己的作品。唐滌生就能做到。他立於正史之中,卻超越了歷史框架。把長平公主之死,與殉國連成一線,為她的生命畫上完美句號。從此以後,每逢論及長平公主,都記得她為保尊嚴,與夫世顯以死殉國的「烈女」。正因為這樣改編,《帝女花》才得已成為經典,名垂千古。

總結
由於篇幅有限,筆者只能就以上兩劇作初步賞析。唐劇的優點多不勝數,不論在文學角度,戲曲史角度,都是一塊瑰寶,有待我們去發掘。尤其是他運用文字的功力,非常值得我們去學習研究。

以下列出唐滌生大部份的作品,希望有心人能花時間欣賞,並藉此向一代宗師致敬!

《錢》、《四千金》、《戰場風月》、《金搥博銀搥》、《落紅零雁》、《夜來香》、《碧血黃花》、《桃園抱月歸》、《憑欄十四年》、《夜流鶯》、《麗春花》、《朱門綺夢》、《野火春風》、《路遙知馬力》、《閻瑞生》、《桃花依舊笑將軍>、>《月上柳梢頭》、《天堂地獄再相逢》、《同是天涯淪落人》、《秦庭初試燕新聲》、《天盜綺羅香》、《新小青弔影》、《南北二霸天》、《出谷黃鶯》、《梁山伯與祝英台》、《新粉面十三郎》、《一結同心萬古愁》、《董小宛》、《法網哀鴻》、《梟巢孤鶩》、《花蕊夫人》、《蛇蠍兩孤兒》、《唐宮金粉獄》、《撲火春蛾》、《罪惡鎖鏈》、《漢武帝夢會衞夫人》、《吳宮鄭旦鬥西施》、《胭脂紅淚》、《裙帶尊榮裙帶瘋》、《隋宮十載菱花夢》、《韓信一怒斬虞姬》、《魂化瑤台夜台花》、《一寸相思一寸灰》、《一曲鳳來儀》、《卿須憐我我憐卿》、《袈裟難掩離鸞恨》、《元順帝夜祭凝香兒》、《橫霸長江血芙蓉》、《情花浴血向斜陽》、《雍正與年羹堯》、《錦湖艷姬》、《節婦可憐宵》、《楊柳攀折銷魂柳》、《一自落花成雨後》、《月落烏啼霜滿天》、《毒金蓮》、《仙女牧羊》、《金面如來》、《風流夜合花》、《屠城鶼鴣淚》、《一劍能消天下仇》、《蠻女催粧嫁玉郎》、《萬里雲山一雁歸》、《綵雲仙子鬧禪台》、《夜夜念奴嬌》、《漢宮蝴蝶夢》、《一枝紅艷露凝香》、《望帝迎歸九鳳屏》、《漢苑玉梨魂》、《梨渦一笑九重天》、《一樓風雪夜歸人》、《郎心如鐵》、《紅樓二尤》、《夢斷香銷四十年》、《蓬門未識綺羅香》、《一點靈犀化彩虹》、《帝苑梨花三月濃》、《一年一度燕歸來》、《復活》、《賴婚》、《燕子啣來燕子盞》、《天降火麒麟》、《醉打金枝戲玉郎》、《忽必烈大帝》、《紅了櫻桃碎了心》、《魂繞巫山十二重》、《紫氣東來花滿樓》、《難續空門未了情》、《春燈羽扇恨》、《錦城脂粉賊》、《玉女換雙城》、《壯士魂銷帳下歌》、《錯把銀燈照玉郎》、《唐伯虎點秋香》、《真假春鶯戲艷陽》、《雄寡婦》、《傾國名花》、《珍珠塔》、《一盞香燈照玉郎》、《金雀奇緣》、《陽春白雪兩相輝》、《煙花引蝶來》、《桂枝告狀》、《琵琶記》、《紅菱血》、《跨鳳乘龍》、《紅樓夢》、《牡丹亭驚夢》、《穿金寶扇》、《英雄掌上野荼薇》、《雙珠鳳》、《帝女花》、《香羅塚》、《紫釵記》、《雙仙拜月亭》、《王佐斷臂》、《白兔會》、《百花亭贈劍》、《香囊記》、《鐵弓緣》、《蝶影紅梨記》、《西樓錯夢》、《雪蝶懷香記》、《義膽忠魂節烈花》、《亂世嫦娥》、《再世紅梅記》、《血羅衫》、《九天玄女》、《西施》、《血淚銀箏血淚人》、《風流三父子》、《龍潭夜葬夜明珠》、《火海冤禽》、《花田八喜》、《販馬記》。

06-10-2013

參考書目:
1,《五十年欄杆拍遍--唐滌生粵劇劇本文學探微》 潘步釗著,匯智出版。
2,《唐滌生的文字世界--仙鳳鳴卷》 楊智深著,三聯書店出版。
3,《烽火梨園--1938至1949年香港粵劇》 岳清著,一點文化出版。
4,《錦繡梨園--1950至1959年香港粵劇》 岳清著,一點文化出版。
5,《唐滌生劇本全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