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香港有沒有公義?

香港有沒有公義?
廣告

廣告

十月十五日,於我而言,是一個平靜的日子,下午五時十五分前。

這天,政府於記者招待會內公布發出兩個電視牌照, 香港電視落空。電視牌照又與我何干?我不愛看肥皂劇,可以整整一個星期也不打開電視機,已經十多年沒有把一套電視劇集由頭看到尾,電視牌照確實與我無關。

四時四十五分,我傳了一個訊息給一個在王維基電視台工作的朋友,她曾經說獲發牌後,爸媽就會買高清電視,取代家中的舊式厚身電視箱。

第一個有關消息來自有線新聞,發佈於記者招待會前約莫十分鐘,已經說明獲批的兩個牌照內沒有香港電視,那刻,我寧相信向來極具質素的有線新聞誤報,因為我找不到原因令一個有熱誠、資金、未發牌已經運作的電視台不獲牌,再者,我所成長的地方是一個據說是自由貿易的國際大都會。我不太相信理智解釋不到的東西,尤其是香港亳無疑問是一個文明的城市,我是這樣認為的。

證實香港電視沒有新牌照的消息,我一下子反應不來。

呆呆看著局長多次重複講稿,卻自稱回應了記者提問,「香港還可以差下去嗎?」我呢喃,這年多來,問題徘徊腦海多時。

「香港還可以差下去嗎?」我不敢寄望二零一七年可以普選特首,想不到,原來香港人連看電視的選擇權也沒有,這麼基本、這麼簡單的選擇。高官以行會保密制為擋箭牌,在上不解釋,在下不能上訴,這個……是我熟識的香港嗎?

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又一個上訪者的故事,在獨裁統治下,人民只可以在最高統治者面前跪求公義。

「香港還可以差下去嗎?」政府可以不理民意,一意孤行硬推國民教育……無知無能的吳克儉局長可以得到政府重用……陳茂波局長一而再再而三說謊、民意跌到谷底仍然安在其位……「香港還可以差下去嗎?」出乎意料,答案竟然是「可以」。

王維基有多可憐?與我無干。朋友家有沒有高清電視機?與我無干。

香港有沒有公義?對我來說,原來這麼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