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媒體

沉痛哀悼

沉痛哀悼
廣告

廣告

文:張子銘

「三年多的時間,超過一千天的光陰,數以億計的投資,難以估量的心血與勇氣,換來的卻僅僅是一個不合理的拒絕。」

一個免費電視牌照記者會,將筆者的情緒引導起來。在前,既期待卻又心驚膽戰;在後,雖憤怒卻無奈得向現實低頭。套用一句老掉牙的說話:今天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

一籃子因素、行政會議保密決定、公平公正,說白一點只是兜圈子,連基本準則都隱瞞起來,只是以陳腔濫調含糊過去,事實上難以服眾,亦不得不令人聯想起政治壓倒一切的硬道理。

但丁的神曲內提到:「地獄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重大道德危機中仍然保持中立的人」。今天,我們看電視的權利被無名地剝奪去;明天,可能上街集會自由也被限制;後天、大後天、以後,可能連我們的財產人身權利個人安全也備受威脅。

此時此刻,筆者心情仍然未能平伏,為的不只是香港電視的落選,反而為香港的未來感到無助不安。既懷念往日的自由開放,亦概嘆香港的崩壞已經無可挽回。

政治有如生活,逃不開也避不掉,卻教人痛苦萬分,我想,這是活生生的例子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