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樂隊在抽社會水還是改變社會?

廣告
樂隊在抽社會水還是改變社會?

廣告

情歌退燒了,隨著樂隊潮翻起,我們喜見本地音樂回歸社會議題。曾去梁來,大氣候沒有安定過,然社會最壞的時代成就了樂隊最好的時代,也許梁振英最有建樹的範圍莫過於刺激起樂隊的革命因子。

可是我們總不能因為歌曲有社會元素就盲目如 MAY 姐一味叫好,在社會議題歌曲膨脹的這些年,讓我質疑樂隊製作這些歌曲的功能,到底是為名、為抒發還是為改變。樂隊在抒發對社會的不滿時,有沒有自己的訊息想表達?而樂隊們,到底你們為甚麼而立?

樂隊運用社會話題的手段有高有低,在此我提出將樂隊對社會話題的運用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層,以社會熱話增加樂隊名氣;第二層,將話題整合成現象,以音樂抒發對一個現象的感受;第三層,社會現象對樂隊的價值有所衝擊,樂隊圖透過音樂輸出訊息和訴求,以次文化改變或凝聚大眾想法。

Type 1 低層次地靠社會熱話上位

一個熱話的誕生,有些樂隊就順勢推歌把握上位良機,其動機是單純回應市場需求。作品不帶有內化過程,只是流於片面地形容事件,也沒有具體信息輸出。假設有樂隊做首《十四巴港女》,節錄當中金句,形容當時場面,其實並無意義。一隊樂隊也不是為討論區而立,就算得到再多的點擊率都只是在濫用搖滾精神。請記住樂隊不是在為花生製作主題曲或為《頭條新聞》製作配樂。如果社會熱話成為樂隊儲蓄名氣的工具,音樂也變得廉價。

Type 2 中層次的話題整合與抒發

樂隊對社會話題有所感受是必要的。大概每隊樂隊的成立也定必有一個 Ground,可以是信仰,可以是政見,在這個基礎上他們會找到有感受和想抒發的議題。一個熱話本身並不帶有意思,它之所以被炒熱定必有其象徵意義,背後甚至附帶社會現象去解說。樂隊抽熱話水是沒有意思的做法,對社會現象的感慨和抒發倒是有點意思,也是樂隊走在一起自然流露的感情。而比喻則是一個常用的手法,是一個較高層次的抒發。這些歌曲最多只可成為市民的一個抒發代替品,歌曲與社會的互動並不是那麼多,也不包涵改變社會的動力。

Type 3 音樂帶有凝聚或改變社會的革命因子

一隊偉大的樂隊,一定有著牢不可破的核心價值和社會使命感。他們劃出了自己的邊界,所做的音樂抗衝著主流價值,甚至存在一些對主流價值的控訴,當中的反差好讓大眾反思。他們凝聚了一班價值觀接近的樂迷,組成一個有意識的社群,社群的成員在樂隊的音樂中找到寄托,接收並推廣音樂的訊息,逐點逐點改變著主流社會。

*《天地會》成員高呼「還我昨天理想」。KOLOR 近年的作發抒發出很多社會不滿,為人民出氣之餘,他們可以行得更前。

*1990年南非民族鬥士曼德拉結束27年半的政治獄,家駒寫下《光輝歲月》紀錄這場膚色鬥爭,把曼德拉自由、大愛、反歧視的精神透過音樂宏揚。這也是 Beyond 的偉大所在。

*達明一派政治話題入比比,善用暗喻隱藏政治密碼算是他們的一大特色。

*「我要進入你,你你莫逃避」大概不是一個訴求吧。

*音樂無分主流地下。去年 RubberBand《睜開眼》的成功是基於其喚醒和凝聚的能力,不止抒發大氣候的不安。

樂隊 MK 與否,並不在乎音樂種類、形象和技巧,更重要的是做音樂的心態。有著這樣的政府,社會議題歌曲會繼續膨脹是可見的。近年樂隊製造了很多讓香港人抒發的優秀的作品,但這些歌曲不但沒有為主流價值帶來甚麼衝擊,更大問題是打破不了時間的局限,隨著話題退溫而消失。就讓這些歌曲活得更有意義,超越感受和抒發,注入一些值得推崇的價值,才會有更偉大的作品誕生。我們慶幸香港新樂隊潮把守著本地音樂的最後一道防線,但他們絕對可以成就更多,用音樂給予這個城市更多衝擊。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