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香港還有沒有民主呢?

廣告

廣告

昨天撰稿才說大學的民主牆可能是僅存民主的避難所,可以讓同學表達意見的小小空間,包容不同聲音的地方,不知是我天真,還是傻呢?

今天,已經避無可避,民主牆變成看不到的高牆, 明天是浸會大學的資訊日,很多考慮入讀大學的學生及家長,會到浸會大學了解校園及各學系的狀況。因為有學生到浸大參觀,為了保持學院的神聖和純潔,所有邪魔鬼怪統統封殺,首當其衝,民主牆上的民意:為了掠水,浸大可以去到幾盡,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這些意見有損學校聲譽的,不能讓未來的學生看到,所以民主牆被圍板封住了,這民主牆還是民主嗎? 這學校還是民主嗎? 在民主牆看不到民主,浸會大學今天為了吸引學生入讀,可以獻牲民主甘盡的,難保他日為了一男子因素,獻牲我們同學更多的自由,更多的權利。

給事原是一位女同學在校內進行行為藝術,她模擬自慰動作和吐出紅酒,令校方認為她搞事不容許其表演,面對保安,佢不畏不懼,說為何大學不可以是大學,這不就是對自由打壓嗎,這不就是不民主嗎?

學生連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也被剝奪,是因為眾人不接受較激的藝術表達,只是人們不接受,而不是他們的行為是錯的,佔中行動如是,對於保守的一群,用較激的方法爭取民主,但是換來的是打壓,封殺, 一向以自由民主見稱的大學,都沒有民主的時間,香港還有沒有民主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