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重新打算

廣告
重新打算

廣告

這幾個月,七一到現在,發生了很多事。

六月的時候放了一個長假,回來之後至今,竟好像已經兩年光景。動保可以發生的,彷佛都同時發生了。成立動保專員是很突破性卻很勞累的事,中間經歷了人事上的大小變遷,動保光譜的轉變,動物的離去,多了新的工作,新的戰場,新的身份……自己的身體開始出現了問題,幾次想放慢腳步,到頭來因為一些小插曲,反而又加快了腳步。

今日小黑離開了,腦海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面對工作。

我收起了情緒,中午時應約旺角警民關係科及總區的支援科,本來是一次友好的閒談,卻給我機會好好總結自己這幾年的工作,檢視自己和外界的關係,方驚覺自己走得這樣快這樣急。 我從來不以愛協、警方及漁護是我的敵人,我以為我的敵人是制度,是政策。但在過程中卻不自覺的傷害了很多人,也不自覺的變得很民粹。作為這個界別的「意見領袖」之一,我不可能不認真檢討。

我一向是自負的人,不屑去理會外界對我的誤解,自問從未做過一件虧心事。但突然明白了,很多誤解都可能是自招的,而且也對動保做成了深刻的傷害。突然間有一份很深的歉疚。

香港有幾十萬隻流浪動物,眼前要聚焦的,依然是最不能博取眼球的TNR,這個想法不應該有轉變。如果我身體只能應付一個戰場,那就應該是TNR。所以香港動保至今最偉大的成就,仍然是愛協的CCCP。

在很憂傷的心情下寫下這些那些,很想向很多人很多動物說對不起,很掛念八妹、黃忍、阿秋、小黑…很想找個角落重新打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