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譚凱邦

愛本土,愛環保,香港人優先 網誌

政經

孔令瑜,你找錯批鬥對象了

孔令瑜,你找錯批鬥對象了
廣告

廣告

譚凱邦是一個很重視情義的人,不少左翼的朋友都是民主路上的參與者,所以若可以避免,都盡可能不想公開批評左翼。但有不少左翼,已經去到左膠的地步,不顧現實香港情況,盲目將左翼思想,套用到香港及中國的特殊一國兩制關係之上。

令人氣憤的是,孔令瑜竟然聯同不少關注團體,公開批鬥我、毛孟靜及范國威。在記者會場內,我們三個大名竟然在佈景 (back drop) 之上,對人還是對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若有人公開批鬥我,我會奉陪到底﹗

首先,中港家庭聯席的人士,向我們三位下戰書,有咩用?我們三位都不是單程證的審批者。現時審批權,在大陸政府。就算將我們批鬥到體無完膚,有咩用?下戰書的對象,應是大陸政府,或者是向香港政府,迫梁振英向中央爭取審批權。

第二,我完全不同意我們三位的政策倡議是歧視,更加覺得聯席人士到平機會,是莫名其妙。不如聯席人士去政府總部請願或中聯辦請願好過吧。我提出過往16年有80萬新移民,這是統計處數據;這個數是多,這是客觀描述;因為人口上升而令房屋需求增加,這是直接的因果關係;從源頭控制人口,來紓緩房屋壓力,這是政策倡議;我不斷說來了的新移民要照顧,這是顧及新移民的需要。我想請問孔小姐及聯席人士,咁都算歧視?

第三,這部份我一直都忍著不公開說。但對方說下戰書,那就筆戰吧。左翼的泛民朋友,關於單程證的論述,實在有太多漏洞,有很多矛盾位,以下列出其中7個:

1. 泛民提倡民主,並希望2017普選,可和建制派爭長短。但新移民人士,普遍民主意識偏低,多為基層市民,容易受民建聯等建制政黨的蛇齋餅糉吸引。未來的區議會、立法會及特首選舉,在新移民陸續住滿7年然後可以投票的情況下,情況會點?(我亦強調,我們爭取一項政策倡議,主要是看它是否公義,最好不以增加或減少泛民的勝算以作考慮,但現實是,議會內越多建制派議員,或未來的特首是建制派,就會有更多不公義的政策出現)
 
2. 團聚是一個相對較合理的理由,但為何不可以推動北上團聚?大家心裡有數,南下可以有多些福利。但若聯席堅持團聚是核心價值,為何他們不提倡北上都是團聚?
 
3. 很多左翼都是有識之士,應該明白到共產黨統戰西藏及新疆的方法,就是透過通婚及引入大量漢人(中國人),簡單來說就是溝淡。大陸政府正在透過單程證溝淡香港人,回歸至今已達80萬,已超過香港十分一人口。十多年後,將達20%。究竟孔令瑜及聯席人士,覺得溝淡到哪個比例,才是不可接受?還是覺得可以無止境溝淡?
 
4. 我一直說,很多左翼朋友都是反對新界東北的同路人,所以我忍得就忍。新界東北的發展區,可承載17萬人。以每年5萬4千新移民,3年的新移民數量已填滿新界東北發展區。我提出控制人口增長,正正就是想減輕發展新界東北的壓力,因為我覺得古洞村村民的居住權相當重要。若繼續每年5萬4千人來到香港,你們想東北幾時失守?
 
5. 港人基層男士在港難以娶妻,這是明白及理解。但當港人娶了大陸的年輕女士,那是否對大陸的男士不公平?港人的跨境婚姻權正影響大陸男士的結婚權,我無意為大陸男士爭取權益,但若是基於公平,為何讓單程證制度繼續鼓勵跨境婚姻?
 
6. 泛民的朋友們大多對香港政府及大陸政府抱懷疑態度,但實在很矛盾地,孔令瑜等人士對單程證制度給予相當的信任。單程證的配額分佈在各省市,由地方官員審批,貪污的傳聞時有發生。我相信孔女士手上有很多排隊很久的個案,就是正正存在貪污、假結婚,有些真正需要團聚的才要等數年。為何孔女士經常掛在口邊單程證就是團聚,而不對存在的貪污及假團聚大力鞭撻?
 
7. 在孔令瑜及聯席人士的記者會上,背幕及標語的用字都非常尖酸刻薄,彷彿范國威、毛孟靜及譚凱邦殺了他們全家。我們三位只是提出需要控制人口增長及取回單程證審批權,你可以不同意我們,但記招的佈置敵意太明顯。原來所謂的包容,只適用於新移民,原來曾和你們並肩作戰於民主路上的香港人,就可以批鬥?

左翼的包容、大愛、公平的思想,原本是值得推崇,自問我都是一個中間偏左的人。但這思想若應用在香港這個沒有主權、受共產黨統戰、中港邊境模糊、香港資源有限的現實情況,左翼的思想只會處處碰壁。醒下吧﹗

我亦最後說多一句,向我們三位宣戰是無用,我也會婉拒所有和左翼人士公開辨論,不要浪費時間。真正的敵人,是共產黨。左右夾攻,爭取審批權才有意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