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政賢

香港大學人權法碩士,經過學運及社會運動洗禮,接受自己的不足。然後去吸收更多閱歷,再準備重新上路。 網誌

社運

我所知的左翼廿一

廣告

廣告

剛才的讀書組,把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讀了一遍。席間談起發牌事件,大家都覺得香港人真的很特別。一件如此引起公憤的事件,香港人依然可以出奇地溫和上街遊行集會,連掟隻雞蛋也沒有。這很可能是六七暴動以來的陰霾,從未走出香港人的心;說起貧富懸殊的問題,談起基層工友即使在剝削中,依然支持資本主義這個制度,令人嘖嘖稱奇。

討論下去,大家都覺得香港這數十年來,是一部恐共的歷史。而由於各種因素,資本主義得以成功,成為香港人多年來相信的教條。因此,不像其他已發展的國度,香港的代議政制中並沒有左翼政黨,而之所以市民從來都沒有目睹過資本主義外的alternative,所以香港公民社會中多年來亦缺乏左翼的組織。

說到這裏,有人說:「有呀,左翼廿一不就是公民社會中的組織嗎?」是的,左翼廿一就是在一個「聞左喪膽」、凡聽到「左」這個字便把「做又三十六、不做又三十六」、「共產黨」這些詞語串連起來的社會中萌芽。左翼廿一的基本信念,是推動社會平等及進步,在這個地產金融霸權橫行,政府奉行新自由主義的背景下倡議抗爭、改革。我敢說,香港的公民社會中,左翼廿一是其中一個最有毅力的組織,在萬難下堅持社會公義的組織。

如今有人肆意用星期日集會的事做文章,來抹黑左翼廿一,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當日的集會並非左翼廿一籌辦,我與陳璟茵、區諾軒等人都是以個人身份,純粹地希望推動這件事。在籌辦這個遊行集會前,我們有跟員工代表、毛孟靜議員代表協調會面,當中實際操作的失誤,時機及形勢評估的失當,我們確實需要向市民致歉。

然而,這件事與左翼廿一及其他組織無關。碼頭工潮的四十夕夜,左翼廿一的朋友由day1開始便為這件事奔波,上班的一下班便到現場支援,上學的走堂留守。每一位都是為了公平公義而奮鬥,進行各種的政策倡議 (例如富人稅),揼石仔般的組織工作。就這次運動的經驗,我們需要檢討和反思,但請不要潑糞左翼廿一的朋友上。政見、意識形態的不同,只要是合理的,請隨便交換意見,互相說服;但把不關事的人都牽連起來,這是絕不可接受!

廣告