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我仍信努力是奇蹟的另一個名字

廣告
我仍信努力是奇蹟的另一個名字

廣告

圖:香港電視劇集《警界線》截圖(來源

我仍信努力是奇蹟的另一個名字

我在香港電視任職初級編劇一年有多,昨天政府公佈免費電視發牌決定,我和一班同事由期待到難以置信,到現在的傷心混雜憤怒,心情一直未能平伏。因為我們知道這次失去了的不只是一間電視台,而是大家的一個共同夢想,沒錯,這真的是我們幾百人共同的夢想!

電視台的待遇一向是屈辱水平,某大台中,大學生入職業薪金只有四位數字,付出與收獲不成正比。當王維基聘請我們時,卻提出了相對優厚的薪金,有錢當然開心,但這背後是對創作人的一份尊重,肯定了我們的能力,亦重視我們是公司的一員,可以一起分享成果。

這段時間內,我只完成了一套劇集的創作,原因是因為王維基非常重視劇集的質素,劇集拍畢後的首集都會舉行數場放映會,邀請觀眾分享意見,然後再根據意見重新剪接。網上足本播放的《警界線》就是由數集剪成一集的,雖然令成本大增,但公司仍然堅持,為的是觀眾能夠有高質素的節目可觀賞。

公司在三月全面停工,因為王維基決定了要全面使用美劇的創作手法,所以創作及製作部同事都要上美劇workshop研究美劇。對於年輕的編劇,這次的改變較容易接受,但對於年長,甚至在業界工作達數十年的資深編劇,要完全改用另一種模式去創作,其實非常困難,但我的上司都銳意求新,更不斷提醒我們要打破舊世界的規限,就一定要求變,提醒我們這裡是新世界,一定要大膽創新。如果不是對王維基的信任,這條困難重重的路根本不會走得這樣有決心。

大家都知道王生是靠香港寬頻起家,當他決定要經營電視台,為了籌集資金要將香港寬頻賣出,當時就被香港寬頻的員工求他不要賣,讓兩間公司成為子母公司,但王維基堅持不從,原因是因為他明白電視台業務有機會令香港寬頻的員工搭沉船。由零至開始建立一間電視台的風險可想而知,仍然堅持下去是因為相信香港有很多觀眾渴求高質素的電視劇集。由內容貼緊社會現實(普通家庭不再住千呎大宅),全實景拍攝,反映時勢現況等等,都是希望為民發聲,回應社會。

作為員工,香港電視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地方,只要有能力,公司都會採用,在這裡我感受到創作是被重視的。之前有同事參加鮮浪潮(外間拍攝計劃),也是公司協助令她可以邀請公司的專業演員幫忙拍攝!

昨天,所有的夢想都幻滅了,當中蘊藏的政治意味,當權者利益欲蓋彌彰。但更難過的是否定了我們一直以來的努力。今早,公司開會宣佈裁減過半數員工,王生入場時,我們都拍手支持,因為我們清楚知道這個決定對他而言亦很沉重,他也說了以後他再從事甚麼行業也只會是創業工業,就是這份熱誠一直帶領我們!

如果你看到這一段,大概你很關心電視業更關心香港,那麼我最後向你請求,10月20日一起穿黑衣上街,告訴政府你的意願。縱然這個政府聽民意的機會很低,但你能走出來,就是對我們的極大的支持,我仍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