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請將矛頭指向權力者,好嗎?

廣告

廣告

繼2012年的「反蝗」熱潮過後,最近香港的社會氣氛沉重,再次響起了中港族群衝突的警號。中港矛盾再次升溫到一個讓筆者感到不適的程度,在香港的內地人和新移民成為了箭靶,同時還讓香港的公共理性萎縮。這種不適的感覺不只是存在於一瞬間,而是一種像颱風般的排外民綷風潮,正持續地吹襲香港。這氣氛讓香港變得愈來愈陌生了,特別是那種走向非理性的情緒。

香港人對大陸人和新移民的態度和指控,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情況。以最近一宗內地人在港遇到車禍喪生的意外為例子,涉事的內地女子從香港大學畢業後留港,並於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有關這宗新聞的網上留言,實在是前所未有地恐怖,例如批評該名女子是「大陸式過馬路」、「搏撞屈錢」「大陸人早死早著」甚至「搶完你學位,跟手搶埋你份工,第時佢個仔又同你搶奶粉,你真係希望佢冇事?」等涼薄和沒有人性的說話。

正所謂「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人類的惻隱之心,應該是不分國族的。不論你看到哪個種族的人遭受災難或者不幸,按常理也會產生同情之心,而不是說出上述的那些說話。不過,世界上是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現時部分香港人仇恨內地人和新移民,無疑是由於他們覺得他們破壞了香港的生態,導致醫院床位、奶粉、房屋和教育學額等資源不足,也導致了樓價、租金和物價通通飆升,讓香港人的生活質素下降。同時,在傳媒的渲染之下,爭床位、爭學位、爭奶粉等類似的新聞每日也在刺激香港人,被放大到讓部份香港人認為所有現時各種的社會問題,例如公屋供應量不足、土地不足、社會福利不足……也是與內地人和新移民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在恐慌和焦慮之下,一般人有時候失去理性也是能夠理解,但政客趁機煽動民綷實在可恥。現時的確有不少社會問題也是與人口政策失敗有關,包括遊客人數和移民人數的控制,但純粹將矛頭指向內地人和新移民,對他們作出發洩,有助解決問題嗎?將大陸人和新移民比喻成「蝗蟲」,歧視和排斥他們有助解決問題嗎?

筆者要強調的是,香港人的矛頭應該集中指向掌握權力的香港政府。在過去多年,香港政府的施政一直十分之無能,間接或直接地製造了現時的社會問題。例如曾蔭權於2005年,鼓勵發展醫療產業,讓大量內地孕婦合法來港產子。同時間,教育局後知後覺,不去作出妥善的教育規劃,導致近年學額不足;政府盲目擴大自由行政策,導致大量內地遊客來港,讓旺區租金和物價上升,也有不少「一簽多行」的水貨客,影響本地奶粉的供應量……讓香港人福祉受損的始作俑者,絕對是香港政府,矛頭錯置根本就無助解決那些社會問題。

批評新移民來港搶福利的人,你們知不知道自從2004年起,在港定居七年或以上的人才可以申請綜緩,新移民一直都被排拒在社會福利網之外。另外,新移民對香港沒有貢獻?由於各種的理由,很多新移民在香港都從事最低下層的工作,例如清潔工、保安員,與普通的香港人一樣努力地工作,支撐著整個香港社會的運作。

覺得新移民「搶」了本地人的社會福利,其實也是政府規劃不善的問題,導致窮人與窮人之間爭奪「餅碎」。坐擁七千億財政儲備的香港政府,為何從來沒有下定決心增建公屋,以及改善其他的社福項目呢?每年卻花費大量財政盈餘於退稅、退差餉的派糖措施上,偏幫有錢人與大財團,簡直是浪費公帑。至於單程證制度,的確有很多地方須要改善,例如審批權必須在香港政府手中,家庭團聚的申請應該優先。最後,人口政策規劃不善的責任,也在政府身上。總之,中港矛盾是政府的製造出來的。

本土利益與普世價值,例如對人的基本尊重,當然不一定是對立的,但當我們為了所謂的「本土利益」,而一時間受情緒影響,將大陸人與新移民當成敵人,仇恨他們甚至與他們衝突,就好像向稻草人攻擊一樣不智,是無法解決當下的問題的。真正的敵人應該是掌握著權力的香港政府和與之勾結的資本家,他們有責任解決當下的社會問題。作為香港的公民,應該認清敵人,否則無謂的中港矛盾將無日無之,有損整體的公民素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